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艺术》(202)

编者按:《中国艺术》(Chinese Art)是西方早期研究中国艺术的重要文献,1958年在纽约出版,上下两卷。作者William Willetts(魏礼泽)(汉学家、西方艺术史家)从中国的地理特色着手,系统梳理了玉器、青铜器、漆器、丝绸、雕塑、陶瓷、绘画、书法、建筑等中国艺术的各个门类。他坚持客观描述作品的方法,“并不对所讨论器物给予美学价值论断,而是让器物自己说话”。

“让器物自己说话”,与观复博物馆“以物证史”的理念有异曲同工之妙。这也是我们选择翻译此书的原因。此次我们邀请到美国CCR(Chinese Cultural Relics《文物》英文版)翻译大奖获得者对此书进行正式专业的翻译,译者也是MLA(Modern Language Association International Bibliography美国现代语言协会国际索引数据库)和AATA(国际艺术品保护文献摘要)收录的美国出版期刊Chinese CulturalRelics的翻译团队成员。

本着尊重原著的原则,此次翻译将存疑处一一译出,其后附有译者注。现在就让我们跟随本书,在绚烂璀璨的器物中,感受中华文明的博大辉煌。

中国的弥勒菩萨信仰也不难理解。《佛说弥勒下生经》作为第一部预言弥勒降世的经文,早在303年由竺法兰所翻译,接着400年,鸠摩罗什又贡献了一个极其流行的新译本。弥勒佛线在所有早期的中国纪年佛像中占据了很大比例。魏格纳(Wegner)记录了不少于85种可以命名的北魏时期纪年的这类佛像。Chavannes辨认出了龙门石窟像当中的类似佛像有37种。北魏以后,弥勒佛像数量下降,或许是因为人们对弥勒还未降世感到失望,或许是因为当时阿弥陀佛成为了聚焦。但弥勒信仰此后一直没有消失;我们知道,唐武则天女皇帝试图以弥勒佛转世的面貌向世人展现,这时已经是690年。

 

三位一体佛系统的第三位成员是阿弥陀佛。其起源不太清楚。除了铭文以外,我们没有任何材料证明其在印度佛教中的公元7世纪末期以前存在过,而7世纪末期中国的义静法师出使印度首次提到了阿弥陀佛。曾在399到414年求法印度的法显和尚没有提到过阿弥陀佛,玄奘法师也没有提到过。而且,印度没有发现任何可以和阿弥陀佛相对应的佛像,只有一个例外,就是一件观音菩萨的头饰上有规则的出现了阿弥陀佛的微型像。《法宝义林》这部佛教百科全书的编纂者于是说:“在中国文明的疆土之外,阿弥陀的存在似乎没有一个单独的形象或者格言文献或任何纪念碑形式的存在加以证明”。一切的事实都指向,阿弥陀起源于伊朗。

 

阿弥陀佛在《妙法莲华经》中有所提及,被认为是主宰西方极乐世界的佛(Sukhavati)。没有介绍更多内容,或许这是阿弥陀佛的性质刚开始在佛教律法中形成。对于西方极乐世界的完整描述见于《大阿弥陀经》(《大无量寿经》)和《小阿弥陀经》(《小无量寿经》),两部经文首次翻译成汉语是在3世纪。西方极乐世界看起来很令人愉悦,里面有庭院、河流、宫殿亭台,宝华树木,花果植物;还有天鹅水禽,孔雀夜夜演奏华章,西方世界还有转世的灵魂,受到佛祖庇佑,升座于莲花中。这是对大众品味的最后让步。而对于佛道或者涅槃,则是圣人的事情。这对于普通信众是一种不起作用的安慰。而乐园中的无边幸福则点燃了想象,开动了五感。中国的阿弥陀佛信仰比中国佛教的其他分支更接近崇拜。

1.webp 2.webp 3.webp

11111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 《中国艺术》(202)已关闭评论
  • 299 views
    A+
发布日期:2019年04月29日  所属分类:中国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