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复博物馆(北京馆)特展:“奇趣动物园”来啦!!!

10.webp

继去年《相看两不厌——历代萌宠展》后,今年暑假期间,我们推陈出新,即将再次为大家奉上一场以历代动物形象器物为主题的特别展览——《奇趣动物园》。

民国 孔雀蓝釉猫 观复博物馆藏

民国 孔雀蓝釉猫
观复博物馆藏

此次展览的器物年代,从商代至民国时期,跨度长达三千余年。工艺种类包括了“金属器”“玉石器”“陶瓷器”等等多个门类。一百余件套展品,被划分为“鱼”“昆虫”“禽鸟”“野兽”“家畜”“龙”“神鸟瑞兽”“十二生肖”八个主题。自然与人文呼应,现实与神话混搭。通过不同的角度,为观众们阐述人与动物之间,亿万年来这份共长共生的奇缘,从而获得文化上的乐趣。

西汉 错金银豹首承弓器一对(局部) 观复博物馆藏

西汉 错金银豹首承弓器一对(局部)
观复博物馆藏

中华民族的成长,是在农耕、游牧两大文明中交替上升的,其中还兼或着渔猎文明。

农耕文化崇尚男耕女织。游牧文化喜欢四海为家。渔猎文化依赖于采集攫取。多种人类的文明类型都曾在我们这块广袤的土地上繁衍生息,交替运行。

尽管文明各有不同,但它们对动物都有着同样的情感,甚至同样的依赖。这层微妙关系的演进构成了人类的文明。

长久以来,人类一直以万物之灵长的态度,在满足物质文明的同时塑造精神文明。由具象到抽象,又由抽象到具象,反复变化间记录下了文明的一点一滴。

史前社会由于生产力的局限,动物形象的表达简单而抽象。

商周时期工艺突飞猛进,动物形象开始变得具体。

商代 玉卧猪 观复博物馆藏

商代 玉卧猪
观复博物馆藏

特别到了秦汉以后,工艺更加精益求精,细节和比例都拿捏得十分讲究。

西汉 铜鎏金牛 观复博物馆藏

西汉 铜鎏金牛
观复博物馆藏

魏晋南北朝受到战争环境的影响,动物造型和人一样,逃离了现实,充满了主观的想象,变得卡通。

晋代 青釉卧虎形灯 观复博物馆藏

晋代 青釉卧虎形灯
观复博物馆藏

隋唐大一统,国家富强。工匠手中的动物也都体态雄健充满力量。

唐代 金坐龙 观复博物馆藏

唐代 金坐龙
观复博物馆藏

两宋时期国家进入守势,不再强调武力,改兴文教。奔腾的战马、怒吼的雄狮走下了舞台。取而代之的是悠哉的仙鹤、安逸的鸠鸟。

宋代 铜鹤形香薰 观复博物馆藏

宋代 铜鹤形香薰
观复博物馆藏

西夏、金、元都是少数民族政权,与游猎相关的虎、鹿、天鹅等形象变得随处可见。

金代 白玉芝角鹿挂件 观复博物馆藏

金代 白玉芝角鹿挂件
观复博物馆藏

明清之后,所有艺术都放下了高雅。各种动物造型的背后,都藏着一个你知道或者不知道的世俗追求。看似婉转,实则是艺术世俗化的无奈。

清乾隆 五彩太平有象摆件 观复博物馆藏

清乾隆 五彩太平有象摆件
观复博物馆藏

11.webp

11111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 观复博物馆(北京馆)特展:“奇趣动物园”来啦!!!已关闭评论
  • 2,294 views
    A+
发布日期:2018年07月30日  所属分类:观复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