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艺术沾边 》第284篇 · 朕也是个绿脸的汉子

虚极子按:朕虽不是绿巨人,也不是怪物史瑞克,更不是忍者神龟或阿凡达,但朕也是个绿脸的汉子。

他端坐在太阳城的中央,凉爽的北风掠过地中海岸边,吹拂着他的王座,他令尼罗河水不再肆虐,他教会了人们稼穑,他保佑他的子民不再饿肚子,他就是埃及人民心中最亲最亲的红太阳——奥西里斯同志思密达~~!

▲ 奥西里斯

▲ 奥西里斯

冒着被法老诅咒的危险,虚极子要向你们公开一下奥西里斯的个人信息(个人财产除外):

姓名:奥西里斯

别名:俄塞里斯、欧西里斯、乌西里斯

英文名:Osiris/Usiris

 

11

 

 

性别:男(暂定)

出生日期:5300年前的某个满月某个落日

籍贯:埃及

身份证号码:314159265358979323

户口所在地:赫里奥波利斯(Heliopolis)

出身:神

成分:贫农

职业:法老/阎王

参加工作时间:生前/死后

▲ 奥西里斯同志侧面不免冠三寸近照

▲ 奥西里斯同志侧面不免冠三寸近照

奥西里斯的人设通常是这个样子滴:留着翘胡子,周身紧裹白布,只露出头和双手,头戴“阿泰夫王冠”(Atef crown),就是上埃及的王冠两旁加饰红色的鸵鸟羽毛。

▲ 阿泰夫王冠

▲ 阿泰夫王冠

▲ 上埃及王冠是不是有点儿像保龄球球瓶? 奥西里斯头像,第二十六王朝后期(约公元前595-前525年),板岩,20 x 12 cm 美国纽约布鲁克林博物馆藏

▲ 上埃及王冠是不是有点儿像保龄球球瓶?
奥西里斯头像,第二十六王朝后期(约公元前595-前525年),板岩,20 x 12 cm
美国纽约布鲁克林博物馆藏

奥西里斯还有一大相貌特征,他的肤色非白非黑非黄,而是绿色的,虽然他既不是绿巨人,也不是怪物史瑞克,更不是忍者神龟或阿凡达……

▲ 想想“面有菜色”庶几乎差不离

▲ 想想“面有菜色”庶几乎差不离

奥西里斯之所以是位绿种人,完全是因为他的神职所致——他教会埃及人农耕稼穑,所以被拉神封为农神、水神和植物神,专司农作物的生长与丰饶。总之,好干部在其位谋其政,干什么像什么——既然是位种草的,那么脸色自然也要绿油油的嘛!

▲ 森尼杰姆(第十九王朝的一位工匠)的墓穴壁画上的奥西里斯

▲ 森尼杰姆(第十九王朝的一位工匠)的墓穴壁画上的奥西里斯

太阳神“拉”见奥西里斯如此英明神武、勤政爱民,不但封他作了神,还在赫里奥波利斯城为他加冕,封他为法老。

▲ 赫里奥波利斯神庙入口的石膏模型,108 x 87.6 x 111.8 cm 美国纽约布鲁克林博物馆藏

▲ 赫里奥波利斯神庙入口的石膏模型,108 x 87.6 x 111.8 cm
美国纽约布鲁克林博物馆藏

小贴士:赫里奥波利斯(Heliopolis)是个希腊语的名字,就是“太阳城”的意思,它在前王朝时期(公元前3150-前2686年)一直是古埃及人祭祀太阳神的中心,也是除了孟菲斯和底比斯之外的第三座最重要的埃及圣城。另外,埃及“九柱神”的崇拜中心也在赫里奥波利斯,所以它也被称作“众神之乡”,相当于古希腊神话里的奥林匹斯山。该城位于下埃及尼罗河三角洲的南端,如今已经属于大开罗城的一部分了。

▲ [法]莱昂·科涅(Léon Cogniet,1794-1880)《赫里奥波利斯战役》,1837年,油画 法国巴黎凡尔赛宫藏 画中表现的是1800年拿破仑攻打埃及赫里奥波利斯城时的战斗场面

▲ [法]莱昂·科涅(Léon Cogniet,1794-1880)《赫里奥波利斯战役》,1837年,油画
法国巴黎凡尔赛宫藏
画中表现的是1800年拿破仑攻打埃及赫里奥波利斯城时的战斗场面

在奥西里斯这位德才兼备的好法老的统治下,埃及开启了农耕文明时代,人民自此过上了安居乐业、物阜民丰的美好生活。于是乎,每当旱季来临、禾稼枯黄之时,古埃及人便认为绿脸的奥西里斯死了;而一旦尼罗河水再度丰盈、万物重新欣欣向荣时,人们相信奥西里斯又复活了。

那么,这位不断死而复生的绿脸汉子为什么总以身缠裹尸布的形象出现呢?难道他喜欢玩儿日式虐恋捆绑吗?下篇文章我们揭秘这个细思极恐的现象。

下期预告:戴绿帽子的土豚11111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 《与艺术沾边 》第284篇 · 朕也是个绿脸的汉子已关闭评论
  • 251 views
    A+
发布日期:2018年12月28日  所属分类:与艺术沾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