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艺术沾边》第147篇 · 现代派偷窥

静笃君按:苏珊濯清涟而不妖,长老在罪恶中变老。

从上帝身上反映过来的美,在女人身上散发着异彩,正如莫里哀借《伪君子》达尔杜夫之口所说:“女人美丽的肉身,是上帝创造的完美作品,我们的感官很容易被它迷惑。”但,无丑何谈美。意大利哲学家艾柯(Umberto Eco,1932 - 2016)在《美之历史》中所强调的那种“丑之于美的必要性”,也突出体现在十七世纪的巴洛克绘画中,最典型的“美丑对比图”莫过于《苏珊与长老》。

法国十九世纪浪漫派画家德拉克洛瓦(Eugène Delacroix,1798-1863)的名字对于我们并不陌生,他的作品《自由引导人民》(1830)应该是每一位参观卢浮宫的游客都不会错过的一幅名作。

▲ 油画《自由引导人民》(1830) 德拉克洛瓦 作 现藏于法国巴黎卢浮宫

▲ 油画《自由引导人民》(1830)
德拉克洛瓦 作
现藏于法国巴黎卢浮宫

在法国里尔美术馆还收藏着一幅并不引人注目的油画草图——德拉克洛瓦的《苏珊与长老》。它是一幅“永恒”的草图,因为不知何故德拉克洛瓦从未将这幅《苏珊与长老》正式创作出来。却也正因为它永远停在了处于萌芽状态的那个潦草的瞬间,才能使我们有一点理解,为何后来的法国印象派画家会受到浪漫主义的德拉克洛瓦那么深的影响。

▲ 油画《苏珊与长老》(19世纪) 德拉克洛瓦 作 现藏于法国里尔美术馆

▲ 油画《苏珊与长老》(19世纪)
德拉克洛瓦 作
现藏于法国里尔美术馆

这幅画描绘了德拉克洛瓦想象中的《圣经》故事“苏珊与长老”:猥琐长老们已经不满足于偷窥,他们将阴谋付诸行动,围住苏珊进行骚扰。而苏珊的反应更是离奇:她看上去仿佛已将自己抛弃,像死人一样摊在两个长老的臂弯里。这场景令观者产生一种诡异的联想:苏珊如此无力的反抗,竟然把那两个罪恶的长老变成了两位入殓师,而恍惚间,我们面前的这幅画,似乎也变成了一幅《降下十字架的基督》。也许,这也就是为何,德拉克洛瓦还给这幅草图起了一个副标题——《贞洁的苏珊》。

▲ 油画《苏珊与长老》(1923) 柯林特 作 现藏于德国汉诺威下萨克森州立博物馆

▲ 油画《苏珊与长老》(1923)
柯林特 作
现藏于德国汉诺威下萨克森州立博物馆

诞生于东普鲁士柯尼斯堡的德国印象派大师柯林特(Lovis Corinth, 1858-1925),在德国以外鲜为人知。他求学于慕尼黑造型艺术学院,那时候的慕尼黑,和巴黎一样,是欧洲的艺术中心。1890年,柯林特的作品《圣殇》(Pietà)在巴黎沙龙画展(Salon de Paris)中获奖。1901年开始,柯林特定居柏林,并成为柏林分离派艺术运动的代表画家。可以说,从慕尼黑到巴黎、再回到慕尼黑、最终定居在柏林的柯林特,其艺术追求用两个字概括就是“独立”。公然蔑视归类的柯林特,艺术上虽被归为德国印象派,但其作品实际上极具表现主义特征。柯林特的“特立独行”并不是停留在“自诩”阶段,他的创作能够摆脱时代局限,为表现主义创造了一种能与抽象艺术接轨的奢华形式。

这幅《苏珊与长老》是柯林特的晚期作品,当时画家已经65岁。画中的苏珊,以其丰满的后背与诱人的双臀面向观者,这是一个在苏珊主题绘画中极其少见而难得的角度;观者赏画时的表情应该也与画中二位长老脸上的神情相去不远:长老们看起来好快活啊!他们似乎不是在威胁苏珊,而苏珊也完全没有反抗的意思,她背对着观众,似乎还在与长老讨价还价。这不是我们在艺术史中常见的那种羞耻、惊惧、厌恶、焦急与困窘的苏珊,甚至都不是那位贞洁的苏珊,柯林特的苏珊只是一名现代的、性感的少女。而画家柯林特本人呢?他让自己站在了那两个闻香识女人的长老一边,他还是那个年青时喜好用画笔为美女留住青春的印象派表现主义画家,那个懂得人生苦短及时行乐的酒神!

▲ 油画《自画像,和模特一起》(1903) 柯林特 作 现藏于瑞士苏黎世美术馆

▲ 油画《自画像,和模特一起》(1903)
柯林特 作
现藏于瑞士苏黎世美术馆

▲ 油画《自画像,与爱人夏洛特和一杯美酒》(1902) 柯林特 作 私人收藏

▲ 油画《自画像,与爱人夏洛特和一杯美酒》(1902)
柯林特 作
私人收藏

 

▲ 油画《朝阳》(1910) 柯林特 作 现藏于德国达姆施塔特黑森州州立博物馆

▲ 油画《朝阳》(1910)
柯林特 作
现藏于德国达姆施塔特黑森州州立博物馆

▲《cosplay酒神自拍像》(1909) 柯林特 作 私人收藏

▲《cosplay酒神自拍像》(1909)
柯林特 作
私人收藏

下期预告:在地狱中沐浴

11111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 《与艺术沾边》第147篇 · 现代派偷窥已关闭评论
  • 1,174 views
    A+
发布日期:2017年11月03日  所属分类:与艺术沾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