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艺术》(208)

编者按:《中国艺术》(Chinese Art)是西方早期研究中国艺术的重要文献,1958年在纽约出版,上下两卷。作者William Willetts(魏礼泽)(汉学家、西方艺术史家)从中国的地理特色着手,系统梳理了玉器、青铜器、漆器、丝绸、雕塑、陶瓷、绘画、书法、建筑等中国艺术的各个门类。他坚持客观描述作品的方法,“并不对所讨论器物给予美学价值论断,而是让器物自己说话”。

“让器物自己说话”,与观复博物馆“以物证史”的理念有异曲同工之妙。这也是我们选择翻译此书的原因。此次我们邀请到美国CCR(Chinese Cultural Relics《文物》英文版)翻译大奖获得者对此书进行正式专业的翻译,译者也是MLA(Modern Language Association International Bibliography美国现代语言协会国际索引数据库)和AATA(国际艺术品保护文献摘要)收录的美国出版期刊Chinese CulturalRelics的翻译团队成员。

本着尊重原著的原则,此次翻译将存疑处一一译出,其后附有译者注。现在就让我们跟随本书,在绚烂璀璨的器物中,感受中华文明的博大辉煌。

图28a令人印象深刻,来自一个背面铭文年代标为543年的佛像,现藏于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这件作品的细节比我所见的任何其他作品都要丰富。

图28a

图28a

左边莲花座上,华盖下面,坐着文殊师利菩萨。他披着菩萨装束,姿态如王子,头上有光晕。其右手结“无畏印”,左手持仗。背后三十人。中间则是舍利弗尊者,头上也有光晕,隔着一对银杏树与天使正在辩论。维摩诘坐在一间有装饰的房子,位于画像石的右边,背后有14位侍者。他穿着一件衬垫很厚的衣服,左手拿扇子。房子上面则可以看到一位菩萨坐于狮子座。银杏树的上方两侧还有两列飞天菩萨,手上拿着食物。石板下方有两排供养者的独立像,每个供养者都有一位侍者为其撑伞。

 

但是,如果说雕塑提供了一些新的中国佛教图像主题,但很少能够作为个体佛、菩萨形象的蓝本。这也就是为什么会出现图像区分的模糊问题。比如,阿弥陀佛的两位菩萨侍者,根据《无量寿经》,就是观音菩萨和大势至菩萨。经文说,“所有众生都能从菩萨头饰辨认他们是哪位菩萨”。经文还提到大势至菩萨所戴的头巾,镶嵌宝石,散发七彩光晕。这说的也没错。但实际上,这是无法在图像上表现的。在这些阿弥陀佛的三位一体体系中,我们几乎无法辨认清楚哪位菩萨究竟是哪位。《阿弥陀禅坐篇》中说,阿弥陀佛右边的菩萨应该为大势至菩萨,左边则是观音菩萨,但没有证据表明,中国的雕塑者真的接纳了这种暗示,在实际的图像塑造中他们往往另起炉灶创作(《阿弥陀坐禅篇》为暂定译文,原作者没有注解表明其出自哪部经,译者注)。

 

当然,基本一致的意见是,有些特征是某位菩萨所特有的。所以,观音菩萨的头冠上通常都有一些佛陀坐禅的微缩相(图29b)。

图29b

图29b

阿弥陀佛除了主掌西方极乐世界以外,还是禅佛,与五方佛相对(“五方佛”,又称"五智佛"、“五方如来”、“五智如来”,源自密宗金刚界思想,东南西北中五方,各有一佛主持。分别是中央的毗卢遮那佛(大日如来)、东方阿閦佛(另说药师佛)、西方阿弥陀佛、南方宝生佛、北方不空成就佛。译者注)。

3.webp 4.webp

11111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 《中国艺术》(208)已关闭评论
  • 68 views
    A+
发布日期:2019年05月11日  所属分类:中国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