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艺术沾边 》第288篇 · 体外受孕的鸟人

虚极子按:爱之信,信之力,灵与灵的撞击,见证了神奇的感孕。

 

书接前文。话说奥西里斯的尸体被塞特剁成了七大块八小块,伊西丝历经千辛万苦将尸块一一寻回,在庶子胡狼神阿努比斯的帮助下,把丈夫的尸体制成了有史以来第一具木乃伊。但丈夫的尸体已残缺不全,那话儿已被鲶鱼吞噬,不但无法还阳重夺被弟弟塞特篡夺的王位,而且再也不能使伊西丝受孕了。

▲ 奥西里斯在阴间(Duat)当上了冥王,专司对亡灵的审判,伊西丝站在老公身后助他一臂之力 埃及开罗埃及博物馆藏

▲ 奥西里斯在阴间(Duat)当上了冥王,专司对亡灵的审判,伊西丝站在老公身后助他一臂之力
埃及开罗埃及博物馆藏

如果皇后不能为故去的法老生下一个男婴,那么篡位的塞特将会彻底得逞。情急之下,伊西丝化身为鸢或隼,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老鹰,扇动着翅膀扑到奥西里斯身上,一边念动咒语希望丈夫快快复活,一边以不可思议的方式受孕成功,怀上了奥西里斯的继承人——隼头神“荷鲁斯”(Horus)。

▲ 伊西丝化身为鹰隼扑向奥西里斯的尸身 埃及阿拜多斯 第十九王朝法老塞提一世(公元前1318年—公元前1304年在位)陵墓神庙浮雕

▲ 伊西丝化身为鹰隼扑向奥西里斯的尸身
埃及阿拜多斯 第十九王朝法老塞提一世(公元前1318年—公元前1304年在位)陵墓神庙浮雕

▲ 鸢隼之类的猛禽不但视力极佳,而且能在空中振翅悬停

▲ 鸢隼之类的猛禽不但视力极佳,而且能在空中振翅悬停

在古埃及众多艺术品中,荷鲁斯经常被塑造成头戴红白双冠的鸢隼形象或鹰头人身的“鸟人”形象。

埃德夫(Edfu)神庙门前的荷鲁斯雕像

埃德夫(Edfu)神庙门前的荷鲁斯雕像

▲ 荷鲁斯的经典形象:隼头人身,头戴红白双冠,腰缠亚麻短裙,身后拖一根牛尾象征力量,一手执沃斯权杖象征权力和幸运,一手拎生命之符

▲ 荷鲁斯的经典形象:隼头人身,头戴红白双冠,腰缠亚麻短裙,身后拖一根牛尾象征力量,一手执沃斯权杖象征权力和幸运,一手拎生命之符

作为天空之神和光明之神,荷鲁斯庇护着法老、世界和孩子。所以,有时他也以幼童形象出现在雕塑和壁画里。

▲ 青铜雕像“伊西丝把荷鲁斯抱在腿上”,公元前680-640年,青铜错银 美国巴尔的摩沃尔特斯美术馆藏

▲ 青铜雕像“伊西丝把荷鲁斯抱在腿上”,公元前680-640年,青铜错银
美国巴尔的摩沃尔特斯美术馆藏

不得不承认,奥西里斯的复活主题、伊西丝处女生子的离奇情节以及母子相拥的艺术形象,无不令人联想到后世基督教里圣母和耶稣的故事。故而,欧洲人在追忆自己的文化源头时,往往要上溯到古埃及文明。这一看似出于文化攀附心理的作法反倒为今人勾勒出一幅文明的火种如何从埃及、西亚到希腊、罗马直至阿尔卑斯山以北地区和大西洋彼岸迁流播转的路线图。

▲ [意]拉斐尔《西斯廷圣母》,1513-1514年,油彩布面,256 × 196 cm 德国德累斯顿历代大师画廊藏

▲ [意]拉斐尔《西斯廷圣母》,1513-1514年,油彩布面,256 × 196 cm
德国德累斯顿历代大师画廊藏

伊西丝在一片叫作“布托”(Buto)的沼泽地(位于尼罗河三角洲西侧)含辛茹苦地把荷鲁斯拉扯大,指望着儿子有一天能替父报仇。荷鲁斯长大成人后,伊西丝带他来到拉神的宝殿上,当着众神之面揭露了塞特弑兄篡位的恶行,请求诸神支持荷鲁斯重新登上法老的宝座。

▲ 图坦卡蒙法老的宝座 埃及开罗 埃及博物馆藏

▲ 图坦卡蒙法老的宝座
埃及开罗 埃及博物馆藏

▲ 座椅靠背细节——法老与他的王后

▲ 座椅靠背细节——法老与他的王后

但对于年迈昏聩的拉神来说,只有“维稳”兹事体大,他劝伊西丝息事宁人,让塞特把法老之职永远当下去吧。固执的拉神不愿再和伊西斯就此事进行谈判,伊西丝心生一计,让帮忙抚育过荷鲁斯的爱神兼美神哈托尔(Hathor)去劝说拉神。哈托尔很豪迈,来到拉神面前直接解开衣襟向他展露自己的私部……欲知老迈年高的拉神见此景能作出何等反应,请见下篇。

▲ 黄金坠饰:奥西里斯一家人(奥西里斯居中,伊西丝居右,荷鲁斯居左),第二十二王朝(公元前874-前850年),黄金、青金石和红色玻璃,9 x 6.6cm 法国巴黎卢浮宫博物馆藏

▲ 黄金坠饰:奥西里斯一家人(奥西里斯居中,伊西丝居右,荷鲁斯居左),第二十二王朝(公元前874-前850年),黄金、青金石和红色玻璃,9 x 6.6cm
法国巴黎卢浮宫博物馆藏

下期预告:你是我的小呀小河马

11111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 《与艺术沾边 》第288篇 · 体外受孕的鸟人已关闭评论
  • 473 views
    A+
发布日期:2019年01月14日  所属分类:与艺术沾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