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艺术》(114)

编者按:《中国艺术》(Chinese Art)是西方早期研究中国艺术的重要文献,1958年在纽约出版,上下两卷。作者William Willetts(魏礼泽)(汉学家、西方艺术史家)从中国的地理特色着手,系统梳理了玉器、青铜器、漆器、丝绸、雕塑、陶瓷、绘画、书法、建筑等中国艺术的各个门类。他坚持客观描述作品的方法,“并不对所讨论器物给予美学价值论断,而是让器物自己说话”。

“让器物自己说话”,与观复博物馆“以物证史”的理念有异曲同工之妙。这也是我们选择翻译此书的原因。此次我们邀请到美国CCR(Chinese Cultural Relics《文物》英文版)翻译大奖获得者对此书进行正式专业的翻译,译者也是MLA(Modern Language Association International Bibliography美国现代语言协会国际索引数据库)和AATA(国际艺术品保护文献摘要)收录的美国出版期刊Chinese CulturalRelics的翻译团队成员。

本着尊重原著的原则,此次翻译将存疑处一一译出,其后附有译者注。现在就让我们跟随本书,在绚烂璀璨的器物中,感受中华文明的博大辉煌。

总体来说,如果黑漆和红漆并用,红漆通常覆盖黑漆,而不是相反。或许是红漆含有某种化学成分,使得它不适合再用黑漆覆盖于其上。不管怎样,《淮南子》就说,“染者先青而后黑则可,先黑而后青则不可;工人下漆而上丹则可,下丹而上漆则不可”。

 

到了周代晚期,一种白色颜料从白铅中得以提取,另外漆里面还可以加入浅色的蓝灰颜料和另一种红色系颜料,这是我们从Ku-wei村的漆匠那里得到的认识。铬的化合物里面提取了绿色颜料,镉与赭石中还提取了黄色颜料,汉代漆器上还发现了蓝色,其中许多在汉以前的器物中从未见到过。《前汉书》第93章,我们了解到,皇帝的棺木内部刷过锑红,其外部则有青龙和白虎纹,日月纹分别用金银色绘制。金银色在2世纪似乎很流行,因为在Lo-lang地区的墓葬漆器上发现了这种装饰,年代符合2世纪。

 

这些纹饰不总是用刷子刷上去的。曼琛·海尔芬提到过两种漆碗,由斯泰因发现于敦煌,它们都绘制了三个同心圆和圆心点纹饰,这些纹饰的重复性高度一致,应该是一种机械方法实施的装饰。我们也注意到,青铜器的上漆可能用到了染料和蜡纸,或者是在周代晚期用蜡模上使用了这些材料。

 

在汉代最精美和昂贵的绘画漆器中,有些装饰着镶嵌的铜、银或者金以及玳瑁壳,其手柄也有镶金,器足以及其他附件也用金属。上工的名字叫做青铜把手嵌金工,这是曼琛·海尔芬的叫法。但我认为,我们可以假想,上述所有工序都是由这种工人完成的。其中有些器物极尽精巧。图19b的首饰盒上面有个四瓣花装饰,使用银片镶嵌在盖上。这明显是个奢侈品当时。有些甚至比这件还精美。

(图19b)

(图19b)

正如普利尼(Pliny)抨击同时代的罗马帝国穷奢极欲,高贵品味腐蚀了帝国。Huan Kuan和Kung Yu两人也谴责了当时漆器的奢靡之风。我们前面已经看到了Huan Kuan的相关言论,Kung Yu在《前汉书》中被转引说,年费五百万钱,蜀国和广汉用以制备漆器,有次他随皇帝进宫,看见了装饰绚丽的彩绘漆盘,以及漆桌镶嵌金银。正如罗马历史学家赞扬那些简朴的皇帝不再沉迷于中国丝绸,范晔在《后汉书》中也赞扬的Teng皇后,Hsiao Ho皇帝(在位时间89-106年)的皇后,她放弃了四川生产的镶金边的漆器。(Hsiao Ho不是该时期的汉皇帝名字,原作者可能讹误。译者注)。

2.webp 3.webp

11111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 《中国艺术》(114)已关闭评论
  • 168 views
    A+
发布日期:2018年08月12日  所属分类:中国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