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艺术沾边 》第291篇 · 当精子被召唤时

虚极子按:权力欲总能让人变得自以为聪明,虽然在众人眼中他早已成为小丑。

 

塞特为了保住王位机关算尽,甚至对侄子荷鲁斯进行了有史以来最早的男男性侵。众神听眉飞色舞的塞特把那龌龊之事讲得口沫横飞,不由得信以为真,皆欲借此故褫夺荷鲁斯的王位继承权。处于人类文明之初的古埃及尚未针对性侵男性的罪行立法,所以受害者是得不到任何保护和赔偿的,反而要遭受第二重伤害——被集体排斥。一旦诸神裁定荷鲁斯是个“受”,那么他的王位反而要拱手让给恶贯满盈的塞特了。希腊神话中宙斯劫掠特洛伊王子伽倪墨得斯(Ganymedes)充作侍酒娈童,其中就包含着希腊对特洛伊王国的征服意味。

▲ [德]威廉·贝特纳《宙斯亲吻伽倪墨得斯》,油彩布面,177 x 125 cm 德国柏林私人收藏

▲ [德]威廉·贝特纳《宙斯亲吻伽倪墨得斯》,油彩布面,177 x 125 cm
德国柏林私人收藏

众神一边喧闹着,一边纷纷朝荷鲁斯吐口水。荷鲁斯不慌不忙,朗声笑道:“真正被侮辱的是塞特,他才是贱人!”众神听罢面面相觑,一时间无法辨别真伪贵贱。正当这时,智慧神托特(Thoth)计上心来。

▲ 圣鹮托特

▲ 圣鹮托特

托特是一只圣鹮,长着向下弯曲的长喙,他是埃及象形文字的发明者,掌握着一切智慧和艺术,为诸神充当文书和参谋,此外他还辅佐奥西里斯在阴间主持灵魂的审判,并且教导过年幼的荷鲁斯,保护过伊西丝母子二人。现在托特当众开始呼唤塞特的精子,若有东西从荷鲁斯体内跳出来,便证明荷鲁斯的确被塞特X过。结果,呼唤完之后,荷鲁斯身上一点儿动静都没有。然后,托特又开始呼唤荷鲁斯的精子,这一下轮到误吞精液沙拉的塞特出丑了:荷鲁斯的精子在塞特的肚子里朗声应答了托特,俄顷从塞特头上冒了出来,迎风便长,长成了一个金光灿灿的太阳盘!恼羞成怒的塞特想把太阳盘从头上打掉,托特眼疾手快将它夺下,最终把太阳盘安在了荷鲁斯的王冠上。从此,荷鲁斯与拉神的形象合二为一。

▲ 古埃及文明晚期,拉神和荷鲁斯的形象合并成“拉·哈拉胡提”(Ra-Horakhty),意为“拉是两条地平线上的荷鲁斯”

▲ 古埃及文明晚期,拉神和荷鲁斯的形象合并成“拉·哈拉胡提”(Ra-Horakhty),意为“拉是两条地平线上的荷鲁斯”

至此,塞特已是满盘皆输,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但他心犹不甘,闹着要和荷鲁斯比赛划船。比赛中愚蠢的塞特用的是石船,睿智的荷鲁斯用的是涂抹石膏的杉木船,结果自然是荷鲁斯大获全胜,而塞特则沉到河底变成了河马。

▲ 荷鲁斯和塞特为拉美西斯三世加冕,说明这位法老同时得到了上下埃及神祇的共同护佑 第二十王朝(公元前12世纪初),石雕 埃及开罗埃及博物馆藏

▲ 荷鲁斯和塞特为拉美西斯三世加冕,说明这位法老同时得到了上下埃及神祇的共同护佑
第二十王朝(公元前12世纪初),石雕
埃及开罗埃及博物馆藏

▲ 石雕背面

▲ 石雕背面

鹰神荷鲁斯原本是上埃及的保护神,下埃及崇拜的则是土豚神塞特。这场王位争夺战以荷鲁斯的胜利而告终,充分说明上埃及最终吞并了下埃及,成为人生最大赢家。荷鲁斯的父亲奥西里斯执政时期,上埃及尚未实现统一大业,这从奥西里斯所戴王冠上便可轻易找到证据:奥西里斯的“阿泰夫王冠”(Atef crown)主体是白色的上埃及王冠,两旁加饰红色的鸵鸟羽毛。

▲ 阿泰夫王冠

▲ 阿泰夫王冠

▲ 奥西里斯在阴间主持灵魂审判 埃及开罗埃及博物馆藏

▲ 奥西里斯在阴间主持灵魂审判
埃及开罗埃及博物馆藏

而到了子辈荷鲁斯当政时,王冠已换成了“双王冠”——红色的下埃及王冠上套一个白色的上埃及王冠,就像把保龄球球瓶塞进了红色的马桶。

▲ 头戴双王冠的荷鲁斯

▲ 头戴双王冠的荷鲁斯

而奥西里斯和荷鲁斯父子两代人之间的政坛板荡、中道崩殂和不绝如缕,似乎都在暗示着当时上埃及在统一过程中曾经遭遇过以塞特为首的下埃及人的殊死抵抗。——这就是历史通过神话传说以及艺术形象向我们暗中传递的某种真实。

魔鬼寓于细节中,魔鬼名叫真实。

下期预告:老腊肉和小鲜肉

11111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 《与艺术沾边 》第291篇 · 当精子被召唤时已关闭评论
  • 260 views
    A+
发布日期:2019年01月28日  所属分类:与艺术沾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