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艺术》(155)

编者按:《中国艺术》(Chinese Art)是西方早期研究中国艺术的重要文献,1958年在纽约出版,上下两卷。作者William Willetts(魏礼泽)(汉学家、西方艺术史家)从中国的地理特色着手,系统梳理了玉器、青铜器、漆器、丝绸、雕塑、陶瓷、绘画、书法、建筑等中国艺术的各个门类。他坚持客观描述作品的方法,“并不对所讨论器物给予美学价值论断,而是让器物自己说话”。

“让器物自己说话”,与观复博物馆“以物证史”的理念有异曲同工之妙。这也是我们选择翻译此书的原因。此次我们邀请到美国CCR(Chinese Cultural Relics《文物》英文版)翻译大奖获得者对此书进行正式专业的翻译,译者也是MLA(Modern Language Association International Bibliography美国现代语言协会国际索引数据库)和AATA(国际艺术品保护文献摘要)收录的美国出版期刊Chinese CulturalRelics的翻译团队成员。

本着尊重原著的原则,此次翻译将存疑处一一译出,其后附有译者注。现在就让我们跟随本书,在绚烂璀璨的器物中,感受中华文明的博大辉煌。

如果到了前2世纪,卷云纹变成了这种从属和次要地位,那我们可能应该把其第一阶段划入到此前的一百年。如果这样,图17的两件长沙的漆器以及Woods Bliss的铜环应该都属于公元前3世纪。

 

我们就此结束鸟龙纹的讨论,同时应注意到,这种纹饰的许多造型特征最后融入到此后的更加自然主义色彩的纹饰中,比如凤凰纹和朱鸟纹。从这些纹饰的残片印象中,汉代设计者发明了典型的形式化卷云纹,正如我们在19b上曾看到过的那种。这种纹饰版本无需更多评论。这种纹饰发源于鸟的图形,后来由于加入云端纹而变形,后来又有了汉代的卷曲边饰的加入;其功能是为了让整个设计协调统一,让处于卷曲纹之间的神兽纹能够结合为一个整体。

图19b

图19b

汉代卷云纹的后续发展主要有两个方向。其中的一个很好描述。属于公元一世纪的lo-lang漆器展示了这种云纹的部分和整个的消解。云纹分解开消失了,而云端纹进一步得到发挥,最后终于发展为一种独立的装饰手段,具备了火焰纹的外形。这种分解最终也让动物纹消解;最后的阶段,它们和云端纹、卷云纹以及其他残云纹能够得以区别的唯一标志,只是因为颜色不同,动物纹用红色,而后者这些用黄色而已。

 

要理解第二种发展方向,我们必须回到上面提到的公元前2世纪的铜镜,同时讨论Hosokawa铜管,因为后者也可能是同时期的。我们说过,这些卷云纹构成了像连绵山峦图案,里面有神仙人物。或许这就是道教里面的仙山海岛,而道教仙人以及其他异人都住在这里。虽然这些主题是属于道教的,但其背景却是中国风格。中国的五岳,特别是山东的泰山,长久以来被认为是神仙洞府,和东海的仙山一样出名,铜镜上有很多这样的铭文可以佐证。其中一个铭文被科洛曲轮翻译为:“登上泰山,会遇见神人;……车轭无角龙;腾云驾雾上云霄……”,另一个铭文则说:“登上华山,凤凰围绕;将遇神人;永世不朽;寿与天齐”。

2.webp 3.webp

11111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 《中国艺术》(155)已关闭评论
  • 335 views
    A+
发布日期:2018年12月26日  所属分类:中国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