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7篇·捕鼠记

我在办公室独坐看书,先是隐约听到窸窸窣窣一阵声响,然后屏气定神等待声音确认了方位,凭感觉知道是小老鼠了,又叫来同事帮忙,手忙脚乱的一阵翻动,忽然看见一个棕黄色的小鼠,两眼溜圆,迅速并沉着地溜走,钻入书柜之下。

      我立马紧张了起来,先是想办公室的东西太多了,谁知这小家伙都会去咬噬什么,万一咬坏个文物,这到哪儿讲理去。再又考虑靠人力把办公室搜查一遍,肯定费力不讨好,也不见得就有效。思来想去,人多数时机能还不如动物,遂大喊了一声,“哪只猫能捕鼠?”

      说实话,观复猫大多数都是捕猎高手,花肥肥,黄枪枪,麻条条都在夏日里捕获过麻雀,我亲眼看见大肥卧在草地上假寐,一只眼眯着,另一只眼瞄着天空,一只大大咧咧的麻雀在它头上飞过时,大肥原地腾空而起,其高度令人咋舌,一把抓住刚才还在天空作秀的麻雀,随即大块朵颐。可惜这会儿肥肥老了,老骥伏枥,就剩下志在千里了。年轻的麻条条被抱了过来,它一进办公室就东张西望,这走走,那蹭蹭,一副悠闲自得的状态。

     屋里东西太多,我本没指望麻条条能捕住老鼠,心想有猫能镇鼠,随即仍坐在办公桌前继续看书,大概仅有三分钟,我既没听见麻条条发出喵声,也没有听见小老鼠发出求救的吱吱声,起身倒水的时候发现小仓鼠已经去了天国,麻条条坐在它跟前没事人一样,倒是我沉不住气了,兴奋得喊大家来看,马上有人拿来扫帚簸箕将小鼠安葬,只可惜兴奋中大家忘记了照相,随即工作人员拿来罐头犒劳了麻条条,麻条条宠辱不惊地表示满意。

      猫鼠之间自古就有着宿怨,鼠的出现似乎是为了让世人赞美猫的,可由于宠物猫的改良,今天大部分猫已无了捕鼠意愿,麻条条能保持猫的优良传统,足以让观复博物馆的同仁们欣慰,也让观复猫们引以为豪。

 

                                                                                                                        2015/11/20记

001tcRD8zy6XfeXAVcX17&690 001tcRD8zy6XfeXE40q1a&690 5054769etd1e6338c2a98&690 5054769et7b653c7732bd&690 5054769etd1e6361c6193&690 5054769etd1e6342d06d1&690 5054769etd1e635899510&690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