《处女的翻译》第10篇 · 奥本海姆私人收藏 第二章

中国不同地区的盗墓所得与胡乱发掘出的器物,近年来使我们见识了早期中国陶工的制作风貌,但瓷器作为中国的伟大成就的起源仍然是个谜。九世纪的阿拉伯旅行家Soleyman(苏莱曼)记述了他在广东见到了透明光亮的碗,不久之前还被我们(西方人)看作是旅行家特有的胡编乱造;但萨马拉(Samarra)和纳巴德(Brahminabad)地区的发现证实了这位阿拉伯人的观察。萨马拉发掘向我们表明,九世纪的陶瓷在中国不仅已经开始生产,而且已经作为外贸物品销往海外。文献资料显示,白瓷的生产在此之前的两到三个世纪已经开始,但还没有足够的窑址证据,我们只能猜测,这种不透明炻器的白色透明釉发端于六世纪。

 

图 82

图 82

 

现在,Sarre和Herzfeld两人在萨马拉遗址发现的残片是我们唯一的标准器;没人敢把本收藏系列中的白瓷年代定到唐代晚期之前。这些出土瓷片的质地,以及他们的胎体和底足处理工艺、造型都具有显著的特点,可以帮助做出一些判断。在奥本海姆的收藏中,就有一些小件器物,可以在这些标准器残片的类比下,确定为唐代作品。图82的这件特微型的执壶的胎釉和萨马拉类型相似,也有典型的唐代平坦底足。执壶的柄做成龙形,位于壶的肩部,龙头朝向壶颈部,完全是唐代明器土罐的蛇形柄的翻版。另一件唐代的作品,是一件小型的卵形瓶,短颈,双系耳。还有两件宋以前的瓷器,分别为一件瓜棱执壶,其柄为鱼形,柄与口沿由三片棕叶连接;另一件则是普通的白釉杯。
唐代瓷器到底在何处生产的至今无解[1]。《茶经》记述了白瓷碗的产地在邢州,诗人杜甫描述了四川大邑[2]的器皿,似乎是在说一种瓷器。景德镇的历史表明,该地区的瓷器产业可能与唐瓷有关,而直隶定州的陶瓷也有悠久传统,可追溯至唐代。但除了文献的传说,没有什么可以帮助我们解谜。 
图 83

图 83

宋代瓷器
一聊宋瓷,我们马上就有了讨论的坚实基础。历史确凿无疑地表明了定州陶瓷在这一时期的生产,而且我们可以辨认宋定,虽然还有无数的仿定奶白瓷器和白色瓷器还有点费功夫需要继续研究。定窑瓷器的粉白胎和漂亮的牙白釉,以及透光时呈现的略微橘红色,在本收藏的十件定窑中得到充分展现。比如,其中两件素白盘,朴素而十分美观,还有两个刻莲花碗精妙绝伦,可能是定窑中最讨喜的类型。高雅的香熏,如图83 ,实际非常罕见。其造型模仿金银器,器身刻曲线,盖则镂空雕刻缠枝花卉和梳蓖纹叶片。
图 85

图 85

图 86

图 86

图85是一件定窑印花的样品,印花呈现浮雕状,中心装饰玫瑰花结,碗边则有三个婴儿手持莲花与其他植物。这件碗的口沿无釉一周涩圈,镶铜扣。图86的这件平底洗则年代稍晚,或许是元代产品,刻一头牛倚靠在流淌地河水旁边,天上一弯新月,并有两组星宿。

图 84

图 84

很难想象比这洁白无瑕的定窑瓷器更加美丽的造物了。但有些仿定产品也不逊色。图84的这件竹篓状的小罐就是一例,它胎体“柔软”(并非定州生产),釉色奶白可人,这种瓷器中国某些评论家坚持认为也是宋代生产的,但我们更愿意把它们看成明代瓷器或康熙时期景德镇仿定产品。

 

图 87

图 87

 

这种器物比土定要复杂,奶白色釉开片,例如图87这件优雅的口袋型瓶,表面印花装饰,肩部和颈部模仿藤编织的状态。
图 88

图 88

图 89

图 89

其他白釉产品,比如图88和89中的两件,则比较难于判定。图88是件珍稀的水滴(给砚磨墨加水用具,译者注),造型为一着官袍的人物,坐于角兽之上,加水孔在人物头顶上方,而出水口则在角兽的嘴部。这件瓷器的奶白釉有开片迹象,属于众多窑口仿定产品中的一件。另一件类似产品,是一件高身杯口执壶,灰白胎上化妆土后罩奶白釉,使胎色得到掩盖。从质量上,这件产品不输定窑。图89的的双联盒有两个盖,形似飞鸟,白胎罩透明釉烧成,清透的偏灰釉开片,似乎可以借此判定为唐代产品。但要准确断代显得困难。
图 91

图 91

 图91的鸭子形器器皿,模印精湛,压印痕迹干脆利落,应属于文房雅玩,应属于水滴一类。这件瓷器呈奶白色,并非定窑,很可能是一件景德镇宋代产品。水滴的出水口位于鸭嘴,而与之相通的水槽则在水滴内部被模印的雕塑遮盖起来。

图 90

图 90

图90展示了另一件需要考究的器物,并且非常有趣。这是一件桃子形状的杯,瓷器质地,罩蓝-白色釉,釉下有铜红撒斑模仿桃子成熟时的红色。釉色表明其与影青瓷器的关联,但这种坚硬的胎体则不是影青类的,应该属于景德镇产品。从器物风格特点来看,应为明以前产品无疑,这件物品的出售者宣称,此物如果不是宋代的,至少也应属于元代时期。这件物品之所以有趣,因为它似乎可以作为明代以前就开始使用釉下铜红彩釉的证据。宋元的青花瓷似乎已经各有研究结论。而明代以前就开始使用釉下红彩这点,以前一直令人怀疑不定,现在应该慢慢进入证实的阶段了。过去两年来,有些器物声称是从宋代墓葬中出土的,其造型也与宋代器物一致,其胎土也和宋代青花[3]的胎土相类,但其釉装饰则是沉闷无趣的那种釉里红。两件中的其中一件,我曾在北京的古玩店亲眼所见,店里人说,那件物品是与毫无疑问的宋元时期的青瓷盘一起出土的。宋代青花瓷的认识历史与这里的红釉类似;我们可以放心的说,明以前的釉里红很快将会成为广为接受的概念。

图 92

图 92

让我们把目光转移到另一类宋代瓷器,本收藏囊括了一小组数量不多但极为重要的黑釉“天目”器物。其中有数个著名的“兔毫”盏,盏壁黑釉垂流,兔毫有褐色与银色,胎体深黑。这种建窑器物生产于福建建宁府[4]。还有一些厚釉的黑瓷,胎色灰白,有的类瓷胎,有的则是米色半陶半瓷胎,后者被模糊地统称为“河南天目”,但其实其产地我们并不十分清楚。或许后者这类是磁州生产的。后者这类中,就有一件“油滴”天目,如图92。

图 93、图 94

图 93、图 94

 

其胎体为瓷胎,厚釉呈黑褐色,满布银色斑点。这种银色斑点是一种窑烧的自然现象,在任何富含铁的釉当中都可能出现,实际上是过余的铁以晶体形态在釉表析出的结果。这种釉色深受日本藏家欢迎,因为茶道家很喜欢这种油滴盏。图94是一件大尺寸茶碗,釉厚色黑,釉上有银褐色大斑纹,口沿一圈白覆轮,为奶白色釉。底足无釉,显灰胎,上涂黑色护胎汁(化妆土)。图93的这件半陶半瓷器物,釉色红褐与大黑斑交错,黑釉色带在碗内呈放射状。

 

图 95

图 95

 

彩图 6

彩图 6

 

 图95的这件器物罩明亮的红褐色釉,但整器也有大块的黑釉泼洒,从肩部一直垂流到到底。这件器物的胎土也是半陶半瓷,彩图6的那件广口罐也是如此,后者明亮的黑釉上有大片灰色和褐色撒釉痕,还有写意的花卉图案用红褐色釉画在上面。这类富有吸引力的器物还有一件造型优雅的梨形瓶,喇叭口,褐色釉写意植物图案随意的涂画在黑釉之上。

下期预告:第11篇 · 奥本海姆私人收藏

——第三章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 《处女的翻译》第10篇 · 奥本海姆私人收藏 第二章已关闭评论
  • 1,116 views
    A+
发布日期:2017年01月23日  所属分类:处女的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