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艺术沾边 》第278篇 · 凤凰的祖宗竟然是它

虚极子按:“凤凰鸣矣,于彼高冈。梧桐生矣,于彼朝阳。”——《诗经·大雅·卷阿》

“在苍茫的大海上,狂风卷集着乌云。在乌云和大海之间,海燕像黑色的闪电,在高傲地飞翔……”这是高尔基同志对一场轰轰烈烈的无产阶级大革命到来之前的社会氛围的描述。但对于更加翻天覆地的人类文明的发生史,古埃及人利用金字塔和方尖碑上镀金的锥形尖顶“本本石”亘古如斯地为我们讲述着这样一个创世故事:在苍茫的大海上,原本一无所有,既没有狂风,也没有乌云,真真是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渐渐地一小片土丘在海中显露形骸,那就是生物最早的落脚点——“本本石”。一只名叫“贝努”(Benu)的鸟儿刚好飞过,疲惫的它终于在翱翔了亿万年后在汪洋中央觅得了这片栖息净土,然后就可以拉屎了……

▲ 金字塔塔顶的“本本石”,第十二王朝法老阿蒙涅姆赫特三世统治时期(约公元前1842-前1797年) 埃及开罗埃及博物馆藏

▲ 金字塔塔顶的“本本石”,第十二王朝法老阿蒙涅姆赫特三世统治时期(约公元前1842-前1797年)
埃及开罗埃及博物馆藏

有人认为贝努鸟就是“黄鹡鸰”——一种喜欢在溪流、河谷或湖畔出没的候鸟。

▲ 黄鹡鸰

▲ 黄鹡鸰

有时它又被说成是一种金红色羽毛的巨鹰,在拉神神庙前圣木燃起的火焰中创造了自己,正像后世希腊神话里在火中涅槃的“菲尼克斯”(Phoenix)一样。

▲ 德国童书绘本里的插图《凤凰涅槃》,1806年

▲ 德国童书绘本里的插图《凤凰涅槃》,1806年

但贝努鸟在古埃及各种艺术品中,尤其是新王国时期的视觉艺术中,往往呈现为苍鹭的样貌。它的个头和人几乎等同,鸟头后拖着两根飘逸的冠羽,周身羽毛或为金红色,或为四种颜色混杂。古生物学家认为,这是一种5000年前就已经灭绝了的巨型苍鹭(Ardea bennuides)。

▲ 古埃及纸莎草画上的贝努鸟

▲ 古埃及纸莎草画上的贝努鸟

 

按照神话传说,贝努鸟作为创世后的第一种生物降落到海中升起的本本石上,它用长喙敲击了几下石头,笃笃作响,召唤出一个创世大神“阿图姆”(Atum)。

▲ 贝努鸟头戴“阿泰夫”王冠

▲ 贝努鸟头戴“阿泰夫”王冠

天下的事往往无独有偶,世界的奇妙之处正在于文化间的对称性或相关性。在东亚也有一种鸟被广泛崇拜,东夷系的民族甚至奉其为始祖,它就是我们再熟悉不过的“凤凰”。《诗经·商颂·玄鸟》:“天命玄鸟,降而生商。”盖因《离骚》中有“凤皇既受诒兮,恐高辛之先我”的表述,故而郭沫若认为殷商民族的图腾“玄鸟”便是“凤凰”。令人惊讶的是,“凤凰”二字的上古读音竟然和“贝努”(Benu)异常接近。在现代日语里“凤凰”读为“ほうおう”(拉丁字母注音:houou),而在今日的科普特语(古埃及语的直系后代)里“贝努”的发音已经演变为“ouoein”——您不觉得这个词在日语和科普特语里的发音也极其相似吗?

▲ 商代玉凤,约公元前14~前11世纪,1976年河南省安阳市殷墟妇好墓出土,13.8 x 3.2 x 0.8 cm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 商代玉凤,约公元前14~前11世纪,1976年河南省安阳市殷墟妇好墓出土,13.8 x 3.2 x 0.8 cm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 《山海经》插图“九凤”——九头凤凰,清代绘画

▲ 《山海经》插图“九凤”——九头凤凰,清代绘画

埃及神话中的贝努鸟端立在四角锥形状的本本石尖上,召唤出创世大神阿图姆。如今,人们只能看到残存至今的本本石的象征物——金字塔的或方尖碑的镀金尖顶,鸟儿却一去不复返了。但当我们东亚人遥望那只端立在日本京都金阁寺的四角尖攒顶上的金凤时,是否能够脑补还原出太初之时贝努鸟栖停在本本石上的景象呢?

▲ 金阁寺 日本京都

▲ 金阁寺 日本京都

下期预告:不可描述的创世大神

11111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 《与艺术沾边 》第278篇 · 凤凰的祖宗竟然是它已关闭评论
  • 108 views
    A+
发布日期:2018年12月07日  所属分类:与艺术沾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