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艺术》(157)

编者按:《中国艺术》(Chinese Art)是西方早期研究中国艺术的重要文献,1958年在纽约出版,上下两卷。作者William Willetts(魏礼泽)(汉学家、西方艺术史家)从中国的地理特色着手,系统梳理了玉器、青铜器、漆器、丝绸、雕塑、陶瓷、绘画、书法、建筑等中国艺术的各个门类。他坚持客观描述作品的方法,“并不对所讨论器物给予美学价值论断,而是让器物自己说话”。

“让器物自己说话”,与观复博物馆“以物证史”的理念有异曲同工之妙。这也是我们选择翻译此书的原因。此次我们邀请到美国CCR(Chinese Cultural Relics《文物》英文版)翻译大奖获得者对此书进行正式专业的翻译,译者也是MLA(Modern Language Association International Bibliography美国现代语言协会国际索引数据库)和AATA(国际艺术品保护文献摘要)收录的美国出版期刊Chinese CulturalRelics的翻译团队成员。

本着尊重原著的原则,此次翻译将存疑处一一译出,其后附有译者注。现在就让我们跟随本书,在绚烂璀璨的器物中,感受中华文明的博大辉煌。

我们研究汉代艺术中的生命体纹饰究竟是何物时,还有一个难点。秦统一之后,肯定给中国人的社会和宗教观念带来调整,就像它也改变了知识界的面貌一样。但那些世代流传的宗教符号,比如青铜艺术上的动物纹饰,还是保留了其核心部分。而与之相关的信仰观念于汉代初年必然会沉潜到大众的想象中,需要慢慢清除。如果在哲学家的头脑中这些观念吸收了新的宇宙观,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些观念对于之后数个世纪的普通人来说就会造成改变。

 

与这些符号有关的崇拜仪式和信仰的早期历史大部分只能从文本中找到了。很明显,讨论汉代以前的民间传说、宗教和仪式的文本,甚至讨论历史事件的文本绝不会总是客观中立的记述,其历史资料来源悠远,或许是道听途说,但往往却是以今天的信条来给过去的思维模式贴标签。许多汉代以前的文本编纂就属于这种情况。关于汉代以前的社会和思想的纯猜测成分的权重,要是我们能分清自由式的和系统性的早期文献,就会减轻很多,这是克罗曲仑的观点。区分后的文献会变得贫乏,但这会少些扭曲,比西方现存的材料要客观得多。所以,虽然考古学让我们能够追溯动物图形的缓慢演变,从第三期青铜艺术到汉代的变化会看得清楚,但没有任何相关的历史材料能够帮助我们展示与之伴随的宗教观念的演变。

 

在有限的文本空间内,我们无法展示所有的汉代艺术的生命体造型。而我们下面涉及到的,是那些出现在漆器和丝绸上的纹饰。其中卓越的个案分为两类,四神和四灵兽,包括五种动物,其中有三个在图33已经出现。查尔斯顿在他研究汉代锦缎的论文中,辨认出这件丝绸上残留的纹饰主题,这些主题应该完全是中国本土的,尽管有人说其中一些来自西方,但这丝毫不能否定这件出自中国的事实。我们就如此认定毫无疑问,接下来谈谈它们的特征,既分组讨论,也有单个讨论。

图33

图33

2.webp 3.webp

11111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 《中国艺术》(157)已关闭评论
  • 298 views
    A+
发布日期:2019年01月04日  所属分类:中国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