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艺术》(109)

编者按:《中国艺术》(Chinese Art)是西方早期研究中国艺术的重要文献,1958年在纽约出版,上下两卷。作者William Willetts(魏礼泽)(汉学家、西方艺术史家)从中国的地理特色着手,系统梳理了玉器、青铜器、漆器、丝绸、雕塑、陶瓷、绘画、书法、建筑等中国艺术的各个门类。他坚持客观描述作品的方法,“并不对所讨论器物给予美学价值论断,而是让器物自己说话”。

“让器物自己说话”,与观复博物馆“以物证史”的理念有异曲同工之妙。这也是我们选择翻译此书的原因。此次我们邀请到美国CCR(Chinese Cultural Relics《文物》英文版)翻译大奖获得者对此书进行正式专业的翻译,译者也是MLA(Modern Language Association International Bibliography美国现代语言协会国际索引数据库)和AATA(国际艺术品保护文献摘要)收录的美国出版期刊Chinese CulturalRelics的翻译团队成员。

本着尊重原著的原则,此次翻译将存疑处一一译出,其后附有译者注。现在就让我们跟随本书,在绚烂璀璨的器物中,感受中华文明的博大辉煌。

我们还可以提下诺言乌拉的墓葬,其中出土过一个保存非常完好的漆器(图46),当时出土位置充满了水,以至于要在整个发掘过程中使用水泵。

图46

图46

长沙墓葬中也发现了重要的周代晚期的漆器,发掘时间是十五年前,这些漆器完全被地下水保护了。

 

因为漆器的这些优良性能,比如对热和酸的抵抗作用,漆的用途远不止是一种保护涂层或者一种表面装饰。这种器物对于西方人来说非常受青睐。早在1345年左右,阿拉伯人易本·巴图塔(Ibn Batuttah)就到过广州,他特别欣赏漆器的精湛和坚固,这些漆器当时是为了贸易至印度和波斯而生产的。漆器也是17,18世纪外销欧洲的重要产品。所以耶稣会士Le Comte在北京时,写给荷兰执政官de Bouillonde的信中这样写道(信件时间是1685年):

 

“这种漆除了明亮和光辉以外,还具有保护木料的作用,并可以不与其他材料发生混淆。这样的漆器不容易长虫,潮气也无法侵入漆器,任何气味都不会附着于其表面;如果用餐时不小心让漆器粘上了油腻或污渍,如果用湿抹布轻轻一抹,不仅踪迹全无,刚才的污渍味道也荡然无存”。

漆器的使用

 

漆器保鲜和防水的特性使得它可以用于各种材料的防护表面,自汉代以来或更早的时间以来,一直用于各种产品上。在某些产品的生产中,漆被用于木料上,有些加了麻作为隔层,有些则用于衣料。漆还可以上在丝绸的帽子和皮鞋上,让这些材料变硬,并具备防水特性。上文提到过的桦树皮杯就上过漆,这样就表面防水,楼兰出土的草编篮子也因为上漆而具有类似特性。Lo-lang还发现过上过漆的竹编帘子。同一地点还出土过大量的漆饰的武器和装饰品,比如漆的剑鞘、剑柄,弩和盾,马车的轮轴,等等。曼琛·海尔芬说,或许所有的战争武器在需要时都上过漆,以防生锈朽坏。诺言乌拉和lo-lang发现的棺木也内外上漆。而且漆也在汉以前的时代有着同样广泛的用途。1929年河南辉县的Ku-wei村发现了周代晚期的遗物;这里也发现了漆饰的棺木横梁。Chin村的重要发现的年代上文已经讨论过;这里也似乎属于周代晚期。漆器在Chin村的发现中占据很重要的位置。所有的器物都上过漆,包括青铜器、陶器、车的局部,以及有些桌布之类的平面。棺木也上了漆,墓室的四周也用漆装饰。后两处的漆似乎是在停放妥当之后才上漆的,因为其周围的物体都有漆液溅起的痕迹,应该是当时刷漆时留下的。而且,或许是因为属于冥器的原因,上漆的工匠把所有工具也留在了墓室里。

 

汉代以前的漆器在青铜器的镶嵌面里面也有发现。一组非常著名的第一时期青铜器,或许就是商代青铜器,其镶嵌凹槽内有一种深色物质;大多数人都认为,当然没有确证,这种物质就是漆。第三时期又开始流行镶嵌装饰。漆和孔雀石、绿松石,金银等材料都得到使用。

2.webp 3.webp

11111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 《中国艺术》(109)已关闭评论
  • 265 views
    A+
发布日期:2018年07月27日  所属分类:中国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