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艺术沾边 》第227篇 · 伊·塔蒂的稀世珍品

静笃君按:奇迹发生在那些相信奇迹的人身上。

奇迹之所以会降临在贝伦森身上,当然并不只因为他相信奇迹,抑或他恰好有幸生于新大陆艺术品收藏的爆发期——那个充满奇迹的美国镀金时代;奇迹之所以总会降临到贝伦森身上,正在于他一生都在有意识地进行自我生命的提升。

▲ 佛罗伦萨伊·塔蒂别墅(1925年) 美国著名女摄影家佛朗丝·约翰斯顿(1864-1952)摄 现藏于美国国会图书馆

▲ 佛罗伦萨伊·塔蒂别墅(1925年)
美国著名女摄影家佛朗丝·约翰斯顿(1864-1952)摄
现藏于美国国会图书馆

1900年,玛丽在前夫去世之后与贝伦森喜结良缘,二人搬入了位于文艺复兴之都——佛罗伦萨郊外的伊·塔蒂别墅,开始了长达一生的互爱互助的合作伴侣关系。贝伦森坚信“艺术能够提升生命”,人应每日浸润在伟大的艺术作品中,将自己的生活置于艺术之中。因此,贝伦森在为嘉德纳夫人等委托人搜购艺术品的同时,自己也一边收藏,一边潜心研究科学的鉴定方法并撰写艺术史专著。在他那位于佛罗伦萨郊外的伊·塔蒂别墅(即今天的哈佛大学意大利文艺复兴研究中心)中珍藏着贝伦森夫妇一生所收集的上百件欧洲中世纪晚期和文艺复兴艺术品以及来自波斯和东亚等地的古代艺术品,此外还有著名的贝伦森藏书楼,其藏书量高达五万余册。

▲ 贝伦森正在审视一幅古波斯细密画(1903年) 现藏于哈佛大学福格艺术博物馆

▲ 贝伦森正在审视一幅古波斯细密画(1903年)
现藏于哈佛大学福格艺术博物馆

来自美国的犹太文青贝伦森在老欧洲“寻宝”的过程其实也并不总是轻而易举,常常也会经历冒险之旅。在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贝伦森的足迹遍布意大利及欧洲各地,从大都市到无名小城,从旧贵族的颓败古堡到胡同深处的偏僻古玩店。英国艺术史学家、牛津大学阿什莫林博物馆馆长克拉克爵士回忆说:贝伦森早年时曾经不惜栉风沐雨跋山涉水奔向一个极其偏远的小村庄,只为看一幅他“心向往之”的文艺复兴画作,却不幸在乡间小路上被一匹流浪狗给拦住去路,最后竟然狼狈地被汪星人追得落荒而逃迷途而返。这种执着的冒险精神大概也是奇迹终会降临到贝伦森身上、使这位平民出身而有一些天赋的犹太文青终能成长为二十世纪欧美最杰出艺术品鉴定家和艺术史家的一个原因吧。

▲ 贝伦森晚年在伊·塔蒂别墅

▲ 贝伦森晚年在伊·塔蒂别墅

在上面这幅老照片上,贝伦森站在伊·塔蒂别墅客厅里,他背后的墙上挂着著名的祭坛三联画《圣方济各之神迷》。在中间画中的“圣方济各”两旁分别是:左边的“蒙福的拉涅利·拉西尼”,右边的“施洗者圣约翰”。中间的祭坛画描绘了正处于神迷狂喜中的圣方济各,他在向世人展现着自己身上的圣痕——上帝显现异相,在圣方济各身上印下耶稣受难时所受的五伤——分别位于双手双脚和右胁,以此来感化世间罪人,让世人感受到蒙神恩的喜乐。

▲ 贝伦森收藏的祭坛画《圣方济各之神迷》(1437-1444) 萨塞塔作 现藏于佛罗伦萨伊·塔蒂别墅 (哈佛大学意大利文艺复兴研究中心)

▲ 贝伦森收藏的祭坛画《圣方济各之神迷》(1437-1444)
萨塞塔作
现藏于佛罗伦萨伊·塔蒂别墅
(哈佛大学意大利文艺复兴研究中心)

▲ 贝伦森收藏的祭坛画《圣方济各之神迷》(1437-1444,局部) 萨塞塔作 现藏于佛罗伦萨伊·塔蒂别墅 (哈佛大学意大利文艺复兴研究中心)

▲ 贝伦森收藏的祭坛画《圣方济各之神迷》(1437-1444,局部)
萨塞塔作
现藏于佛罗伦萨伊·塔蒂别墅
(哈佛大学意大利文艺复兴研究中心)

1900年,当玛丽和贝伦森准备装点新居伊·塔蒂别墅时,他们在佛罗伦萨一条小胡同的古董店里发现了这组祭坛三联画杰作。用玛丽的话说,当时这幅稀世珍品被抛弃在那家小店的一个“最不起眼的角落”里,圣方济各那因蒙神恩而神迷的脸上蒙满了灰尘——于是他俩把这展示圣痕的圣方济各请回了家。

▲ 佛罗伦萨伊·塔蒂别墅内 (哈佛大学意大利文艺复兴研究中心)

▲ 佛罗伦萨伊·塔蒂别墅内
(哈佛大学意大利文艺复兴研究中心)

在贝伦森夫妇购买此画的时候,他们大概没有想到这组祭坛三联画原来只是一整套祭坛多联画巨作的一小部分——原作是由60幅祭坛画组成的、高5米宽6米的大型双面教堂祭坛多联画,由文艺复兴锡耶纳画派代表画家萨塞塔(Sassetta,约1392–1451)创作于1437年和1444年间,拥有这座宏伟大祭坛的圣方济各教堂位于默默无闻的托斯卡纳小镇桑塞波尔克罗(Borgo San Sepolcro)。

▲ 圣方济各教堂 位于托斯卡纳小镇桑塞波尔克罗

▲ 圣方济各教堂
位于托斯卡纳小镇桑塞波尔克罗

桑塞波尔克罗的圣方济各祭坛多联画被公认是十五世纪最宏大也最昂贵的祭坛画之一——当年教会花费了510佛罗林金币(按照当时当地房价能买五座豪宅)来请画家作画。到了十六世纪晚期,由于某种礼拜仪式原因,这组祭坛多联画竟然被拆除了。后来,很可能是在拿破仑毁教灭(修道)院期间,这些伟大的祭坛画被纷纷卖掉了,从此散佚,再不能组合。如今这组祭坛画只剩下27幅,分别收藏在欧洲和北美的12家博物馆中,其中一幅藏于巴黎卢浮宫:

▲ 祭坛画《蒙福的拉涅利拯救佛罗伦萨狱中贫苦百姓》(1437-1444) 萨塞塔作 现藏于巴黎卢浮宫

▲ 祭坛画《蒙福的拉涅利拯救佛罗伦萨狱中贫苦百姓》(1437-1444)
萨塞塔作
现藏于巴黎卢浮宫

下期预告:智能审美机器人

11111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 《与艺术沾边 》第227篇 · 伊·塔蒂的稀世珍品已关闭评论
  • 514 views
    A+
发布日期:2018年06月08日  所属分类:与艺术沾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