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艺术沾边》第148篇 · 在地狱中沐浴

静笃君按:苏珊濯清涟而不妖,长老在罪恶中变老。

从上帝身上反映过来的美,在女人身上散发着异彩,正如莫里哀借《伪君子》达尔杜夫之口所说:“女人美丽的肉身,是上帝创造的完美作品,我们的感官很容易被它迷惑。”但,无丑何谈美。意大利哲学家艾柯(Umberto Eco,1932 - 2016)在《美之历史》中所强调的那种“丑之于美的必要性”,也突出体现在十七世纪的巴洛克绘画中,最典型的“美丑对比图”莫过于《苏珊与长老》。

我们在前文中介绍过威尼斯画派三杰之一丁托列托(Tintoretto,1518-1594)绘于1555年的名作《苏珊与长老》,它也是文艺复兴时期把“长老偷窥苏珊沐浴”这一幕描绘得最独特的一幅画。画中,两位猥琐长老被一架开满玫瑰花的篱笆隔开:画面中上部的白胡子长老低着头,正图谋不轨;左下角那位秃头红衣长老则早已被池水中苏珊下半身的倒影深深吸引,他的脸上甚至泛出了红晕。而无论是镜子还是池水,都丝毫没有映出苏珊的肉身与容颜,没有暴露她的任何秘密。即便如此,观者心中的窥视欲还是被满足了,因为苏珊美丽的肉身就展现在那里,廓然灿烂,无论你看不看,苏珊的贞洁都是那样坦然而安宁。苏珊纯真地盯着镜子中的自己,若有所思。她仿佛装作若无其事,心里却如同明镜,她只是不屑于将观者心中隐藏的邪念揭露。

▲ 油画《苏珊与长老》(1555) 丁托列托 作 现藏于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

▲ 油画《苏珊与长老》(1555)
丁托列托 作
现藏于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

在丁托列托完成这幅作品约四百年之后,1945年,法国野兽派画家杜非(Raoul Dufy,1877-1953)对它进行了一次现代主义戏仿。和上期介绍的德国印象派画家柯林特一样,在创作《苏珊与长老》的时候,杜非也已是一位68岁的老人了。似乎现代派画家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与故事中的长老相似的年纪,才用画笔对这个《圣经》故事进行再诠释。此时的杜非在创作上已臻成熟,他几乎摒弃了印象派的塞尚(Paul Cézanne,1839-1906)和野兽派的马蒂斯(Henri Matisse,1869-1954)对自己的影响。他在这一时期的作品已不再具有野兽派的那些强硬特征,色彩从狂野趋向温和,强烈的视觉冲击似乎也已不再是他的艺术追求。

▲ 油画《苏珊与长老》(1945) 杜非 作 现藏于巴黎蓬皮杜国家艺术文化中心

▲ 油画《苏珊与长老》(1945)
杜非 作
现藏于巴黎蓬皮杜国家艺术文化中心

和丁托列托作于文艺复兴时期的原作相比,杜非的仿作有相当强的现代艺术特征:脱离摹仿自然,构图平面化,线条单纯简洁,色彩鲜明,用色块表达感受,人物夸张变形,具有强烈的装饰效果,以至于这幅画非常适合被编织成一幅挂毯,作为当代家居的室内装饰品。从内容上看,画中的苏珊, 不仅失去了她在《圣经》故事中的童贞力,更失去了她在丁托列托原作中的性感与情色力。

最后,我们用一位德国表现主义女诗人力力特对丁托列托油画《苏珊与长老》(1555)的观后感来结束我们的“苏珊与长老”系列:

孩子们的嘴唇在地狱中闪闪发光,微弱的光,映出苏珊的镜子,她童真的眼睛在镜子里注视自己,长老爬在镜子后面偷窃她的肉体,长老为此失去了所有的头发,所有的眼睛,他白色的胡子在地狱中悬着,美丽的苏珊在地狱中沐浴,她看着孩子们在她脚下相吻,她知道长老在窗口窥视,集结身心窥视,却永远不能理解她的美丽,他什么也得不到,圣洁的苏珊奉献自己的女色,不断掠夺你的欲望,无爱的欲望,长老为此失去了一切,地狱里没有长老,只有赤裸的苏珊。圣雷米有一座著名的疯人院,里面住着饥饿的孩子……疯人院里诡异的丢勒轻扬起头,向画外注视,让我们看他手中捏着受难的刺芹,你一定可以理解:画外的人间,落满了苏珊的长老。

▲ 油画《苏珊与另外两个长老》(2002) 瑞士画家鲁斯提(Valentin Lustig, 1955-)作 私人收藏

▲ 油画《苏珊与另外两个长老》(2002)
瑞士画家鲁斯提(Valentin Lustig, 1955-)作
私人收藏

下期预告:在旷野中呼唤

11111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 《与艺术沾边》第148篇 · 在地狱中沐浴已关闭评论
  • 1,281 views
    A+
发布日期:2017年11月06日  所属分类:与艺术沾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