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艺术》(163)

编者按:《中国艺术》(Chinese Art)是西方早期研究中国艺术的重要文献,1958年在纽约出版,上下两卷。作者William Willetts(魏礼泽)(汉学家、西方艺术史家)从中国的地理特色着手,系统梳理了玉器、青铜器、漆器、丝绸、雕塑、陶瓷、绘画、书法、建筑等中国艺术的各个门类。他坚持客观描述作品的方法,“并不对所讨论器物给予美学价值论断,而是让器物自己说话”。

“让器物自己说话”,与观复博物馆“以物证史”的理念有异曲同工之妙。这也是我们选择翻译此书的原因。此次我们邀请到美国CCR(Chinese Cultural Relics《文物》英文版)翻译大奖获得者对此书进行正式专业的翻译,译者也是MLA(Modern Language Association International Bibliography美国现代语言协会国际索引数据库)和AATA(国际艺术品保护文献摘要)收录的美国出版期刊Chinese CulturalRelics的翻译团队成员。

本着尊重原著的原则,此次翻译将存疑处一一译出,其后附有译者注。现在就让我们跟随本书,在绚烂璀璨的器物中,感受中华文明的博大辉煌。

从来没有人认真地研究过汉代的玄鸟的分类。我们一律称之为凤凰,是因为这种鸟和火存在联系,而中国的龙在西方文化中是一种负面形象,由来已久。查尔斯顿所说的关于汉代艺术的“无意义的话”我们不必当真,索尔比(Sawerby)就完全不同意这种观点; 后者强烈反对使用凤凰(phoenix)一词,原因是中国这里的玄鸟和西方的凤凰毫无相似之处,西方的凤凰“寿命百年,最后在火炉中涅槃,从灰烬中诞生新的凤凰”。他也不同意索绪尔(Saussure)的观点,说中国的鸟的特点是西方神话传说的来源。

 

凤凰和火之间的联系非常紧密,公元前4世纪的道士Ho-kuan Tzu就是这么认为的。他说:“凤凰属于十二生肖。属于纯火,是阴阳二气中阳的代表”。二纯火对应南方星的中间一颗,是火鸟的星座,而鸟头对应东方,鸟尾对应西方。这种说法的意义和沈括的观点一样,他说,“火鸟是鹌鹑的象征。火鸟的七星宿在南方,分别为“头”,“火”(心),尾。所以我们可以简单把凤凰,鹌鹑,朱雀三者在占星学中对应起来。

 

光明、热量和火与阳气有关,又与南方方位和夏季有关,这一点对于住在北纬的人们来说很明显。因为白天日照最强烈的时候是正午,也是太阳位于最高点时,所以一年之中,太阳位于最高点和最强烈时,就是仲夏。正午时,太阳位于顶点,方向为南方;夏至时的正午,一日的周期与一年的周期完全重合。选择鸟来充当阳气的象征并代表南方方位,我们可以找到上述的说法根据。沈括在探求他的玄鸟理论的过程中,指出红色就是这种鸟的某个类别的颜色,并代表了火。他还说,鸟在寻找居所时,总是选择树;这就是火需要木的原理。木象征春天,火象征夏天,这并非个人杜撰。

 

更为重要的是,中华鹌鹑正是在夏季从北方迁徙到南方,其出现和消失都很突然。它抵达黄河流域的时间正好预示着夏季的到来,而其离开表示秋天临近。另一方面,现代学者提到过的很多现实生活中的与凤凰类似的鸟,比如孔雀、野鸡、缅甸山鸡,都是南方的鸟,所以与南方火相联系并不奇怪;这种称谓和联想从南方流传到北方应该是现实,因为北方的家鸡应该是这些动物的后裔。

 

总而言之,我完全有理由相信,中国汉代的艺术家或多或少地把南方的火鸟作为一种生物集合来指代各种鸟。凤凰横空出世,代表喜庆吉祥,这种动物应该是南方来的迁徙物种,其匆匆到访导致各种流言猜想,人们想象其外貌和习性。不管火鸟和凤凰究竟是不是一种东西,汉代艺术家或许愿意忽略其差别,而统一加以描绘。

1.webp 2.webp

11111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 《中国艺术》(163)已关闭评论
  • 70 views
    A+
发布日期:2019年01月30日  所属分类:中国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