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趣动物园》特展之“鱼”

《奇趣动物园》特展第一个单元就是鱼类纹饰或造型的器物。

鱼类在自然界当中非常的普遍,只要有水的地方几乎就有鱼类的生存。早期人类又都是傍水而居,与鱼类的接触必定少不了。

鱼纹早在仰韶文化半坡类型的陶器中就多有出现。表现手法丰富,从侧面说明了当时人类与鱼类的亲密关系。

新石器时期  仰韶文化  鹳鱼石斧图彩绘陶缸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新石器时期 仰韶文化 鹳鱼石斧图彩绘陶缸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中国国家博物馆收藏的这件仰韶文化庙底沟类型的鹳鱼石斧图彩绘陶缸,1978年出土于河南临汝的阎村。是国务院首批公布的禁止出国展览的64件重要文物之一。此缸砂质红陶,器壁绘白鹳一只,夸张醒目。嘴叼一鱼,鱼的身体僵直,鱼鳍低垂,毫无挣扎反抗之势,与白鹳悠闲自足的状态形成巨大的反差。

看到白鹳从水中捕鱼,获得食物。聪明的人类也受到启发,开始钻研各种方法下水捉鱼。鱼类相对于其它野兽,更容易获得,风险性也更小。此时人和鱼的关系,纯粹是为了满足生命的延续。

战汉时期在器物上表达鱼类,多数是被豢养的状态。汉代墓葬里经常会陪葬一个缩小版的水塘。有石刻的,更多是灰陶的。水塘里有各种鱼类,和其它水生动物的形象。此时鱼类仍然是人类的主要实物之一,不可或缺。捕捉和养殖的方法进步,捕来大量的各种鱼,暂时吃不完就先放在人工的水塘养着。水塘里鱼的多少说明了人的富有程度。至今我们还认为,鱼代表着财。

东汉  灰陶池塘模型 四川博物院藏

东汉 灰陶池塘模型
四川博物院藏

有文献记载,晋朝的时候在江西的一个寺院里曾经有过金鲫鱼的出现。金鲫鱼就是我们后来专门为了欣赏的金鱼的祖先。文献里特意强调了鱼的颜色,说明至迟在那会儿,人们豢养鱼类已经不是完全为了吃,开始有了观赏的意识。

金鱼真正成熟并走进室内养殖,已经是明代以后的事了。在屋里养,目的很明确,就是为了看。所以此时的金鱼一定要够漂亮。符合人的审美,不能再是野生的样子。首先是颜色变成了中国人最爱的红色。其次就是尾巴开始分叉。分开以后尾巴就变成了蝴蝶状,叫蝶尾,还有变的很长跟裙子一样的裙尾。这样的尾巴在水中显得十分飘逸,鱼因此也游的也更加缓慢,便于观赏。

清乾隆  白釉金鱼摆件 观复博物馆藏

清乾隆 白釉金鱼摆件
观复博物馆藏

这对白釉金鱼,是乾隆时期专门作为外销的商品。金鱼我们独有,欧洲人来到中国,从没见过这样奇怪的鱼。也很喜欢,可惜带不回欧洲。所以就把这种陶瓷做的金鱼买回去,摆在家里欣赏。通过金鱼把中国文化带到了欧洲。此时的人与鱼的关系,变得更加复杂,不再是简单的食用与被食用的关系了。

除了金鱼,还有四大河鱼经常出现在我们的各种器物之上。地理位置的原因,我们中国人很少食用海鱼,绝大部分都是来自江河湖泊里的鱼。所以表达的也都是这些淡水鱼类。所谓四大河鱼,即“鲤鱼、鳜鱼、鲢鱼、鳙鱼”,简称鲤、鳜、鲢、鳙。

清康熙  五彩鱼纹盘 观复博物馆藏

清康熙 五彩鱼纹盘
观复博物馆藏

这块康熙五彩盘的主要内容就是四大河鱼。康熙的这类作品表现鱼时先以比例造成视觉冲击,这种比例不考虑鱼在画面中是否合理,变得硕大无朋,只强调鱼为主题,这个鱼显然含义深刻,不是单纯的美学追求。“鱼”与“余”谐音,在生产力低下的古代,生活有富余乃是农耕民族最大的幸福,这种幸福的追求在康熙进入中期之后开始显现,实际上也是社会开始富裕的信号。

11111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 《奇趣动物园》特展之“鱼”已关闭评论
  • 77 views
    A+
发布日期:2018年08月12日  所属分类:社会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