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艺术沾边 》第319篇 · 新娘乔凡娜

静笃君按:婚姻是把枷锁,也是一座围城。

文艺复兴的十六世纪是欧洲珠宝加工工艺的黄金时代。按照那个时代的习俗,新郎要为新娘准备婚礼所需佩戴的全套珠宝首饰,以衬托新娘的美貌,并彰显家族的财富。可惜这全套的结婚礼物实际上并不永远属于新娘本人,据十六世纪文献记载,妻子死后,这些珍贵的结婚礼物将会归还给夫家,用于续弦。而如果丈夫早逝,作为寡妇更是不准佩戴首饰、爱慕虚荣,直到十九世纪才允许寡妇佩戴带有悼念意义的黑色饰品。

▲ 蛋彩画《乔凡娜·托纳波尼像》(1489-1490) 基兰达奥 作 现藏于马德里提森-博内米萨博物馆

上面这幅画是马德里提森-博内米萨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它是意大利文艺复兴画家基兰达奥(Domenico Ghirlandaio,1449-1494)受佛罗伦萨银行家洛伦佐·托纳波尼委托,为他早逝的太太乔凡娜·托纳波尼作的“遗像”。这位出身佛罗伦萨名门贵族——奥比奇家族的不幸少妇在1488年死于难产。这幅画作于她离世之后,画中有很多寄托哀思的象征物:乔凡娜的头后面悬挂着一串断了的红珊瑚项链,红珊瑚代表母性——它说明乔凡娜做妈妈了,但这项链断了——表明母性已被死亡打断。

▲ 蛋彩画《乔凡娜·托纳波尼像》(1489-1490,局部) 基兰达奥 作 现藏于马德里提森-博内米萨博物馆

红珊瑚珠串下面的拉丁文引自公元一世纪古罗马诗人马提亚尔的名言,意为:“艺术能够描绘灵与肉,却没有画笔能完全表现她的美。”画家仿佛借此请求女主人公乔凡娜原谅自己,无法用画笔将她的美丽完全展现给世人,这既是自谦,亦是对乔凡娜的赞美。

乔凡娜背后的壁龛中放着一本祈祷书,代表她的虔诚。这本小小的祈祷书可能是她的嫁妆:据记载,作为佛罗伦萨显贵之女,乔凡娜三岁起父母就已经开始为她准备嫁妆了,除了银行里为她开的“嫁妆账户”之外,还为她准备了一本价值二十弗罗林金币的手绘祈祷书。

▲ 蛋彩画《乔凡娜·托纳波尼像》(1489-1490,局部) 基兰达奥 作 现藏于马德里提森-博内米萨博物馆

乔凡娜胸前佩戴着金镶红宝石珍珠坠子,这个项链坠应该是洛伦佐送给她的结婚礼物;作为成套的结婚首饰,还包括壁龛里放着的那一枚金镶红宝石珍珠胸花。珍珠和红宝石分别象征着女子的纯洁和仁爱。

乔凡娜离世之时距离她与洛伦佐·托纳波尼的婚礼也不过两年。1486年9月,17岁的乔凡娜嫁给了洛伦佐,他们的证婚人是佛罗伦萨的统治者——洛伦佐·德·美第奇(Lorenzo de' Medici ,1449-1492),整个佛罗伦萨都为他们庆祝了婚礼。他俩的“新婚纪念留影”是委托著名画家波提切利创作的两幅壁画,绘于托纳波尼在佛罗伦萨郊外的别墅中,一幅是《一位年轻人被带到自由七艺面前》,画中那位被介绍给七位自由艺术女神的青年就是新郎洛伦佐·托纳波尼:

▲ 壁画《一位年轻人被带到自由七艺面前》(1483-1486) 波提切利 作 现藏于巴黎卢浮宫

这幅画表明这位佛罗伦萨富家子受到过全面而良好的文学艺术教育。另一幅壁画是《维纳斯和美惠三女神向一位少女献礼》,画中这位接受女神礼物的少女就是新娘乔凡娜:

▲ 壁画《维纳斯和美惠三女神向一位少女献礼》(1483-1486) 波提切利 作 现藏于巴黎卢浮宫

画面右边的乔凡娜以一块白丝巾接受维纳斯递过来的礼物。在这幅壁画上,乔凡娜也佩戴着那一枚结婚礼物——金镶红宝石珍珠吊坠。新婚一年后,1487年10月,乔凡娜诞下一子。1488年10月,在她即将迎来第二个孩子之前,乔凡娜难产而亡,年仅19岁。

那么,在乔凡娜去世之后,洛伦佐·托纳波尼是否把赠予她的结婚礼物——那一枚出现于新婚壁画和乔凡娜“遗像”上的金镶红宝石珍珠坠子送与她人了呢?请见下文。

下期预告:乔凡娜的项链坠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 《与艺术沾边 》第319篇 · 新娘乔凡娜已关闭评论
  • 282 views
    A+
发布日期:2019年04月06日  所属分类:与艺术沾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