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知否,丹书铁券在手

大热剧《知否》虽已收官,不过剧中多次提到“丹书铁券”,不知道您是否留意?“丹书铁券”是否真的等同于“免死金牌”?历史上有这张铁券之人又真能有恃无恐?下面我们就对这块特殊的“铁券”全面剖析。

丹书铁券原本叫丹书铁契。丹书,旧时帝王颁布敕令多以丹砂为书写原料;契者,是为凭证。铁契以铁板为材,刻有帝王对于功臣的誓言,以铁为材也是取其坚固,可传于后代。

最早发明丹书铁契的便是刘邦了。《汉书·高帝纪》:“(刘邦)又与功臣剖符作誓,丹书铁契,金匮石室,藏之宗庙。”铸铁上刻有刘邦的誓言,当然誓言非常感天动地:“使黄河如带,泰山若厉,国以永存,爰及苗裔。”大概意思是即便黄河变得像一根带子那么窄,泰山变成了磨刀石,功臣和功臣的子孙都可以凭借这块铁契被庇护。当然,最后大家也知道,发明丹书铁契的是刘邦,让韩信感叹“狡兔死,良狗烹;高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的也是他。

所以说到这里,大家也可以看出,所谓丹书铁券只不过是帝王拉拢大臣的工具,为了维系和功臣的关系,以达到江山永固,这绝不是功臣及其后代有恃无恐的“保命符”。

当然表达君王之爱的形式有很多种,唐太宗以凌烟阁供奉二十四功臣像,也起到类似作用,唐初并没有见到丹书铁券,长袖善舞的武则天与其子唐中宗颁赐铁券记录较多,近年在西安市发现李承嘉墓葬,根据其墓志,他分别在唐中宗和武则天时期获赐铁券,可免二十死,可即便生前有如此殊荣,考古专家判断其坟冢因党派之争曾被唐朝官方故意毁坏,令人唏嘘。

唐代更多的铁券颁于安史之乱之后,藩镇割据,统治者遇到空前绝后的统治危机,将铁券赐予手握重权的武将,比如中唐时期的郭子仪、李光弼,以铁券的形式表达皇恩浩荡,助皇室度过危机,平复叛乱。

而到了唐末,丹书铁券已然有点变味,有时仅仅作为拉拢叛将的权宜之计,授铁券者往往德不配位,如李宝臣、李怀光、王行瑜、田承嗣等最终皆反叛。这些人中大多原本为叛臣,既已生叛心,就绝不可能为一块铁券罢手。而这样轻率地赐出铁券往往弄巧成拙,《新唐书·叛臣上》中记载兴元元年,李怀光被唐德宗赐铁券。李怀光闻知大怒,曰:“凡疑人臣反,则赐券。今授怀光,是使反也。”

当然历史也不尽然,比如大名鼎鼎的“钱镠[liú]铁券”也正是唐末所赐,唐昭宗是唐代倒数第二位皇帝,颇有点才能,可惜此时朝廷已危机四伏,岌岌可危。因感念钱镠平定董昌叛乱,授以“金书铁券”。“卿恕九死,子孙免三死。或犯常刑,有司不得加责。”(也就是说钱镠本人可以赦免九次死罪,而子孙可以赦免三次死罪。如果是一般的罪行,则不得追究。)所以,把这张钱镠铁券称之为免死金牌也真是没错的。

唐代 钱镠铁券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时至北宋开国,便有一道流芳千古的“柴氏铁券”。 显德七年(公元960年),年仅七岁的柴宗训被迫禅让皇位给赵匡胤,宋室立,后周亡。赵匡胤登基后,降封柴宗训为郑王,赐柴氏“丹书铁券”,这个故事便是《水浒传》中的小旋风柴进故事的原型。在小说中,作为柴世宗嫡派子孙的柴进,有先祖留下的铁券,无奈最后也被逼上梁山。

在宋太宗时期,钱镠的孙子钱俶自献封疆,宋室便仍然承认唐昭宗的那道铁券之效。

清康熙 五彩水浒人物纹梅瓶 观复博物馆藏

明代朱元璋登上皇位后,听说“钱镠铁券”尚在,便向钱氏家族索观,目的当然是要效仿前人,活学活用。朱元璋一共赐予三十三位功臣铁券,当然也要分七个等级,并不是每个等级都能免死,以下划重点——“除谋逆不宥”,也就是说造反之罪是万万不能赦免的!既然有这个条条框框,比如朱元璋要杀授于铁券的蓝玉将军,便得先赐他一个谋逆之罪。蓝玉案,灭其三族,受牵连者上万人,何其残忍!所以有时候铁券可能还比不上一块废铁!

中国邮政发行的邮票

那张唐昭宗时期的“钱镠铁券”时至明代,按道理已是一块废铁,但在明一朝竟然还真派上用场。明洪武二十四年(公元1391年),钱镠后人钱怞,因其父钱用勤获罪,钱怞便持铁券上京城,求见圣上,朱元璋最终免其罪。

满清入主中原,废除铁券,用“功牌”的形式取而代之。从汉代到明代,无数功臣被授予铁券,然则真正善终可谓无几人。而“钱镠铁券”能护佑后世也并非偶然,或许有其正版“教科书”般的存在必要,或许在帝王眼中是铁券界活招牌,或许真正让帝王顾及的还有当年吴越王的传世的声名。

钱氏后人用一千多年来守候,“守之不坠”,几度失而复得,千年之守可谓不易,1951年钱氏后人献给政府,不过比起那块“钱镠铁券”,小编更有兴趣于《钱氏家训》。钱氏一族培养出钱钟书、钱穆、钱学森、钱三强这样的大师,这背后又岂是一块铁券之功?

参考资料:

《古代的符契档案一丹书铁券》张克复

《唐朝皇帝典载券颁》冯贺军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 知否知否,丹书铁券在手已关闭评论
  • 122 views
    A+
发布日期:2019年03月06日  所属分类:社会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