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水秋山玉”背后的那段历史 (下)

文接上次。

关于“四时捺钵”,《辽史》中有辽帝“春捺钵”的具体记载:辽代帝王每年正月都有驾幸春水的习惯。辽金“春水”这一主题,是在春季利用训练有素的海东青,在水泊之地去捕捉鹅雁,是皇帝带领群臣和兵士参加的大型狩猎活动和仪式。

每年初春,辽帝行至春捺钵之地,地点在长春州东北三十五里的鸭子河泺(pō),今嫩江下游波罗泡子一带。先凿冰取鱼,等河开化、天鹅飞至时,再纵鹰鹘捕鹅雁。率士兵排兵布阵于河边湿地周围,先要侦鹅。皇帝要在上风口望天,发现天鹅后,使天鹅惊飞,驯鹘人将鹘给皇帝,由皇帝亲自放飞,鹘迅即高飞,擒鹅后迫使其降到地面,士兵围堵,靠近天鹅的士兵用刺鹅锥将天鹅刺死,取出鹅脑喂鹘。驯鹘人受到重奖,皇帝得头鹅并将鹅荐于庙,群臣献上酒果,还要举行有音乐伴奏的喝酒庆祝活动,把鹅毛插在头上作乐,并抛洒鹅毛。以此作庆祝猎鹅成功之礼。这种弋猎活动要到春天过后才能结束。

“春水”原指辽帝至“春捺钵”,纵鹰鹘捕鹅雁的水泊之地。辽人后来称春蒐(sōu)活动为“春水”。

此时我们不难理解以“鹘(hú)攫(jué)天鹅”为主题的春水玉及以“虎鹿山林”为主题的秋山玉,两者表现出的文化与“四时捺钵”的习俗是相辅相成的,也是我国北方地区以鹘捕雁的习俗直接体现,同类题材在辽、金玉器中大量出现。如金朝的束带也多“春水秋山”之饰。他们的游猎文化与契丹人一脉相承。1139年,金熙宗下诏说:“自今四时游猎,春水秋山,冬夏捺钵,并循辽人故事”,金代著名的“春水秋山”玉亦因此而得名。春水玉一般采用透雕的形式来展现海东青捕天鹅的情景。

金代 玉海东青啄雁饰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以上是海东青影响下的艺术审美,而它对历史的走向也产生了巨大影响。

我们知道“澶渊之盟”以后, 宋每年送给辽岁币白银10万两、绢20万匹,宋辽以白沟河为边界,宋辽之间从此延续和平一百多年,直到辽亡。在这期间,两国不打仗了,人民安居乐业,当然就要贸易。宋辽在今河北开辟了霸州、雄州等四个榷场(贸易市场),宋方用陶瓷、茶叶、布帛、谷米等商品换取辽国的金银、马匹、牲畜、药材等。宋廷通过贸易每年可获利100多万两,其实从经济上讲也没吃亏。

但辽国也有一种商品售价昂贵,而宋国达官显贵争相购买,这就是东北产的珍珠。这种珍珠个头大,晶莹圆润,产自黑龙江、乌苏里江、鸭绿江流域,称为北珠,是上等的装饰品。但每年四月北珠的采捕非常艰苦,当时的最低气温常在0℃以下,刺骨的寒冷可想而知。怎么能不下水又采到珍珠呢?人们发现了一种相对轻松的方法。

每年四月初春,会有北归的天鹅、大雁大批飞来站在河滩上,嘴伸入水中采食珠蚌,把蚌肉与珍珠一起吞食进嗉囊。当地女真人都豢养海东青,专门在空中抓捕天鹅,扑落到地面后,主人用刺鹅锥把天鹅的头骨扎破,将鹅脑喂食给海东青作为奖赏,再划开嗉囊,总能在里面找到几颗珍珠。

辽代 青玉柄包鎏金饰刺鹅锥
观复博物馆藏

因为辽代皇帝每年开春都要举行头鹅宴,也是用海东青捕天鹅,辽廷为了边贸利益,每年派使者去盛产北珠的江河流域向女真族人强行征收,在辽强盛时期每年都迫使女真人进贡海东青。还欺男霸女。就因为这小小的珍珠和对女真人的强取豪夺,引起了女真部的抗争。

关于这段历史叶隆礼《契丹国志》有记载:“女真东北与五国为邻,五国之东邻大海,出名鹰,自海东来者,谓之海东青,小而俊健,能擒鹅鹜,爪白者尤为异,辽人酷爱之,岁岁求之女真,女真至五国,战斗而后得,女真不胜其扰。”

完颜部的首领“完颜阿骨打”借辽廷之势,以“鹰路之战”统一女真各部,最后反戈一击,覆灭大辽。

鹰路,是见于《辽史》《金史》,对沿松花江、黑龙江顺流而下,直抵黑龙江入海口鄂霍次克海、库页岛交通线的称谓。鹰者,指俊禽海东青。在这条大路的末端,有广阔的大海,和海岸嵯峨的山岩,那里是海东青的故乡。

辽末帝耶律延禧怎么也想不明白,这小小的女真部怎么就能倾倒大厦,星火燎原了呢?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 “春水秋山玉”背后的那段历史 (下)已关闭评论
  • 368 views
    A+
发布日期:2019年05月08日  所属分类:社会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