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艺术沾边 》第244篇 · 寻找死婴的大胡子

虚极子按:生命迟早会像头发一样渐渐消失,而才情却像胡子越来越长。

巴塞罗那城有一个终生未娶的大胡子,常常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满城乱转悠,寻找着刚刚死去的婴儿……这个满脑子都是怪异想法的大胡子不是别人,正是主持修建圣家堂的高迪。那么,他为什么要到处搜寻死婴呢?

▲ 1878年26岁的高迪

▲ 1878年26岁的高迪

原来,圣家堂外墙上布满了有关《圣经》故事里的人物雕像。为了把人物雕刻得动人心魄,高迪苦心孤诣地在现实世界里寻找逼近他心中圣经人物形象的真人做模特。《圣经》记载,罗马帝国在犹太行省的代理王——残暴的希律王——闻听伯利恒有救世主诞生,便下令杀光伯利恒及其周边地区所有两岁以下的婴儿。为了生动地表现该故事中的各种人物形象,高迪不但找来一个生有六个脚趾(象征邪恶)的彪形大汉充当执行屠杀儿童命令的百夫长的模特,还找到一些死婴,根据他们的面容去刻画屠婴事件中无辜惨死的伯利恒婴儿。

▲ 伯利恒屠婴

▲ 伯利恒屠婴

这组雕像所处位置是圣家堂的东立面——讲述耶稣从诞生到成长的“诞生立面”。

▲ 基督降生

▲ 基督降生

▲ 希望之门

▲ 希望之门

▲ 信仰之门

▲ 信仰之门

圣家堂一共有三个宏伟的立面——“诞生立面”、“受难立面”和“荣耀立面”。东方是日出之地,代表生命和希望,所以高迪把“诞生立面”设计在东面,并在生前对该立面倾注了大量心血。

▲ 生命之树

▲ 生命之树

▲ 三王来朝拜耶稣,手里各持乳香、没药和黄金

▲ 三王来朝拜耶稣,手里各持乳香、没药和黄金

▲ 圣约瑟和玛利亚带着耶稣逃亡埃及

▲ 圣约瑟和玛利亚带着耶稣逃亡埃及

西大门面朝日落的方向,象征着生命走向终结,所以是“受难立面”的所在,由斯巴奇斯按照高迪遗留下来的图纸于当代完成。

▲ 受难立面

▲ 受难立面

▲ 最后的晚餐

▲ 最后的晚餐

▲ 犹大之吻

▲ 犹大之吻

▲ 耶稣身后的数字魔方——你发现其中的奥妙了吗?

▲ 耶稣身后的数字魔方——你发现其中的奥妙了吗?

“受难立面”和“诞生立面”的风格相差极大,它使用的是钢筋混凝土等现代建筑材质,人物形象棱角分明,营造出一种冷峻凝重的氛围。

▲ “瞧,这个人!”(Ecce homo)

▲ “瞧,这个人!”(Ecce homo)

▲ 最后的审判

▲ 最后的审判

▲ 基督受鞭笞

▲ 基督受鞭笞

▲ 圣维罗妮卡的面纱

▲ 圣维罗妮卡的面纱

上图雕塑中圣维罗妮卡身后的罗马士兵是不是有些似曾相识?您肯定在“米拉之家”的屋顶上见过他们。群塑左侧那位老者看着是否也有些眼熟?没错,他就是高迪本人:斯巴奇斯根据高迪在1924年的一张照片塑造了这一形象,当时高迪正在参加基督圣体圣血节的游行。

17.webp

▲ 1924年基督圣体圣血节游行中的高迪

▲ 1924年基督圣体圣血节游行中的高迪

每当夕阳西下,肃杀的余晖洒在受难的基督身上时,有种难言的悲伤便会充溢人们的心头。

▲ 基督受难

▲ 基督受难

▲ 朗基努斯之矛

▲ 朗基努斯之矛

南大门的“荣耀立面”尚未动工,高迪希望它将来成为圣家堂最宏伟的立面,让人们在此感受死亡、审判和地狱,并见证神的荣耀。

 

21.webp

圣家堂外墙上的雕塑渗透着一股莫可名状的压抑感,以致于当地民众把整座教堂称为“石头构筑的梦魇”。这股神秘的压抑感以及由此产生的威严效果迥异于高迪的其他经典作品:桂尔公园的轻松、巴约之家的梦幻、米拉之家的搞怪,在圣家堂这里全都一扫而光。为什么这座让高迪付出43年光阴的教堂会如此与众不同呢?

下期预告:美好的怪人

11111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 《与艺术沾边 》第244篇 · 寻找死婴的大胡子已关闭评论
  • 101 views
    A+
发布日期:2018年08月12日  所属分类:与艺术沾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