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观复博物馆特展——“嘟嘟里的故事 · 观复文物秀”

来过上海馆的朋友们都知道,上海馆的序厅会循环播放《观复嘟嘟》,于是乎,时不时会听到客人说,如果能看到实物就好啦。

大家的话我们都有听到,

记在心里。

大家的留言我们都有细细看过,

妥善保存。

可是,光记在心里怎么够呢?

一天一天一点一滴,

聚沙成塔,积水成河。

虽是萤火之光,

亦足以点亮这盏心灯。

大家翘首以盼,跨越千里之遥,

连接时间和空间,

现在终于来到上海啦。

它们终于来了!

真的来了!!

来了!!!

1.webp

有一档至今已逾亿人观看的脱口秀节目,它自2014年播出以来,已4年有余,4年的时间换算为人的年龄,不过是个未及上学的幼童,但《观复嘟嘟》已在此间演绎了无数的人生百态,一件件文物仿佛活了一般,洞察着世事人情,历史从来没有真相,文物是最好的注解。

 

《观复嘟嘟》怎么看都看不够,您可能会被文物背后的故事所打动,可能会惊讶于马先生丰富的收藏,更可能想看一眼实物,现在,机会来了,亲眼看一看之前只在屏幕里出现的珍宝,不但润了眼,也顺了心,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观复嘟嘟,有物为证,我有故事,等你来听。

 

2018年9月21日,上海观复博物馆特别呈现《嘟嘟里的故事——观复文物秀》就要开幕啦!此次特展,我们精心遴选了62件藏品,每一件藏品都与一期节目相对应,这里有永乐的龙纹胄、漱芳斋的夔纹洗、西周的青铜銮铃,有瓷器有青铜有紫檀,五花八门精彩纷呈,总有一款合您心意,看过节目的您,还记得它们背后的故事吗?没看过的亲们,我们慢慢讲给您听。山中自有日月,古物里承载着古今,它虽不能言却亦能言,深者看深,浅者看浅,千百年的沉淀,历史的轮回,无言中天地自现,这就是文物的魅力。

明永乐 铁鋄金兰札体龙纹胄 观复博物馆藏

明永乐 铁鋄金兰札体龙纹胄
观复博物馆藏

这顶龙纹胄来头可大了,以铁锻制,顶盘、左右梁、眉庇、护额等均饰铁鋄金纹饰。顶部饰兰札体梵文一圈,周身饰四条五爪金龙。此头盔明永乐年制,用料考究,做工精细,为明成祖朱棣御用。据马未都先生推测,此胄为仪仗头盔,主要用于检阅。

我国古代的军戎服饰包括两大类:戎服和防护身体的甲胄。戎服是军人在军营内和日常生活中穿着的便服;甲胄则是军人作战时用于防护的装备,也可做礼仪用服装。甲胄也称为“介胄”,甲指铠甲,胄指头盔。

还记得鋄金这种工艺吗?在金属胎上先以斜刀錾出横竖阴线,然后把薄金片或银片置于金属胎上锤揲,使金、银片的背面深陷于胎体上的阴线之内,待打平磨光后,金属表面就形成一层平滑光亮的金饰或银饰。它也出现在目前正在展出的《云烟翰墨》文房展上,这种以大马士革地区最为精湛的工艺,随丝绸之路传播到印度和中国,是古代多元文明最好的见证之一。

清乾隆 霁红釉梅瓶 观复博物馆藏

清乾隆 霁红釉梅瓶
观复博物馆藏

此清乾隆年间烧制的霁红釉梅瓶。霁红釉创烧于明代早期,作为皇室御用,并用于礼器,又名“祭红”。红釉烧造成本高,可控度低,在宣德之后就停止烧制。其技术一直中断至清初,到康熙朝才得以恢复。霁红釉以铜为呈色剂,在1300℃左右的还原气氛中烧成,失透深沉且呈色均匀,釉面犹如橘皮。霁红釉的成熟也是国力强盛的体现,其质量在清“康雍乾盛世”中达到最高峰。

西周 青铜銮铃一对 观复博物馆藏

西周 青铜銮铃一对
观复博物馆藏

青铜銮铃,是古代马车上的装饰配件。其作用如同今天的车喇叭。

銮铃主要流行于西周至战国时期,结构分两部分:上部分为铃主体,铃上有辐射状镂孔,里面有小石丸,车一动石丸即击打铜球,发出清脆的铃声。下部分为方形銎(qióng)座,固定之用,用来安装在车轭(è)上或者车衡上。

《诗经》中有对它声音这样的描绘“四牡彭彭,八鸾锵锵”,意为:四匹骏马奔腾驰骋,八支銮铃发出锵锵的金石之声。

先秦时銮铃的使用可代表车主人的身份,最高级别的马车上可装八个銮铃,古代帝王的车驾上就为八个,故帝王车驾的代称有銮仪(帝王的车驾及仪仗)、銮驾、随銮、迎銮。

更多精彩的文物正在上海观复等着您的到来。

11111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 上海观复博物馆特展——“嘟嘟里的故事 · 观复文物秀”已关闭评论
  • 1,591 views
    A+
发布日期:2018年08月29日  所属分类:观复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