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艺术》(184)

编者按:《中国艺术》(Chinese Art)是西方早期研究中国艺术的重要文献,1958年在纽约出版,上下两卷。作者William Willetts(魏礼泽)(汉学家、西方艺术史家)从中国的地理特色着手,系统梳理了玉器、青铜器、漆器、丝绸、雕塑、陶瓷、绘画、书法、建筑等中国艺术的各个门类。他坚持客观描述作品的方法,“并不对所讨论器物给予美学价值论断,而是让器物自己说话”。

“让器物自己说话”,与观复博物馆“以物证史”的理念有异曲同工之妙。这也是我们选择翻译此书的原因。此次我们邀请到美国CCR(Chinese Cultural Relics《文物》英文版)翻译大奖获得者对此书进行正式专业的翻译,译者也是MLA(Modern Language Association International Bibliography美国现代语言协会国际索引数据库)和AATA(国际艺术品保护文献摘要)收录的美国出版期刊Chinese CulturalRelics的翻译团队成员。

本着尊重原著的原则,此次翻译将存疑处一一译出,其后附有译者注。现在就让我们跟随本书,在绚烂璀璨的器物中,感受中华文明的博大辉煌。

许多商贸人员和早期的佛教入华传道僧人是粟特人;他们的语言成为了中亚的通行语。

 

三国时期(220-65),洛阳成为佛教活动的中心。第一个戒本是印度僧人昙摩迦罗(Dharmakala)于该世纪中期传入;我们还知道,他“作祗洹一所,工制甚精。佛殿僧房,皆为胡饰。丹素炫彩,金玉垂辉,摹写真容,似丈六之见鹿苑;神光壮丽,若金刚之在双林” (《见《洛阳珈蓝记》,原英文本似有讹误。译者注)。各种佛的遗迹和图像以及西方传来的心经都在这位僧人所建造的法云寺内。

 

到了这个时候,南方第一次听说了佛教。有个外国僧人叫做康僧会,其祖先应该是居住于印度的粟特人,其父来到交趾港从事贸易,康僧会“急切地要传法于南方,大量建立偶像和寺庙”。于是他登陆吴国首都建邺,247年到达。开始当地官员还采取怀疑态度,“因为这是吴国第一次见到僧人”,但他展示了一些神迹之后,皇帝同意他留下来。他建造了第一个南方的佛寺。

 

3世纪时候,佛教已经遍布中国各地,形势喜人。其进展被各个朝代的史书记录下来,在佛教的文献中也有体现,比如《高僧传》当中,道宣的《续高僧传》当中,道世的《法苑珠林》当中,以及Chih-Pan(1270)的《佛祖通志》中。这些文献提到了早期佛教图像,其中有些是中国本土制作,有些则是外来,我们由于看不到留存下来的案例对其视觉样貌无法想象。我们也无法辨认出这些佛像到底表现的是哪个佛教人物;所以,我们不应该匆忙假定这些佛像的主题都是释迦牟尼佛,这些资料对于我们了解早期佛像没有多少帮助,也无法帮助了解当时的佛教盛况。里面提到的雕塑似乎值得注意,因为这些与中国佛教的著名人物有关联;或者因为他们有一些神通;或者因为他们流传下来佛以及弟子的真正形象。但对于流行的佛教雕塑则一字未提。

1.webp 2.webp

11111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 《中国艺术》(184)已关闭评论
  • 55 views
    A+
发布日期:2019年03月15日  所属分类:中国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