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艺术沾边 》第272篇 · 永远的艳后

静笃君按:“假若克丽奥佩特拉的鼻子再短那么一点点,可能世界的整张面孔都已改变。”(法国哲学家帕斯卡语)

“埃及艳后”克丽奥佩特拉七世(Kleopatra VII.Philopator,公元前69年-公元前30年,约公元前51年到公元前30年在位)是一个传奇,无数艺术作品以她为主角,无数作家用小说戏剧演绎着她的命运,使她陨灭之后世世代代无法将她彻底忘却。作为“女王婊”与“情欲”的象征,珠宝是“克丽奥佩特拉之奢靡”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代表着她的王权与诱惑力。西方美术史上,无数画家为克丽奥佩特拉作过肖像,其中有许多还是宫廷贵妇们自愿来充当模特,巴洛克时代有不少公爵夫人酷爱cosplay克丽奥佩特拉:

▲ 油画《克丽奥佩特拉,松尼诺公爵夫人扮》(1675) 弗拉芒晚期巴洛克画家傅特(J. F. Voet,1639-1689)作 现藏于柏林画廊

▲ 油画《克丽奥佩特拉,松尼诺公爵夫人扮》(1675)
弗拉芒晚期巴洛克画家傅特(J. F. Voet,1639-1689)作
现藏于柏林画廊

▲ 油画《克丽奥佩特拉,布永公爵夫人扮》(1672-1673) 意大利巴洛克画家热纳里(Benedetto Gennari II,1633-1715)作 现藏于伦敦国家肖像馆

▲ 油画《克丽奥佩特拉,布永公爵夫人扮》(1672-1673)
意大利巴洛克画家热纳里(Benedetto Gennari II,1633-1715)作
现藏于伦敦国家肖像馆

连太阳王路易十四的唯一私生女——玛丽·安·德·波旁(Marie Anne de Bourbon,1666 – 1739),也酷扮过克丽奥佩特拉:

▲ 油画《克丽奥佩特拉,玛丽·安·德·波旁扮》(17世纪) 法国洛可可画家德特洛伊(F. de Troy,1645-1730)作 私人收藏

▲ 油画《克丽奥佩特拉,玛丽·安·德·波旁扮》(17世纪)
法国洛可可画家德特洛伊(F. de Troy,1645-1730)作
私人收藏

这些cosplay画作中最别具一格的一幅出自与波提切利同时代的那位一向古怪的画家皮耶罗·迪·科西莫(Piero di Cosimo,1462-1522)之手,他画的“埃及艳后”克丽奥佩特拉让人过目不忘:

▲ 油画《克丽奥佩特拉 / 西蒙内塔·韦斯普奇画像》(约1490) 皮耶罗·迪·科西莫 作 现藏于法国孔德博物馆

▲ 油画《克丽奥佩特拉 / 西蒙内塔·韦斯普奇画像》(约1490)
皮耶罗·迪·科西莫 作
现藏于法国孔德博物馆

在科西莫画中扮成埃及艳后的是文艺复兴佛罗伦萨最著名的美人西蒙内塔·韦斯普奇(Simonetta Vespucci,1453-1476)。科西莫以西蒙内塔为模特画出了埃及艳后的“独一无二”性——她是“无与伦比的唯一”。在画中,年青的西蒙内塔虽然披着华丽的披肩,却裸露着上身,她青涩的乳房并非色情的挑逗,而是对“艳后之美”的一种“含羞的隐喻”。

画中的埃及艳后梳着十五世纪文艺复兴时期佛罗伦萨最时髦的发型,发中缀满珍珠。在她发髻后面垂着的红宝石金橡子象征着情欲。她头顶最高处的一颗大钻石以及两颗大珍珠镶嵌在一个蝗虫状的珠宝托上,这只蝗虫隐喻着埃及。在《圣经·旧约·出埃及记》中,耶和华派摩西去见法老——这位法老很可能就是拉美西斯大帝,并对法老说:“你若不肯容我的百姓去,明天我要使蝗虫进入你的境内,遮满地面,甚至看不见地,并且吃那冰雹所剩的和田间所长的一切树木。你的宫殿和你众臣仆的房屋,并一切埃及人的房屋,都要被蝗虫占满了。自从你祖宗和你祖宗的祖宗在世以来,直到今日,没有见过这样的灾。”

在西蒙内塔脖颈间巧妙缠绕的黑蛇,正吐信蓄势咬向自己的尾巴。黑蛇缠绕着粗粗的金项链,暗喻着克丽奥佩特拉之死。同时,这条周而复始的蛇,也是智慧永生的象征。怪才科西莫在这幅画中,将西蒙内塔扮成的克丽奥佩特拉作为灵肉一体之美的化身,用一条首尾相衔的蛇画出了艳后的永恒之美。

下期预告:天涯共此时

11111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 《与艺术沾边 》第272篇 · 永远的艳后已关闭评论
  • 160 views
    A+
发布日期:2018年11月09日  所属分类:与艺术沾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