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艺术》(162)

编者按:《中国艺术》(Chinese Art)是西方早期研究中国艺术的重要文献,1958年在纽约出版,上下两卷。作者William Willetts(魏礼泽)(汉学家、西方艺术史家)从中国的地理特色着手,系统梳理了玉器、青铜器、漆器、丝绸、雕塑、陶瓷、绘画、书法、建筑等中国艺术的各个门类。他坚持客观描述作品的方法,“并不对所讨论器物给予美学价值论断,而是让器物自己说话”。

“让器物自己说话”,与观复博物馆“以物证史”的理念有异曲同工之妙。这也是我们选择翻译此书的原因。此次我们邀请到美国CCR(Chinese Cultural Relics《文物》英文版)翻译大奖获得者对此书进行正式专业的翻译,译者也是MLA(Modern Language Association International Bibliography美国现代语言协会国际索引数据库)和AATA(国际艺术品保护文献摘要)收录的美国出版期刊Chinese CulturalRelics的翻译团队成员。

本着尊重原著的原则,此次翻译将存疑处一一译出,其后附有译者注。现在就让我们跟随本书,在绚烂璀璨的器物中,感受中华文明的博大辉煌。

Lo-lang发现的一件漆桌面上的龙纹的造型与上一件类似(图18a)。

图18a

图18a

这件的龙嘴大张,上下唇厚,吻部大,并上翘,前额巨大直立,龙角向后扫。图33的楼兰出土锦缎的龙纹和这个关系紧密。其腿明显属于猫科的腿,前爪上抬,西亚用过类似的姿势,而这种姿势在中国汉代已经成为定式。龙身长,尾巴长而卷曲。龙神无纹部分象征龙鳞;图像上只可见一个翅膀,龙颈长而呈拱形。

 

这件龙纹的头部特征属于此类的典型特征。其口鼻处长而窄,龙嘴宽大。龙下嘴唇处有胡须,上嘴唇有一突出的上翘的吻。龙冠上翘,龙角后张,角下有耳,这些器官在图中都有所表现。楼兰出土的多色丝绸上的龙和帕尔米拉锦缎上的龙则表现不同,因为它们属于大半身像。这类也在汉代艺术中常见;我们又一次看到的是长而像蛇的身躯,卷曲的尾巴和猫科的腿,龙翼,拱形颈,龙角和大的前额,龙口大张,龙牙似犬。

图33

图33

汉代龙纹的这种集合性质很快成为国家和皇室的一种标准特征,中国古物专家一定不会忽略。Wang Fu分析了它的结构,说:“龙有九似,头似骆驼,角似鹿,眼似兔子,耳似牛,身如蛇,腹似蛙,鳞似鲤鱼,爪似鹰,掌似虎。脊背龙鳞有81片……龙嘴两边有龙须,下颚有胡子”。

 

凤纹

 

汉代文献中对四神的称谓都是两个字,其中第一个字表示了颜色。青龙是绿色的,白虎是白色,玄武石黑色的,用以指代龟显得有限玄奥难懂,朱雀是红色的鸟。最后一个神主南方,对应夏季。所以在我们的讨论中,我们用凤鸟来指代它,这是惯例。但实际上,凤才是通常的翻译,而非朱雀,相当于中国所说的凤凰。我们能将凤凰和朱雀划等号吗?这是个问题。另外,凤可以通用于这两种指涉对象吗?

 

现在,中国和西方学者一样,在讨论中国古代的玄鸟时,完全抛开这些问题,混为一谈,结论模糊不清,回答不了上述提出的问题,所以最后都是草草了事。朱雀被认为就是凤凰;但也可以说是鹌鹑、野鸡、或者鹰。汉代艺术中的玄鸟有“朱雀、凤凰或鸾”之类的名称,其得名可能来自神话,用法不一致。我们要追溯其起源,不仅要看实际的动物来源,还要考虑孔雀、鹤、家鸡、缅甸丛林鸡等品类。这里我们只限制于以上观察。

3.webp 4.webp

11111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 《中国艺术》(162)已关闭评论
  • 119 views
    A+
发布日期:2019年01月23日  所属分类:中国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