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艺术》(252)

编者按:《中国艺术》(Chinese Art)是西方早期研究中国艺术的重要文献,1958年在纽约出版,上下两卷。作者William Willetts(魏礼泽)(汉学家、西方艺术史家)从中国的地理特色着手,系统梳理了玉器、青铜器、漆器、丝绸、雕塑、陶瓷、绘画、书法、建筑等中国艺术的各个门类。他坚持客观描述作品的方法,“并不对所讨论器物给予美学价值论断,而是让器物自己说话”。

“让器物自己说话”,与观复博物馆“以物证史”的理念有异曲同工之妙。这也是我们选择翻译此书的原因。此次我们邀请到美国CCR(Chinese Cultural Relics《文物》英文版)翻译大奖获得者对此书进行正式专业的翻译,译者也是MLA(Modern Language Association International Bibliography美国现代语言协会国际索引数据库)和AATA(国际艺术品保护文献摘要)收录的美国出版期刊Chinese CulturalRelics的翻译团队成员。

本着尊重原著的原则,此次翻译将存疑处一一译出,其后附有译者注。现在就让我们跟随本书,在绚烂璀璨的器物中,感受中华文明的博大辉煌。

但是到了8世纪初,中国的帝国力量开始衰落。对帕米尔以西的河中地区的控制摇摆不定,阿拉伯人在Qutayba的率领下于705年发动了对不花剌和撒马尔干的首次进攻。713年他们占领了塔什干并威胁拔汗那国。中国军队于两年后夺回塔什干,拔除了阿拉伯的据点。往后一代人的时间,两个帝国没有再交锋。实际上,到了8世纪中期,中国仍然控制拔汗那和塔什干,接着在河中地区的东南印度边界取得胜利,继而在Gilgit、克什米尔和喀布尔以及Balkh等地建立保护政权,都有中国派驻的代表管辖,其名为高仙芝,其驻地为库车。Bokhara和撒马尔干的统治者仍然向中国请求军事援助,并向中国称臣。

但随后,突然之间,这一体制崩溃。745年,新的回鹘力量重新攻占蒙古地区。几乎与此同时,位于满洲地区的契丹蒙古人开始积聚力量,终于于947年控制了北部中国。751年,他们在辽河以西的Jehol打败了中国的将领安禄山。750年,高仙芝觊觎塔什干的一个可汗的财富,捏造罪名将其处决。可汗之子向Bokhara和撒马尔干的阿拉伯要塞求援。次年,中亚的所谓联军,在Ziyad b. Salih的领导下的“黑衣大食”阿拉伯人,与中国军队遭遇并彻底击溃和杀死了5万军士,地点为塔拉(Talas)河岸,靠近现在的Aulie Ata。758年,朝鲜分裂出去。

755年,爆发了著名的安禄山叛乱。我们暂不谈其原因,但其内部影响是灾难性的。长安数度易手,皇帝逃亡四川。从这时起,我们可以给西北地区的陷落确定时间。虽然西北高原经常被利用为反对中部和东部政权的跳板,但从没有自立政府。中心在东边和南边摇摆来去;西北部分在经济和政治上变成腹地。长安一直没有从首次惊扰中恢复。763年长安再一次被吐蕃人劫掠;881年,黄巢叛军又劫长安;904年同地又叛乱。

安禄山造反之后,唐朝的皇帝只能在一些外部势力的空隙,比如回鹘人和沙陀人的间隙,中进行统治。东部于809年和822年发生数次起义。860年,黄巢起义在东部爆发,蔓延至中国大部。直到884年,黄巢最终被沙陀人打败杀死,才最终平息。朝廷的残余一直陷入争论,大家都热切的争辩由谁取而代之。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 《中国艺术》(252)已关闭评论
  • 100 views
    A+
发布日期:2019年08月11日  所属分类:中国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