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奉上佐酒小菜

今天上了酒桌的人们,或关心菜品与酒水档次,或留意权贵与美人脸色,或不得已为求同喝之,或借酒买醉而消愁,传递着各自需求,其中也会夹杂的是半荤不素的段子或者无关痛痒的八卦,使之喝的索然无味,似乎存在的精彩只在最后摆拍的那几张照片中,曲终人散去,无所留恋。

相比之下古人的酒喝的可是别有风味。单是盛酒器就有尊、壶、爵、角、觥、彝、卣(yǒu)、纍(léi)、杯、缶、斝(jiǎ)、盉等。《礼记·礼器》中记载:“贵者献以爵,贱者献以散。尊者举觯(zhì),卑者举角。”

 

 亚齐爵 商代晚期 上海博物馆藏

商代晚期 亚其爵
上海博物馆藏

西周早期 觯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西周早期 觯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商代晚期 青铜角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藏

商代晚期 青铜角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藏

 

可见不同种类器具有着不同上场的场合和使用的人群。这不是重点,重点再于喝酒不是现在这般简单实际。

春秋战国时期,喝酒前有一项活动是要比赛射箭,不会的就以箭投酒壶来代替。

 

东汉 投壶石刻 南阳汉画馆藏

东汉 投壶画像石
南阳汉画馆藏

 

《礼记.投壶经》中有记载所用道具为:

,削成二十厘米,首端锐尾端钝(至少八支以上)。

投壶,先秦投壶无耳,壶中盛以红小豆,使箭矢投入后不至于弹出。标准尺寸为壶颈长七寸,口径二寸半,壶高一尺二寸,容斗五升,壶腹五寸。(周代度制,一寸合2.31厘米)

酒爵,1对。宾主饮酒用。

投壶礼举行时,宾主双方轮流以无镞(zú箭杆前端的锋刃部分)之矢投于壶中,每人四矢,多中者为胜,负方饮酒作罚。

秦汉以后射礼被废,投壶替代了射箭逐渐转化为宴请喝酒时的一种游戏。投壶完全变成了宴宾娱乐,不论贵族、士大夫还是平民百姓,“对酒设乐,必雅歌投壶”。贵族文士重视投壶过程中所蕴含的礼仪文化,民间看重的则是竞技和斗酒的乐趣,到晋朝,投壶两边又各加圆柱形小耳。

 

元 八卦纹投壶 首都博物馆藏

元代 八卦纹投壶
首都博物馆藏

 

花样与技巧也随之提高,且此时期它以风行海外,《高丽传》中记载,“高丽其君居平壤城,俗喜弈、投壶、蹴鞠”。

 

7

宋代  《投壶新格》局部 司马光著

 

古人对待事物的用心,非现在人能及。至宋神宗熙宁五年(1072年),司马光为此专著《投壶新格》“更新定格,增损旧图”,对投法加以规范限制,比如,第一箭投入壶中,叫做“有初”,得分计为十算;第一箭投入壶耳,叫做“贯耳”,也作十算;“倚竿”,以及箭尾先入壶中的“倒中”,以前是算分的,司马光认为这只是侥幸得之,不合礼仪,所以不记分。同时点出,投壶虽是休闲活动,但也是圣人用来教育人们修身治心的“礼”,可以“养志游神”,也可以“合朋友之和”,“饰宾主之欢”。他的这一说法得到了当时士大夫的推崇。

 

清 任渭长 投壶乐(背投)

清代 任渭长 《投壶乐》(背投)

 

 

 明 商喜《明宣宗行乐图》局部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明代 商喜《明宣宗行乐图》局部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到明清时期又出现了如被称为“仙人指剑”的背投,以及明代高手苏乐壶的招牌动作“三箭齐发分中三孔”,但都是只作观赏,并不能入宫廷贵族宴乐活动的主流。宫里的投壶依然遵循旧制,明宫廷画师商喜所作《宣宗行乐图》,其中有一处场景就是明宣宗朱瞻基投壶。仔细观察,有三更根红箭已入壶中,宣宗手握第四支红箭蓄势待投,旁人所投的三支蓝箭全部未中,掉在地上。参照《投壶新格》,“倚竿”一根不算分,另两箭分中口部和贯耳,朱瞻基最后一投即便不中也算是赢家了,可见宣宗投壶水平相当了得。当然还有一种可能是画师为讨好皇上,有意画之。

至民国时期,社会巨变,投壶因为浸淫封建礼制至此没落。

 

南宋 龙泉窑青釉贯耳直颈瓶 观复博物馆藏

南宋 龙泉窑青釉贯耳直颈瓶
观复博物馆藏

清乾隆 青花荷塘紋贯耳尊 观复博物馆藏

清乾隆 青花荷塘紋贯耳尊
观复博物馆藏

 

今日常见的陈设器行之一贯耳瓶就是仿汉代投壶式样在此基础上发展而来的,流行宋代,清朝亦有仿制。

所谓“投壶雅歌”的雅歌部分即为吟唱雅诗。后可列为“行酒令”, 酒令,最早是维持酒席上的秩序而设立“监”。诞生于西周,完备于隋唐。后算游戏范畴,但却是不离本质的。

 

红楼梦剧照 鸳鸯当令官

红楼梦剧照 鸳鸯当令官

 

《红楼梦》刘姥姥游大观园中那一回中,众人筵席上,主令者鸳鸯说:“酒令大如军令,不论尊卑,惟我是主。违了我的话,是要受罚的。”清代许应鑅所说:“立监佐史,密纠察于欢时;扬觯飞觞,抖森严于酒律。”

中国酒令名目繁杂,无法精确统计到底有多少种类。

据清俞敦培所著《酒令丛钞》,酒令大体可分为四类:古令、雅令,通令和筹令。

今天单提“雅令”和“通令”。

雅令,“须引经据典,分韵联吟,当筵构思”。

 

 

红楼梦油画系列 孙大莉《豆蔻花开三月三》局部

红楼梦油画系列 孙大莉《豆蔻花开三月三》局部

 

《红楼梦》中呆霸王薛蟠拉了宝玉去了冯紫英的酒宴,宝玉倡议行的即为雅令,他说:如今要说悲、愁、喜、乐四字,却要说出女儿来,还要注明这四字的原故。说完了饮门杯。酒面要唱一个新鲜时样的曲子;酒底要席上的一样东西,或古诗、旧对、“四书”、“五经”成语。

他的“令词”是:女儿悲,青春已大守空闺;女儿愁,悔教夫婿觅封侯;女儿喜,对镜晨妆颜色美;女儿乐,秋千架上春衫薄。唱的是“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酒底为“雨打梨花深闭门”,于是拈了一片“梨”吃。

这一圈酒令下来宝玉、琪官等几个人物性格才学皆摊于眼前,至薛蟠处可谓绞尽脑汁俗气的词令换来众人的哄堂大笑,可见“雅令”一般不具才智的人是出不了手的。

 

清 划拳 老照片

划拳

 红楼梦剧照 贾府中秋夜宴之击鼓传花

红楼梦剧照 贾府中秋夜宴之击鼓传花

 

所以又有一类酒令应运而生,这种大众化的酒令被称作“通令”。主要掷骰、抽签、划拳、击鼓传花等,很容易挑起现场气氛来。它不必劳神,雅俗共赏。也就流传至今,可就这道佐酒的菜,食用的人也少之甚少了。

至今日来看古老酒桌文化中所含助兴的游戏部分,大概真是所剩无几了,偶见乡间还有一些真心爱酒的长者尚会划拳助兴斗酒,声调由低到高,气势一阵压过一阵,手势间的变化和嘴中的说词也在考验着大脑在酒精作用下的反应。哪怕是桌上菜已见底,但也还能喜笑颜开,真感觉趣味无穷。

为提提口感,今日奉上此道佐酒小菜,不知可合诸位看官胃口?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 且奉上佐酒小菜已关闭评论
  • 1,776 views
    A+
发布日期:2017年04月16日  所属分类:社会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