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艺术》(166)

编者按:《中国艺术》(Chinese Art)是西方早期研究中国艺术的重要文献,1958年在纽约出版,上下两卷。作者William Willetts(魏礼泽)(汉学家、西方艺术史家)从中国的地理特色着手,系统梳理了玉器、青铜器、漆器、丝绸、雕塑、陶瓷、绘画、书法、建筑等中国艺术的各个门类。他坚持客观描述作品的方法,“并不对所讨论器物给予美学价值论断,而是让器物自己说话”。

“让器物自己说话”,与观复博物馆“以物证史”的理念有异曲同工之妙。这也是我们选择翻译此书的原因。此次我们邀请到美国CCR(Chinese Cultural Relics《文物》英文版)翻译大奖获得者对此书进行正式专业的翻译,译者也是MLA(Modern Language Association International Bibliography美国现代语言协会国际索引数据库)和AATA(国际艺术品保护文献摘要)收录的美国出版期刊Chinese CulturalRelics的翻译团队成员。

本着尊重原著的原则,此次翻译将存疑处一一译出,其后附有译者注。现在就让我们跟随本书,在绚烂璀璨的器物中,感受中华文明的博大辉煌。

由于缺乏插图,我们也无需过多讨论龟。但围绕龟的问题还是很难解决的。我们用阴性来指代龟,我们是遵循了中国的传统,虽然这种传统没有一定说这就是阴性的。正如叶芝所说,“这种观念可能来源于解剖学的事实,即龟的生殖器藏在某种泄殖腔内,没有明显的性征”。所以,这种观念逐渐演变为,龟只能通过和蛇交配才能受孕。汉代和后代对四神的描绘,以及对四灵的描绘,都显示龟蛇处于交合状态。唐代之后,龟逐渐演变成后世道教中的神。

 

用龟甲进行占卜,流行于商代,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超自然力量总是和龟联系在一起,中国历史上很早就如此,河图洛书传说中,龟负载秘密图像从黄河中出水的传说也很流行。龟与北方方位的联系很明显。龟性情阴沉,冷血动物属,行动迟缓,行为诡秘,藏身于低洼水湿之处,是阴的精华。龟随着冬季的到来从公开活动中销声匿迹,象征着人类生活的遁形,象征死亡的季节,从农活中退缩,也对应北方女性闭门不出的季节。龙从冬眠中苏醒,也就是从阴的主宰中解放出来。

 

独角兽

 

麒麟,或称独角兽,属于祥瑞之一。在汉代,其出现象征着善治者的降临,和平时期的开端。四灵似乎其中一种。Kung tsung tzu (可能指《广成子》,译者注)一书指出,“天子降下奖赏时,天下熙宁,麒麟、凤凰,龟、龙就是征兆”。孔子降生时,应该就出现过麒麟。

 

《尔雅》说,麒麟身似山羊,尾似牛,独角;《说文解字》说,“麒麟,仁兽也,身似马,尾似牛,独角”。山东的浅浮雕上的瑞兽中,就有麒麟,其图像印在Chin Shih so一书中,很像马的造型,除了偶蹄和向后长得独角不像以外(图47)。其颈部健硕似马,胸部丰满,后身圆浑。我倾向于认为,这个图像的原型以及其他汉代麒麟造型的原型,应该是北方欧亚草原和古中国的壮硕的马匹,拉丁文名equus prjevalskii。特别是,其尾部有一撮毛从末梢翘起,而非从根部,这是这种马的特点。这种马在汉代艺术家那里是熟悉的事物;下一章还会讨论这种马的圆雕作品。

图47

图47

2.webp 3.webp

11111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 《中国艺术》(166)已关闭评论
  • 59 views
    A+
发布日期:2019年02月05日  所属分类:中国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