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艺术沾边 》第329篇 · 国王的收藏

静笃君按:“虚空的虚空,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圣经·传道书》)

在巴洛克时代的西方画作中,常常会出现珍珠,其中最为典型的就是荷兰黄金时代大画家扬·维米尔(Jan Vermeer van Delft,1632-1675)的作品。

▲ 油画《执秤女子》(约1664)
扬·维米尔 作
现藏于华盛顿国家美术馆

维米尔创作的这幅《执秤女子》通常被称为“称重珍珠的女子”。画中女子身旁的墙上挂着一幅《最后的审判》,艺术史家认为,维米尔这幅画最关键的暗示就隐藏在这一幅灰暗的背景图画之上——上帝作为审判者按照“各人所行的”将义人与不义之人分开。这位执秤女子也可被看作是圣母在尘世的化身,她手执天秤,秤盘却空空如也,暗示着生命的无常易逝与物质财富的虚空,所以这幅画也成为虚空主题(Vanitas)画作的代表。

▲ 油画《马克西米利安一世加冕像》(1822)
巴伐利亚王室御用画家施蒂勒(J. K.Stieler,1781-1858) 作
现藏于慕尼黑老绘画陈列馆

这样一幅寓意深刻的作品最初却并未受到世人关注。收藏《执秤女子》的第一个著名藏家是巴伐利亚第一代国王马克西米利安一世(Max I. Joseph von Bayern,1756-1825)。马克西米利安一世曾是拿破仑的盟友,在1813年拿破仑败于莱比锡战役之后,他果断地加入了“反法同盟”。马克西米利安一世子女众多,其中两个女儿比较出名——六女儿苏菲和八女儿卢德维卡——她们分别是茜茜公主(奥地利皇后伊丽莎白,Elisabeth von Österreich-Ungarn,1837-1898)的婆婆和妈妈。

▲ 油画《奥地利皇后伊丽莎白肖像》(1865)
德国肖像画家温特哈特(F. X. Winterhalter,1805-1873) 作
现藏于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

这位巴伐利亚王马克西米利安一世酷爱希腊罗马古典文化,他的那幅加冕肖像曾被人讥笑为“像个群众演员一样地扮成了罗马凯撒”。这位国王还痴迷于艺术品收藏,他在维也纳疯狂地买画,主题不限,然后带回巴伐利亚,完全不计预算成本。

▲ 马克西米利安一世收藏的油画《白马》(1646年)
荷兰画家沃维曼(P. Wouwerman,1619-1668) 作
现藏于阿姆斯特丹国家博物馆

马克西米利安一世去世之后,他的长子路德维希一世(Ludwig I,1786-1868)继位,为了充实国库,路德维希一世立马将父王的藏画都卖了。其中,维米尔的这幅“称重珍珠的女子”,就在1826年以八百古尔登金币的低价被出售。当时这幅画还完全算不上名画,直到半个多世纪过去,维米尔在艺术史上的地位被肯定之后,人们才认识到这幅画的真正价值。

下期预告:黄金时代的黄衣女子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 《与艺术沾边 》第329篇 · 国王的收藏已关闭评论
  • 262 views
    A+
发布日期:2019年05月08日  所属分类:与艺术沾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