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艺术沾边 》第306篇 · 少女与独角兽

静笃君按:在《少女与独角兽——触觉寓言》中,少女站在画中央,一手执旗,一手抚弄着独角兽的角——这含蓄的一摩,道破了画面寓意的关键。

 

随着公元476年西罗马帝国的灭亡,欧洲进入了“黑暗的”中世纪(公元五世纪到十五世纪)。这“中世纪的暗夜”到九世纪左右就已现一丝曙光;公元十二世纪,高度发达的中古文化孕育出了诡秘的“哥特艺术”;直至十五世纪,哥特艺术终于被文艺复兴彻底照亮。在欧洲,从十三世纪开始,随着新兴市民商人阶层的崛起,民间珠宝首饰加工业迅速发展起来,手工作坊甚至在贵族城堡之外也大量涌现,市民们纷纷请工匠打造自己喜爱的饰品,佩戴珠宝也不再是王公贵族的特权。

▲ 十四世纪的金匠 油画《圣艾利基乌斯在他的金匠作坊中》(十四世纪) 佛罗伦萨画家加迪(T. Gaddi,1290-1366)作 现藏于马德里普拉多博物馆

▲ 十四世纪的金匠
油画《圣艾利基乌斯在他的金匠作坊中》(十四世纪)
佛罗伦萨画家加迪(T. Gaddi,1290-1366)作
现藏于马德里普拉多博物馆

然而,贵族佩戴珠宝并非只为炫富,暴发的中古壕们还不能理解珠宝首饰作为一种“装饰语言”的象征意义。在晚期哥特艺术的代表作——完成于十五世纪末的著名“五感图”壁毯《少女与独角兽》中,我们可以细细品读中世纪贵族少女佩戴珠宝所表达的象征意义。在这六幅一系列的壁毯上,哥特艺术家对人类的五种感官——视觉,味觉,嗅觉,听觉,触觉——做了寓言式描绘,其中既有“劝诫”意义,又有对“感官奢靡”的高贵、含蓄而美妙的表达。

▲ 壁毯画《少女与独角兽——视觉》(1484-1500) “万紫千红”风格(Millefleurs) 原产于佛兰德斯 现藏于巴黎国立中世纪博物馆

▲ 壁毯画《少女与独角兽——视觉》(1484-1500)
“万紫千红”风格(Millefleurs)
原产于佛兰德斯
现藏于巴黎国立中世纪博物馆

镜中的独角兽微笑着,点明了图画主旨 ▲ 壁毯画《少女与独角兽——视觉》(局部,1484-1500) “万紫千红”风格(Millefleurs) 原产于佛兰德斯 现藏于巴黎国立中世纪博物馆

镜中的独角兽微笑着,点明了图画主旨
▲ 壁毯画《少女与独角兽——视觉》(局部,1484-1500)
“万紫千红”风格(Millefleurs)
原产于佛兰德斯
现藏于巴黎国立中世纪博物馆

在上面这幅《少女与独角兽——视觉寓言》中,一位贵族少女坐在草地上,她右手执镜,左手搂着心爱的独角兽。独角兽跪在少女面前,亲昵地将两条前腿搭在她的膝上,凝视着镜子里的自己。这位少女头上和颈上佩戴的珍珠饰品象征着贵族少女的品质——纯贞无瑕。

▲ 壁毯画《少女与独角兽——味觉》(1484-1500) “万紫千红”风格(Millefleurs) 原产于佛兰德斯 现藏于巴黎国立中世纪博物馆

▲ 壁毯画《少女与独角兽——味觉》(1484-1500)
“万紫千红”风格(Millefleurs)
原产于佛兰德斯
现藏于巴黎国立中世纪博物馆

鹦鹉正在聚精会神地吃果子,点明了图画主旨 ▲ 壁毯画《少女与独角兽——味觉》(局部,1484-1500) “万紫千红”风格(Millefleurs) 原产于佛兰德斯 现藏于巴黎国立中世纪博物馆

鹦鹉正在聚精会神地吃果子,点明了图画主旨
▲ 壁毯画《少女与独角兽——味觉》(局部,1484-1500)
“万紫千红”风格(Millefleurs)
原产于佛兰德斯
现藏于巴黎国立中世纪博物馆

▲ 壁毯画《少女与独角兽——味觉》(局部,1484-1500) “万紫千红”风格(Millefleurs) 原产于佛兰德斯 现藏于巴黎国立中世纪博物馆

▲ 壁毯画《少女与独角兽——味觉》(局部,1484-1500)
“万紫千红”风格(Millefleurs)
原产于佛兰德斯
现藏于巴黎国立中世纪博物馆

在上面这幅《少女与独角兽——味觉寓言》中,这位贵族少女站在画中央,她的右手正从女仆的托盘里拿一粒果子,目光却停留在她左手持着的鹦鹉上,这鹦鹉正在聚精会神地吃果子。少女脚下的小狗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小狗对面的猴子也正在品尝美味的鲜果。这位贵族少女佩戴的红宝石是女子仁爱的象征。

那么,中世纪哥特艺术家对人类的嗅觉、听觉和触觉又做了怎样的寓言式描绘呢?请见下文。

下期预告:哥特式艺术寓言

11111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 《与艺术沾边 》第306篇 · 少女与独角兽已关闭评论
  • 82 views
    A+
发布日期:2019年03月06日  所属分类:与艺术沾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