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艺术沾边 》第280篇 · 酒里猫花园

虚极子按:在水里你看到的只是自己的脸,在酒里却能看到内心的花园。

话说海中原丘上,造物主阿图姆(后世和太阳神“拉”合二为一)遗世独立,形影相吊。忽照见水中自己的影,遂依影造出第一对神祇——(Shu)和泰芙努特(Tefnut)。舒是儿子,是造物主一口气呼出来的,所以掌管风、空气和阳光,代表着秩序,但其名字也含有“干旱”之意;泰芙努特是女儿,是造物主一个喷嚏打出来的,所以专司雨水和湿气,同时也制造着混乱、瓦解和腐烂。

▲ “祭祀阿蒙神”碑:祭司(左一)面对的三位神祇依次是阿图姆、舒和泰芙努特。托勒密王朝时期(公元前305-前30年),木板漆画,底比斯出土,84.7 x 53 x 3 cm  法国巴黎卢浮宫博物馆藏

▲ “祭祀阿蒙神”碑:祭司(左一)面对的三位神祇依次是阿图姆、舒和泰芙努特。托勒密王朝时期(公元前305-前30年),木板漆画,底比斯出土,84.7 x 53 x 3 cm
法国巴黎卢浮宫博物馆藏

▲ 舒的头上插着鸵鸟的羽毛,让人联想到风

▲ 舒的头上插着鸵鸟的羽毛,让人联想到风

泰芙努特的形象往往是狮首人躯,头上饰有蛇和日盘。据说当她的父亲太阳神拉每天巡视人间时,她便化作太阳的一只眼睛,熊熊燃烧,直到把拉神的对手统统烧成灰烬。

▲ 泰芙努特

▲ 泰芙努特

▲ 拉美西斯二世(右一)不是在抽烟袋,而是在向埃及诸神供奉祭品,坐在左二位置的便是狮头女神泰芙努特 努比亚Wadi es-Sebua神庙浮雕,公元前13世纪

▲ 拉美西斯二世(右一)不是在抽烟袋,而是在向埃及诸神供奉祭品,坐在左二位置的便是狮头女神泰芙努特
努比亚Wadi es-Sebua神庙浮雕,公元前13世纪

泰芙努特的暴烈性格让人不禁想起孟菲斯地域神话中的母狮神“塞赫麦特”(Sekhmet)。她也是狮头人身,头上也顶着太阳盘和眼镜蛇,并且作为太阳神之女从神目中诞生,喷射着炽热的火焰,强迫世间的恶徒品尝烈焰焚身的滋味。

▲ 塞赫麦特石像 意大利都灵埃及博物馆藏

▲ 塞赫麦特石像
意大利都灵埃及博物馆藏

在当时埃及的现实世界里,女性无法享受到和男性同等的权利,所以在很多艺术作品中女神往往都谦恭地站在男神背后。但当女神愤怒时,似乎比男神更具杀伤力。传说泰芙努特有一次和父亲太阳神吵架,一怒之下负气出走,跑到了尼罗河上游的努比亚地区,变成母狮四处吃人。

▲ 墓碑浮雕两旁的塞赫麦特石像 德国柏林埃及博物馆藏

▲ 墓碑浮雕两旁的塞赫麦特石像
德国柏林埃及博物馆藏

由于泰芙努特掌管着雨水,她的出走导致埃及赤野千里、颗粒无收。为了让任性的女儿回家,为了挽救饥饿难耐的埃及百姓和惊恐万状的努比亚人,拉神无奈地派出儿子舒和智慧神托特。他们化作狒狒,以歌舞取悦于泰芙努特,劝她回心转意。然而母狮的怒气难消,依然大开杀戒。托特于是将红色的石榴汁掺进啤酒,倒进湖中,让泰芙努特误以为是人血。母狮追杀人类后,口渴难忍,见满池皆是“人血”,咕咚咕咚喝了起来,喝罢摇摇晃晃,倒卧湖畔,一醉不起。

▲ 塞赫麦特护身符,青铜 奥地利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藏

▲ 塞赫麦特护身符,青铜
奥地利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藏

▲ 装饰有塞赫麦特狮头的颈饰(Aegis),第三中断期(公元前900-前750年),黄金,6.8 x 6.6 x 6.8 cm 美国巴尔的摩沃尔特斯艺术博物馆藏

▲ 装饰有塞赫麦特狮头的颈饰(Aegis),第三中断期(公元前900-前750年),黄金,6.8 x 6.6 x 6.8 cm
美国巴尔的摩沃尔特斯艺术博物馆藏

等到泰芙努特醒来时,她已不再是凶残的母狮,她变成了一只安静温柔、充满爱心的努比亚猫——芭斯特(Bastet)

▲ 芭斯特猫神雕像,后王朝晚期(公元前664-前332年),青铜配金饰 英国伦敦大英博物馆藏

▲ 芭斯特猫神雕像,后王朝晚期(公元前664-前332年),青铜配金饰
英国伦敦大英博物馆藏

今人认为,芭斯特猫神的原型是“阿比西尼亚猫”,产自与努比亚(今苏丹)接壤的埃塞俄比亚。这种猫近似于野性十足的山猫,活泼好动,不喜拘束,而且周身黄色的短毛,无丝毫斑点或条纹,远看俨然是一只幼狮。

▲ 阿比西尼亚猫

▲ 阿比西尼亚猫

女人,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在绯红的美酒里,母狮终于照见了自己温柔如猫的内心花园。

下期预告:女人能顶整个天

11111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 《与艺术沾边 》第280篇 · 酒里猫花园已关闭评论
  • 469 views
    A+
发布日期:2018年12月14日  所属分类:与艺术沾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