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艺术沾边 》第292篇 · 老腊肉和小鲜肉

虚极子按:私有制和父权制竟然起源于老腊肉希望给小鲜肉留下一根粗大的风干火腿。

 

奥西里斯和塞特之间的兄弟恩怨,伊西丝和奈芙蒂斯姐妹共侍一夫,塞特对儿子阿努比斯的血统无比在乎,以及最后因此而上演的一桩血腥碎尸案,当然还有人类历史上最早的那具木乃伊……这出剧情狗血的历史公案看似怪力乱神,其实归根结底都和“腌肉”技术在人类历史中的出现息息相关。

1.webp

我们今人看待这段历史公案时会觉得这是一桩“自古奸情出人命”的典型案例——大哥与弟媳私通在先,导致二弟以极端手段报复过度。但为何古埃及人却把同情的泪水更多地洒向大哥奥西里斯呢?如果我们退回到当时的历史语境中便会发现,二弟塞特之所以对妻子私通和儿子血统这件事如此耿耿于怀,是因为他的婚姻观念已经由“群婚制”过渡到“对偶婚”阶段,甚至有了一夫一妻的“单偶婚”意识。

▲ 妮菲塔莉(拉美西斯二世的王后)墓壁画:奥西里斯和羊头太阳神“瑞”合体(中),两旁站着他的两位妻子——伊西丝(右)和奈芙蒂斯(左) 第十九王朝(公元前1295-前1186年)

▲ 妮菲塔莉(拉美西斯二世的王后)墓壁画:奥西里斯和羊头太阳神“瑞”合体(中),两旁站着他的两位妻子——伊西丝(右)和奈芙蒂斯(左)
第十九王朝(公元前1295-前1186年)

母系氏族社会盛行“群婚制”。群婚的前期类型为血缘群婚,即由血缘集团内部同一辈分的男女成员互相婚配,如奥西里斯兄弟姊妹四人那样。族内通婚的可怕之处在于新生儿的体质孱弱多病,极其容易夭折。所以,在母系氏族社会后期又发展出两个部落之间的族外群婚,即一个部落的一群男子与另一部落的一群女子集体通婚。

▲ 待字闺中的女孩们

▲ 待字闺中的女孩们

▲ 来势汹汹的男孩们

▲ 来势汹汹的男孩们

在盛行族群间群婚的时代,孩子只知其母,不知其父。那时,姨母的地位几乎与亲生母亲一样重要,比如奈芙蒂斯所生的儿子阿努比斯就是由奈芙蒂斯的姐姐伊西丝一手带大的。对于孩子来说,区分父亲和叔伯完全是不可能的,同时也毫无必要,因为互为兄弟的男人们对精准地确认自己亲生后代这件事并不介意,他们会齐心协力共同抚养所有的(男)孩子,而这些新生代的小鲜肉们携带着共同的Y染色体脱氧核糖核酸单倍群。这样看来,奥西里斯与弟媳较随意地发生关系以及阿努比斯身世不明等细节都在说明:奥西里斯处理婚姻时所持的态度是典型的族外群婚式的。奥西里斯兄弟的婚姻原本已具有确定配偶对象的色彩,但喜欢开车的大哥这回开了历史的倒车,那就不要怪二弟对他痛下杀手了。

▲ 荷鲁斯(左)和塞特(右)为拉美西斯三世(中)加冕,第二十王朝(公元前12世纪初),石雕 埃及开罗埃及博物馆藏

▲ 荷鲁斯(左)和塞特(右)为拉美西斯三世(中)加冕,第二十王朝(公元前12世纪初),石雕
埃及开罗埃及博物馆藏

塞特所坚持的对偶婚出现在人类文明由渔猎向农耕过渡的历史时期,其真正的幕后推手是私有制的产生。过去有一种主流观点认为,私有制的产生是因为农业生产有了剩余,于是人们尤其是男人们产生了把粮食当作重要财产遗留给自己亲生子嗣的冲动,所以他们急于确定哪些孩子是自己的而非兄弟的后代。

▲ 小麦、水稻和玉米并称三大谷物,小亚细亚、两河流域以及尼罗河谷都是最早驯化小麦的地区

▲ 小麦、水稻和玉米并称三大谷物,小亚细亚、两河流域以及尼罗河谷都是最早驯化小麦的地区

▲ [荷]梵高《麦田上的群鸦》,1890年,油彩画布,50.2 x 103 cm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博物馆藏

▲ [荷]梵高《麦田上的群鸦》,1890年,油彩画布,50.2 x 103 cm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博物馆藏

如果男性亲代急于确定亲生子代的冲动当真源于粮食财产的继承渴求的话,那么为什么身为农神的奥西里斯没有把弟弟塞特杀死,反而被后者谋杀并碎尸了呢?显然,早期人类文明中身为父亲的老腊肉们想留传给小鲜肉们的并不是粮食,而是一根粗大的风干火腿。欲知火腿和木乃伊、父权制以及对偶婚姻之间的因果关系,咱们下篇文章里继续侃。

下期预告:风干火腿木乃伊

11111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 《与艺术沾边 》第292篇 · 老腊肉和小鲜肉已关闭评论
  • 207 views
    A+
发布日期:2019年01月30日  所属分类:与艺术沾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