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艺术》(14)

编者按:《中国艺术》(Chinese Art)是西方早期研究中国艺术的重要文献,1958年在纽约出版,上下两卷。作者William Willetts(魏礼泽)(汉学家、西方艺术史家)从中国的地理特色着手,系统梳理了玉器、青铜器、漆器、丝绸、雕塑、陶瓷、绘画、书法、建筑等中国艺术的各个门类。他坚持客观描述作品的方法,“并不对所讨论器物给予美学价值论断,而是让器物自己说话”。

“让器物自己说话”,与观复博物馆“以物证史”的理念有异曲同工之妙。这也是我们选择翻译此书的原因。此次我们邀请到美国CCR(Chinese Cultural Relics《文物》英文版)翻译大奖获得者对此书进行正式专业的翻译,译者也是MLA(Modern Language Association International Bibliography美国现代语言协会国际索引数据库)和AATA(国际艺术品保护文献摘要)收录的美国出版期刊Chinese CulturalRelics的翻译团队成员。

 

本着尊重原著的原则,此次翻译将存疑处一一译出,其后附有译者注。现在就让我们跟随本书,在绚烂璀璨的器物中,感受中华文明的博大辉煌。

三年后,泽丹斯基(O.Zdansky)博士在此处发现了一个人类的臼齿和一个前臼齿,Pei.W.C博士于1929年在此发现了人类头盖骨和下颚残骸。从此,整个遗址被系统发掘,出土了十几个男人、女人和小孩的个体残骸,这是已知最大规模的更新世早期人类化石遗存被发现。

 

遗址的最早探索者大维森·布莱克博士提出了一个“中国北京人”的类人动物类型,这就理清了它与另外两种古人类种群或亚种的关系,分别是爪哇人和英格兰的皮尔当人,这两种都属于现代人和现代类人猿之间的过渡种类,而北京人比这两种都与其父系种类更关系紧密。

 

这种种类划分方式逐渐遭到丢弃。现在我们已经不讨论皮尔当人了,而北京人和爪哇人越来越显得重要。早期的发现被后来的发现不断的证实。动物化石的证据表明,这两种古人都属于更新世早期的一种古老物种。北京人存在于欧洲第一次和第二次冰河期之间的温暖时期,或许是四十万年前。而且,自从发现了中国类型的人类头盖骨,这种类人动物和爪哇人的关系就已经被猜测出来。通过研究四十个中国类型和6个猿人的个体标本,威登雷希认为,他们是同一物种的不同种族。

 

不仅种族和其他特性消失了,而且两种类人动物的其他特征,特别是直立姿势这一借助腿骨形状可以推导的特征,也显示他们和尼安德特人属于同一物种,也和现代智人属于同一物种。两种物种根据国际动物命名规则,都属于直立人,北京人属于直立人北京亚种,爪哇人属于直立人直立亚种。

北京人的直立姿势可以说把这一物种提升到和我们现在的人类一个种属。另一和爪哇人共同的特征,即宽大的眉骨,这一特征以往被认为是原始特征,一种属于古猿人的特征,现在也被纠正了看法。这不是原始猿人的特征。换句话说,我们必须深入到更久远的时期,寻找共同祖先。其关键点并不位于北京人或爪哇人这一人类学水平。于是得出了巨猿的可能重要性。但北京人并不一直朝人类方向进化;其脑容量只有1040立方厘米。这比爪哇人要高(后者只有870cc);但北京人脑容量比尼安德特人要低(尼安德特人平均脑容量1400cc),也比现代智人低(平均1300cc)。

28.webp 29.webp

11111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 《中国艺术》(14)已关闭评论
  • 762 views
    A+
发布日期:2017年11月13日  所属分类:中国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