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艺术沾边 》第270篇 · 艳后之死

静笃君按:“假若克丽奥佩特拉的鼻子再短那么一点点,可能世界的整张面孔都已改变。”(法国哲学家帕斯卡语)

书接前文。公元前31年,屋大维在亚克星海战中大败安东尼与克丽奥佩特拉的埃及舰队。通过这一胜利,屋大维确立了他的统治地位,为罗马帝国的建立奠定了基石。

▲ 大理石雕塑《奥古斯都化身朱庇特》 公元一世纪上半叶 现藏于圣彼得堡艾尔米塔日博物馆

▲ 大理石雕塑《奥古斯都化身朱庇特》
公元一世纪上半叶
现藏于圣彼得堡艾尔米塔日博物馆

一年之后,屋大维帅兵进军埃及亚历山大城。安东尼饮恨自杀,死在克丽奥佩特拉怀中。艳后步其后尘,自杀身亡。即便在这最后一刻,克丽奥佩特拉也没有忘记用一种独特的方式来惊艳世人——她在自己身上安放了一条毒蛇,这条将艳后送还死神的毒蛇,既是古埃及的王权守护神,又是女性魅力的象征。

▲ 油画《克丽奥佩特拉之死》(约1659) 意大利巴洛克画家卡格纳希(G. Cagnacci,1610-1663)作 现藏于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

▲ 油画《克丽奥佩特拉之死》(约1659)
意大利巴洛克画家卡格纳希(G. Cagnacci,1610-1663)作
现藏于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

这一年,她39岁,成为一个传奇。此后,她与凯撒的儿子凯撒里昂(拉丁语Caesarion,意为“小凯撒”,公元前47年-前30年),即托勒密十五世,在逃往印度途中被人捉住并处死。屋大维将埃及并入罗马帝国,成为一个行省,古埃及的历史至此结束。

▲ 可惜法老的守护神荷鲁斯也未能护住小凯撒 花岗岩雕塑《隼神荷鲁斯护佑托勒密十五世》 约公元前一世纪 埃及埃德福神庙

▲ 可惜法老的守护神荷鲁斯也未能护住小凯撒
花岗岩雕塑《隼神荷鲁斯护佑托勒密十五世》
约公元前一世纪
埃及埃德福神庙

▲ 古埃及浮雕《奥古斯都以法老形象示人》 古埃及浮雕,约公元一世纪 埃及卡拉布萨神庙

▲ 古埃及浮雕《奥古斯都以法老形象示人》
古埃及浮雕,约公元一世纪
埃及卡拉布萨神庙

39年短暂的生,轰轰烈烈,动地惊天。克丽奥佩特拉在变老之前死去,和尼禄的小琥珀一样——离世时她们依旧貌美如花,至死红颜尚未凋零;让埃及王权的守护神——蛇——将自己毒死,又使她的死大放异彩——艳后之死也成为了神话的一部分。

▲ 辛努塞尔特二世王冠上的法老守护神 黄金,青金石(蛇头),石榴石(蛇眼) 作于古埃及第十二王朝,约公元前19世纪 现藏于埃及开罗国家博物馆

▲ 辛努塞尔特二世王冠上的法老守护神
黄金,青金石(蛇头),石榴石(蛇眼)
作于古埃及第十二王朝,约公元前19世纪
现藏于埃及开罗国家博物馆

历史却永远是胜利者的书写,败者为寇,于是克丽奥佩特拉七世(Kleopatra VII. Philopator,公元前69年-公元前30年,约公元前51年到公元前30年在位)又成为历史上罹患“权力饥渴症”的“女王婊”之首,甚至成为“情色”的象征。她有惊人的卡里斯玛,罗马共和国末期最有权势的两个男人都沦陷在她的魅惑力之中,成为执行她的政治策略的给力工具。她有能力用自己的头脑和身体实现政治目的,这目的甚至带有英雄主义的色彩——她在用自己的肉体竭力维护着埃及的独立,不论是否有人将她称为“正在衰败的东方古老文明的堕落女王”。

▲ 油画《克丽奥佩特拉与凯撒》(1866) 法国学院派代表画家杰罗姆(Jean-Léon Gérôme ,1824-1904)作 私人收藏

▲ 油画《克丽奥佩特拉与凯撒》(1866)
法国学院派代表画家杰罗姆(Jean-Léon Gérôme ,1824-1904)作
私人收藏

下期预告:融化的珍珠

11111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 《与艺术沾边 》第270篇 · 艳后之死已关闭评论
  • 296 views
    A+
发布日期:2018年11月02日  所属分类:与艺术沾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