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艺术》(96)

编者按:《中国艺术》(Chinese Art)是西方早期研究中国艺术的重要文献,1958年在纽约出版,上下两卷。作者William Willetts(魏礼泽)(汉学家、西方艺术史家)从中国的地理特色着手,系统梳理了玉器、青铜器、漆器、丝绸、雕塑、陶瓷、绘画、书法、建筑等中国艺术的各个门类。他坚持客观描述作品的方法,“并不对所讨论器物给予美学价值论断,而是让器物自己说话”。

“让器物自己说话”,与观复博物馆“以物证史”的理念有异曲同工之妙。这也是我们选择翻译此书的原因。此次我们邀请到美国CCR(Chinese Cultural Relics《文物》英文版)翻译大奖获得者对此书进行正式专业的翻译,译者也是MLA(Modern Language Association International Bibliography美国现代语言协会国际索引数据库)和AATA(国际艺术品保护文献摘要)收录的美国出版期刊Chinese CulturalRelics的翻译团队成员。

本着尊重原著的原则,此次翻译将存疑处一一译出,其后附有译者注。现在就让我们跟随本书,在绚烂璀璨的器物中,感受中华文明的博大辉煌。

漆器与丝绸

引言

 

仅就明确无误的汉代遗址出土的漆器和丝绸品而言,其分布如此广阔,从朝鲜到近东都有发现,我们就自然会猜想,汉帝国的辉煌和影响范围的广大。感谢司马迁《史记》所开创的历史书写方式,以及《前汉书》和《后汉书》对公元后第一个王朝的社会、经济、政治和军事状况的所有细节描绘,考古学的发现只是补充了我们已知的情况而已。文献似乎在这方面更重要。用个人物品陪葬的方式,以及用陶的冥器模仿日常用品的每一个种类,提供了重构汉代生活细节的路径。物质遗存可以帮助我们勾勒出中国历史这一阶段的整个状况。

 

这些信息的流传绝非偶然。这一时期存在一种城市化的氛围;还有一种注重感官享受价值以及世俗意义上的完善生活的气氛,同时还有官方对纪录的执着。虽然当时也有繁荣和衰落,以及内部的叛乱和汉初百年的来自北方游牧民族的威胁,但无论怎么相信汉代的生活,都显得并不夸张。就连朝鲜的理番官员和女性随从的生活都流露出明显的自足和骄傲,不输于世界任何时期地点的殖民官员状况。汉代墓葬中的用品清单看起来像商场的商品目录:漆桌,佩有盘碟碗勺和长勺;帽子皮鞋,丝绸和羊毛衣以及衣柜;官印和毛笔;带钩,珠宝,梳子,发卡和镜子;化妆组件,包括漆盒,内装润发油、擦脸粉、粉刷、腮红和睫毛膏;还有占卜工具。这明显是一个高度文明和有强烈文明意识的时期。虽然这很辉煌,但也有点繁琐。

漆器与丝绸,大家一致认为,都是奢侈品。它们也非常适合出口贸易,因为重量很轻而且耐久。两种物品都在汉代达到了技术制造水平和艺术水平的高峰。所以这些商品很快就在国外市场受欢迎,公元前一世纪时,中国第一次开始介入世界贸易。事实上,汉代的漆器和丝绸制品可以帮助我们勾画其政治扩张的面貌,下面就会讨论到。

 

但更为隐晦的是,漆器和丝绸构成了一种联结,我们可以借此联系物质文化与该时代社会经济的关系。因为两者都满足了国内市场的新需求。它们昂贵,都有大规模的生产历程,以及质量标准化的体系。可以确切的说,只要这种财富和地位的象征符号需要存在,就可以说明当时的统治阶层规模庞大。这种阶层已经出现。中国的统一和边界的扩展催生了庞大的文职官员和军事长官系统。进一步的说,经济状况的急剧变化导致封建(分封)贵族的衰落和财富重新分配,工场主和都市的钱庄老板以及地主成了财富拥有者。他们成了大规模生产的主体。商品和原材料在他们的直接管理下,有新出现的商人阶层营销,包括谷物、丝织品、盐、铁等等。他们提供了整个资产所有者阶层以及宫廷贵族奢侈品的享用,同时监控日常商品的价格,把握自身优势。事实上,已经出现了皇家漆器工场和丝织品制作中心。

1.webp 2.webp

11111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 《中国艺术》(96)已关闭评论
  • 54 views
    A+
发布日期:2018年06月13日  所属分类:中国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