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艺术沾边 》第320篇 · 乔凡娜的项链坠

静笃君按:婚姻是把枷锁,也是一座围城。

文艺复兴的十六世纪是欧洲珠宝加工工艺的黄金时代。按照那个时代的习俗,新郎要为新娘准备婚礼所需佩戴的全套珠宝首饰,以衬托新娘的美貌,并彰显家族的财富。可惜这全套的结婚礼物实际上并不永远属于新娘本人,据十六世纪文献记载,妻子死后,这些珍贵的结婚礼物将会归还给夫家,用于续弦。

意大利文艺复兴画家基兰达奥(Domenico Ghirlandaio,1449-1494)受佛罗伦萨银行家洛伦佐·托纳波尼委托,为他早逝的太太乔凡娜·托纳波尼作了一幅“遗像”。这位出身佛罗伦萨名门贵族——奥比奇家族的不幸少妇在1488年死于难产。

▲ 蛋彩画《乔凡娜·托纳波尼像》(1489-1490) 基兰达奥 作 现藏于马德里提森-博内米萨博物馆

乔凡娜的美丽侧影还曾出现在佛罗伦萨新圣母大殿内的托纳波尼家族礼拜堂的壁画上,这幅壁画也是由画家基兰达奥创作的。看过乔凡娜“遗像”的人一眼就能认出画面右侧的她:

▲ 壁画《圣母往见图》(约1490) 基兰达奥 作 现藏于佛罗伦萨托纳波尼小圣堂
乔凡娜·托纳波尼 ▲ 壁画《圣母往见图》(约1490,局部) 基兰达奥 作 现藏于佛罗伦萨托纳波尼小圣堂

在这幅壁画上,乔凡娜也佩戴着那一枚金镶红宝石珍珠坠子,这个项链坠应该是洛伦佐送给她的结婚礼物。珍珠和红宝石分别象征着女子的纯洁和仁爱。

1488年10月,在她即将迎来第二个孩子之前,乔凡娜难产而亡,年仅19岁。此时距离她和洛伦佐·托纳波尼在1486年9月的新婚才两年。有艺术史家推测,在乔凡娜死后,她曾在“新婚纪念壁画”和“遗像”中佩戴的那枚金镶红宝石珍珠坠子被她丈夫收回并用于续弦了,所以它又出现在另一位少女的胸前:

▲ 壁画《施洗约翰诞生图》(约1490) 基兰达奥 作 现藏于佛罗伦萨托纳波尼小圣堂
佩戴(曾属于乔凡娜的)金镶红宝石珍珠坠子的少女 ▲ 壁画《施洗约翰诞生图》(约1490,局部) 基兰达奥 作 现藏于佛罗伦萨托纳波尼小圣堂

这幅壁画也是由基兰达奥创作的,位于佛罗伦萨新圣母大殿内的托纳波尼家族礼拜堂中。画面正中央站着一位少女,对于她是谁,有两种解读:有人认为她就是乔凡娜;也有一些艺术史家认为这位少女很可能是洛伦佐·托纳波尼在乔凡娜死后的新恋人——她袖子上描绘的红色康乃馨代表着纯粹挚爱,暗示着她与壁画委托人洛伦佐·托纳波尼之间的恋爱关系。假如她真是洛伦佐的新恋人,那么她胸前的项链坠就是乔凡娜在“遗像”中佩戴的那同一枚金镶红宝石珍珠坠子;在乔凡娜去世之后,洛伦佐·托纳波尼把曾经赠予她的结婚礼物转送新人了。

下期预告:提香的女儿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 《与艺术沾边 》第320篇 · 乔凡娜的项链坠已关闭评论
  • 248 views
    A+
发布日期:2019年04月11日  所属分类:与艺术沾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