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武出使匈奴的第十三年

李陵已经几年没来北海了,他再一次来找苏武,已经是后元二年(公元前87年)。后元是汉武帝第十一个年号,也是最后一个。李陵与苏武当年在长安时便有交情,寒暄过后,两人陷入了沉默。斟酌再三,李陵委婉地说出汉武帝驾崩的消息。说罢他不安地望着苏武,苏武并没有任何反应,时间大概结成了北海的冰霜。

很久,苏武开始急速大口地喘气,这样终于能接上气后,他便拔腿跑了出去。跌跌撞撞几步,扑通跪倒,一边以头抢地,一边嚎啕大哭。这哭声回荡在荒芜人烟的北海之滨,仿佛是唯一的声音,李陵觉得这哭声真寂寞,亦如苏武一般。

苏武肯定是不怕寂寞的,他是伟丈夫、真英雄。饥寒交迫也好,食草籽、喝冰雪,他都未曾抱怨一句。李陵看着眼前的苏武沉浸在不可抑制的悲怆,听着这时高时低,时呢喃时自语的悲歌,李陵默默低下了头,良久他默默离开。当日的大汉骑都尉李陵已经死了,现在只剩下一个三族被夷的匈奴右校王,而旌节已和身体融为一体的苏武会永远存在下去。

属于苏武火山喷发般的悲伤持续了几日,之后每每想到武帝驾崩仍然会泪流不止。这发乎于情的自然流露,犹如儿子对于父亲般的纯粹,大概早已超出了君臣的框架,或许这北海的十三年便是这种赤诚的发酵场。

出使时刚过四十的苏武,此时已经五十三岁,多年的北海牧羊让他看上去更为苍老,只是任何悲惨所不能击垮的信念锻造着他的威仪。他保有着这份威仪,整日面对着一群公羊,这并不可笑,这威仪是对天对地,也对其内心。苏武并没有任何理由不坚持下去,他不畏生死,甚至不求赞誉,北海偏僻,他早已被遗忘,他坚持仅仅是对错本身。

1.webp

苏武望着羊群,羊群也望着他,天地间只有他和羊两种生物,十多年来千篇一律的生活,使得长安的一切近在昨日。想想人生几十载光阴,也犹如一出戏,只是看的到过往,却猜不出结局。

出使之前,苏武是栘中厩监,整日替武帝打理着栘园中马匹的小官吏,汉武帝对于宝马有极大的热情,曾派李广利不计成本出兵大宛,只为天马。虽然遗憾于未能如父亲苏建驰骋沙场,但对于养马苏武也曾下了一番努力,事无巨细认真对待,大概因此武帝对于他是十分满意的。天汉元年(公元前100年),年已四十的他被升为中郎将,持节出使匈奴,传达大汉威仪,临行前的浩瀚声势历历在目,当然后来的一切超出了想象。

汉代  马形金饰 上海观复博物馆藏

汉代 马形金饰
上海观复博物馆藏

同行的副将张胜和常惠暗地里参与了匈奴内部的叛乱。事情败露后,惹怒了匈奴单于。苏武对常惠说:“丧失气节、玷辱使命,即使活着,还有什么脸回去呢!”拔出刀抹了脖颈。

苏武还是被救活了。前来兴师问罪的丁灵王卫律找来了巫医。根据记载,巫医使用一种极为古怪的医治方法,先在地上挖个坑,在坑中点燃文火,然后把苏武脸朝下放在坑上,轻轻地敲打他的背部以便让淤血流出来。苏武本来已快断气,这样过了好半天才重新呼吸。

看多了汉人佯装气节的且鞮单于,也像是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起了捕猎者的心。他派已是丁灵王的汉朝降将卫律前来劝降,得到苏武暴风骤雨般的言语回击,这敲击着这位高高在上的王者的自尊。

随后苏武便被关在大窖,多日不给吃食,已经死过一次的苏武愤怒于匈奴的这般羞辱。腹中饥饿天寒地冻,渐渐失去体温的他撕扯着身上的羊毡,混合着雪水往嘴里塞,依靠着这样的进食,多日后人们打开窖门,苏武的双目炯炯冷眼相望。有关这位两次死里逃生的汉使为神所庇佑的说法在匈奴流传开,杀死这样的人是违背天意,将带来在灾祸。“不杀苏武,但也绝不能让他回到汉地!”且鞮单于下了决心。

俄罗斯贝加尔湖

俄罗斯贝加尔湖

苏武被带到北海,关于北海是哪里,一说是俄罗斯贝加尔湖,总之那是连匈奴当地人也鲜少知晓的偏僻之地。苏武在那边奉命牧羊,一起下达的还有且鞮单于充满恶意的承诺,“如果有一日公羊生了小羊,苏武就可以归汉。”这十几年的际遇在苏武脑中飞快地闪过,至于在北海有多艰苦之类,苏武并不曾有什么太大感慨。

汉代  大角羊头金饰 上海观复博物馆藏

汉代 大角羊头金饰
上海观复博物馆藏

每日临睡前,苏武便用笔在房屋柱子上划上一笔,用来计算这年复一年大同小异的时间。北海夜间温度骤降,他抓着旄节昏昏睡去,梦里回到思念的长安故土,梦里再见到武帝,“陛下,苏武不敢有辱使命啊!”沉睡中的苏武握住旄节的手抓得更紧了,梦里的他一定不知道到他还需要等待六年,方可如愿。

第二天太阳还未升起,苏武便早早起床,他理了理发束带好了一日的食粮。和以往一样,手握着旄节大步向前,那神情仿佛他走向的并不是羊圈,而是心中的圣地。

腰板故事:苏武牧羊 清代  风车锦地人物故事纹隔扇门(局部) 观复博物馆藏

腰板故事:苏武牧羊
清代 风车锦地人物故事纹隔扇门(局部)
观复博物馆藏

11111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 苏武出使匈奴的第十三年已关闭评论
  • 80 views
    A+
发布日期:2018年06月13日  所属分类:社会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