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艺术沾边 》第308篇 · 威尼斯新娘

静笃君按:婚姻是把枷锁,也是一座围城。

 

文艺复兴的十六世纪是欧洲珠宝加工工艺的黄金时代。如今在佛罗伦萨旧宫(Palazzo Vecchio)中还藏有这样一幅油画,为我们展现了当时金匠作坊的内部场景。画面左上角是托斯卡纳大公、著名的艺术家资助者弗朗切斯科一世·德·美第奇(Francesco I de' Medici,1541-1587),他到佛罗伦萨金匠作坊来查验一顶正在制作的王冠,那是献给他的父亲——第一代托斯卡纳大公科西莫一世·德·美第奇 (Cosimo I. de’ Medici,1519-1574)的。

▲  油画《金匠作坊》(1572) 佛罗伦萨画家亚历山德罗·费(Alessandro Fei,1543-1592)作 现藏于佛罗伦萨旧宫

▲ 油画《金匠作坊》(1572)
佛罗伦萨画家亚历山德罗·费(Alessandro Fei,1543-1592)作
现藏于佛罗伦萨旧宫

这一时期的肖像画中也开始大量出现对饰品的逼真描绘,珠宝不仅代表着肖像主人的高贵身份,更象征着他/她在精神层面所达到的完美性。十六世纪欧洲各地画家都热衷于描绘珠宝以及佩戴首饰的人物肖像,你可以在威尼斯画派代表画家提香、洛托和委罗内塞的作品中见到满目琳琅,也能在法国文艺复兴画家弗朗索瓦·克卢埃和枫丹白露画派的作品中被珠光宝气亮瞎眼,甚至在以“收敛闷骚”著称的德国丢勒和克拉纳赫的作品中也不乏对珠宝首饰的细节描绘,而在霍尔拜因的手稿中你甚至可以找到他自己设计的珠宝草图,可见那个时代的艺术家对珠宝首饰是何等痴迷,这种痴迷并不源于贪婪的欲望,而是源于艺术家对“上帝之美在人间之映像”的追求。

▲ 《黛安对镜》(约1590) 枫丹白露画派 现藏于法国第戎美术馆

▲ 《黛安对镜》(约1590)
枫丹白露画派
现藏于法国第戎美术馆

在下面这幅由文艺复兴全盛期威尼斯画派画家洛伦左·洛托(Lorenzo Lotto,约1480–1556/57)创作的画作中,男主人公卡索提正在为他的新婚妻子戴上结婚戒指。这幅画作的委托人是男主人公的父亲老卡索提,他为自己小儿子的婚礼向洛托订制了这幅油画。老卡索提是意大利北部城市贝加莫(Bergamo)的羊毛和纺织业巨贾。

▲  油画《卡索提夫妇像》(1523) 洛托作 现藏于马德里普拉多博物馆

▲ 油画《卡索提夫妇像》(1523)
洛托作
现藏于马德里普拉多博物馆

画中女主名福斯蒂娜,她出身名门——威尼斯大贵族阿索尼卡家族。阿索尼卡是提香最主要赞助者之一,在当地极有势力,能与威尼斯的名门望族联姻,意味着出身羊毛商的小卡索提的人生将因这场婚姻而发生改变。所以,画中的小卡索提脸上洋溢着迷幻般憧憬,而福斯蒂娜的眼神中却满是懵懂式傲娇。他俩身后的小爱神也低头笑看着他,仿佛猜透了小卡索提的全部心思。同时,小爱神在他俩肩后还压上了一根树枝,此举在暗示:“婚姻是把枷锁,也是一座围城。”但是在这交换誓言的神圣时刻,枷锁和围城都无法阻止小卡索提燃起对未来的希望,虽然在短短五年之后,他的激情之火就将被现实无情熄灭:五年后,福斯蒂娜就去世了。

▲  古罗马黄水晶宝石浮雕《皇后福斯蒂娜头像》(公元二世纪) 作于公元2世纪,16世纪以黄金修复 现藏于佛罗伦萨国立考古博物馆

▲ 古罗马黄水晶宝石浮雕《皇后福斯蒂娜头像》(公元二世纪)
作于公元2世纪,16世纪以黄金修复
现藏于佛罗伦萨国立考古博物馆

按照那个时代的习俗,新郎要为新娘准备婚礼所需佩戴的全套珠宝首饰,饰品的贵重程度必须与其社会地位相符。《卡索提夫妇像》中,新郎除了婚戒之外,还为新娘准备了一条珍珠项链,这是文艺复兴时代最贵重的饰品之一。不仅如此,这条珍珠项链还配有一枚更加名贵的宝石浮雕坠,上面雕刻着古罗马皇帝安东尼·庇护(Antoninus Pius,86-161)的皇后福斯蒂娜的头像。这位古罗马皇后以美慧仁慈著名,是忠妻美妇的代表,她与小卡索提的新婚妻子同名。选择这样一枚吊坠作为结婚礼物,小卡索提在表达自己对妻子重视的同时,也向观者暗示出:我,卡索提,是一位热爱古希腊罗马文化的文艺复兴人文主义者。

而新娘福斯蒂娜所佩戴的那条珍珠项链除了贵重之外,又具有何种象征意义呢?请见下文。

下期预告:纯贞之珠

11111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 《与艺术沾边 》第308篇 · 威尼斯新娘已关闭评论
  • 173 views
    A+
发布日期:2019年03月11日  所属分类:与艺术沾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