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艺术沾边 》第285篇 · 戴绿帽子的土豚

虚极子按:人类的文明史就是一部在绿帽子下展开的斗争史。

话说天母地父男下女上地阴阳交泰出了两男两女:大儿子奥西里斯,二儿子塞特,大女儿伊西丝,二女儿奈芙蒂斯。待孩子们成人后,神爹神妈又令他们两两相配,结为夫妻:大儿子娶了大女儿,二儿子娶了二女儿。听上去还是蛮合乎逻辑的哈!就是~~咱不知道这么熟的熟人之间操作起来怎么好意思下手呢……

▲ 奥西里斯手握曲柄杖和连枷

▲ 奥西里斯手握曲柄杖和连枷

▲ 墓穴壁画上的奥西里斯,此处他没有头戴“阿泰夫王冠”(Atef Crown),而只是佩戴着简单的“王巾”。 卢克索西岸编号为TT3的墓室壁画,墓主人Pashedu在法老塞提一世的王庭里身兼二职:王室艺术家和建筑工头。

▲ 墓穴壁画上的奥西里斯,此处他没有头戴“阿泰夫王冠”(Atef Crown),而只是佩戴着简单的“王巾”。
卢克索西岸编号为TT3的墓室壁画,墓主人Pashedu在法老塞提一世的王庭里身兼二职:王室艺术家和建筑工头。

奇妙的是,这两男两女后来竟然还有了一枚爱(luàn)情(lún)的结晶——阿努比斯!小结晶嘴里爷爷奶奶姥姥姥爷一通乱叫,反正他爷爷就是他姥爷,奶奶和姥姥也是同一个人。直到今天,西方称谓里的grandpa和grandma依然不能确指家里的老人到底是哪头儿的。看来这就是文化的巨大惯性,不服不行啊!

阿努比斯手执沃斯权杖“Was”和生命之符安可“Ankh”

阿努比斯手执沃斯权杖“Was”和生命之符安可“Ankh”

▲ 阿努比斯的原型是胡狼

▲ 阿努比斯的原型是胡狼

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傻傻分不清楚还则罢了,麻烦的是阿努比斯只知其母是奈芙蒂斯,不知他爹究竟是塞特or奥西里斯。母权制社会向父权制社会过渡的时代,兹事体大,否则定要严重冲击当时刚刚建立起来的父权社会核心价值观。

▲ 塞特(Seth)所持圣物和阿努比斯一模一样

▲ 塞特(Seth)所持圣物和阿努比斯一模一样

若论相貌,阿努比斯和奈芙蒂斯的老公“塞特”还是蛮像的:爷儿俩都有一双大长耳朵,区别仅在于爹的耳朵没尖儿;爷儿俩大长脸也很像嘛,不过儿子没有爹的鹰钩鼻。如果说胡狼神阿努比斯善于掏洞,那他爹土豚神塞特的挖掘技术简直就是蓝翔毕业的。穴居于地下的土豚昼伏夜出,主要以白蚁为食,所以也叫“蚁熊”或“非洲食蚁兽”。

▲ 别看土豚和袋鼠的个头儿差不多,但身板更加粗壮

▲ 别看土豚和袋鼠的个头儿差不多,但身板更加粗壮

▲ 土豚一旦挥舞起铁锨般的前后爪,分分钟就能挖开混泥土一样坚硬的白蚁巢

▲ 土豚一旦挥舞起铁锨般的前后爪,分分钟就能挖开混泥土一样坚硬的白蚁巢

别看土豚神塞特长得猪头猪脑,远没有他哥绿脸的奥西里斯帅,但在拉神的太阳船上他却是位战斗力爆棚的御前侍卫:塞特每天都要保护太阳神“拉”免受巨蛇“阿颇菲斯”(Apophis)的侵袭。由于这条蛇精能不断复活,所以塞特必须每夜用纸莎草做的长矛将它刺死一遍,否则转天就没有转天了。

▲ 莎草纸画《塞特保卫太阳船》,第二十一王朝(公元前1085-约945年) 埃及开罗埃及博物馆藏

▲ 莎草纸画《塞特保卫太阳船》,第二十一王朝(公元前1085-约945年)
埃及开罗埃及博物馆藏

局部

局部

▲ 穴居在地下的夜行土豚启发了古埃及人创造出塞特每夜斩蛇护日的神话情节

▲ 穴居在地下的夜行土豚启发了古埃及人创造出塞特每夜斩蛇护日的神话情节

虽说塞特战功赫赫、忠心耿耿,然而人们还是更喜欢带给世间温饱和生机的“小绿脸”奥西里斯。于是,拉神在赫里奥波利斯为老大奥西里斯加冕,使其成为备受拥戴的法老。这一下子引爆了老二塞特心中郁积已久的不满和嫉妒,更何况他发现妻子奈芙蒂斯经常和大伯子奥西里斯眉来眼去的,而且他还听到人们在背后风言风语:被塞特视为掌上明珠的阿努比斯虽然长得随塞特,但其实是奥西里斯打的种,谁让塞特每天晚上都要跑出去在地下和巨蛇搏斗呢,老大奥西里斯趁虚而入和奈芙蒂斯春宵一刻也未尝不可啊……

▲ 塞特雕像头部特写,第二十王朝(公元前12世纪初) 埃及开罗埃及博物馆藏

▲ 塞特雕像头部特写,第二十王朝(公元前12世纪初)
埃及开罗埃及博物馆藏

塞特觉得这世界不公平,为何人们都喜欢帮助成功者?兴许长相、谈吐和床上功夫更能博取人们尤其是女人们的欢心?塞特想不通,整日里觉得头上总是绿云扰扰的——那是世人合谋送给他的一顶绿帽子。塞特怒了。哪怕土豚心再钝感,也受不了这样的奇耻大辱啊!他挥了挥铁锨一般的爪子,恨不得把情敌一掌拍墙上抠都抠不下来,但最终他沉下心来,决定以一种更加变态的方式为此事作个了断……

下期预告:总有一款棺材适合你

11111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 《与艺术沾边 》第285篇 · 戴绿帽子的土豚已关闭评论
  • 294 views
    A+
发布日期:2019年01月02日  所属分类:与艺术沾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