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的起居文化

家具是各类文物中与人最亲近和熟悉的,因为在日常生活中经常使用它。比如床,人一生至少三分之一的时间离不开它。

明晚期  黄花梨天圆地方架子床 观复博物馆藏

明晚期 黄花梨天圆地方架子床
观复博物馆藏

但我们现在用的床和古人不同,看上图我馆展出的“明晚期黄花梨天圆地方架子床”。这种架子床多在北方使用。在南方地区多用拔步床,如我厦门馆展出的榉木拔步床。

明晚期  榉木拔步床 厦门观复博物馆藏

明晚期 榉木拔步床
厦门观复博物馆藏

这些床形我们并不算太陌生,但也是大多数人的祖父或曾祖父辈才真正使用过。我们今天使用的床不是摆放在一角,而是放在房间的中央,没有三边围栏而是两侧或者三边都可以随意上下,这是受西方家具文化的影响,蕴含着男女平等的理念。

17-18世纪  西式架子床 法国凡尔赛宫藏

17-18世纪 西式架子床
法国凡尔赛宫藏

您看上图法国凡尔赛宫展出的西式架子床。我们的架子床或拔步床都是只能一侧上下,有内外之别,也就形成了尊卑先后的礼数。夫人要睡在内侧,老爷睡在外侧,夫人要起夜或者请老爷坐起从他身后下床,或者绕行老爷脚下,切忌从老爷身上横跨过去,是不是很麻烦?其他常用的家具还有桌椅等,看我馆展出的明晚期黄花梨祥云纹三弯腿方桌、黄花梨圈椅。

明晚期  黄花梨祥云纹三弯腿方桌 观复博物馆藏

明晚期 黄花梨祥云纹三弯腿方桌
观复博物馆藏

明晚期  黄花梨圈椅 观复博物馆藏

明晚期 黄花梨圈椅
观复博物馆藏

床和桌椅等家具都是人们习惯于高坐即垂足坐以后才出现的,而在唐代以前,中国人也是习惯于席地坐的,与今天的日本、韩国、朝鲜一样。那我们什么时候开始从席地坐转变为垂足坐了呢?

话说五代十国时期,有一个割据政权,史称南唐,第三代皇帝大名鼎鼎,叫李煜(李后主),擅长作词绘画,他的“一江春水向东流”脍炙人口,流传至今。但李煜不懂得治国理政,在宋国的打压下,步步退缩。面对危局,李煜想委派有能力的重臣韩熙载来主持国政,但又对他不太放心。韩熙载对南唐的前景忧心忡忡,也不想担当重任,整日饮酒作乐,歌舞升平。李煜便派宫中的画师顾闳中去参加韩熙载的家宴,了解情况。回来后,顾闳中画了一幅长卷给李煜交差。

五代  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局部)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五代 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局部)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宋代 《清明上河图》(局部)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宋代 《清明上河图》(局部)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著名的《韩熙载夜宴图》,全画分五幅,以屏风间隔,其中第四幅的“清吹”中,韩熙载盘腿坐在靠背椅上,生动地说明了在残唐时期,人们已开始垂足坐的生活而又保持着席地坐的习惯。经过残唐、宋初的转变、过渡阶段,到了北宋后期,人们已经基本上习惯于垂足坐了。宋代张择端画的《清明上河图》中有很多长条凳,都是垂足坐的坐具方式了。那么,中国人为什么会改变席地坐的生活习惯呢?(精彩待续)

8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 中国人的起居文化已关闭评论
  • 11,273 views
    A+
发布日期:2017年02月23日  所属分类:观复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