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彩文章

首先要说明的是,这里所提的文章,是指图案;《释名》中有“文者,会集众彩,以成锦绣。合集众字,以成辞义,如文绣然也。”因此“文”与“纹”应该可以通假。

在我们日常生活中随处可见的这些用品,在古代都属于工艺美术范畴。而工艺,无外乎是表现造型和纹饰两方面内容。就造型而言,它与我们日常生活息息相关,随着古人生活方式的变化,造型也在不断变化。比如,宋元时期人们饮茶用的建盏。明初朱元璋时期颁布法令要求“改团为散”,人们的饮茶习惯发生了改变,因此这种茶盏也就退出了历史舞台。不过,即便如此,这些茶盏在纹饰上相互学习,在历史上还是留下来一些痕迹。因此我们就从茶盏说起……

比如国立故宫博物院展出的一只黑漆茶盏内外都画上了棕色线条,明显是仿造当时建窑烧造的兔毫盏。

北宋 建窑银兔毫盏
上海观复博物馆藏

南宋宝庆二年 银釦漆兔毫盏
福建省邵武市博物馆藏

这恰好与定窑烧制酱釉瓷器来仿制大漆颜色形成一对反例。如果说,大漆本色低调而内敛,无论在茶席或是插花时都可以起到很好的搭配作用,不会喧宾夺主。其表面光泽,也可根据揩清与推光手法的不同,可以出现精光乍现和宝光内敛的不同效果。以瓷仿漆是出于对成本的考量。那用漆器来绘制建盏的纹饰,似乎就说不通了。但如果从作用上考虑,就有道理可言了。宋时饮茶,多做点茶。在当时已经出现比较完备的体系,至北宋晚期,蔡襄和徽宗在各自的著作中都提到了建盏,徽宗在《大观茶论》里说“盏色贵青黑,玉毫条达者为上,取其燠发茶采色也。……盏惟热则茶发立耐久。”而蔡襄在《茶录》中说的更为直白“茶色白,宜黑盏,建安所造者绀黑,纹如兔毫,其坯微厚,熁之久热难冷,最为要用。”此二篇在提到建盏时都指出了建盏的造型纹饰,而且还提到了在使用中的“保温性好”的特点,而这个特点在当时也得到了普及,正是因此漆对瓷的仿造,已不是工艺成本问题,而是在于人们的审美与意识。

南宋早期 紫褐色漆瓶
南京博物院藏

北宋 定窑紫釉全素大梅瓶
上海观复博物馆藏

再比如,之前说的剔犀,那个标志性的如意云纹,西方更愿意称为“马鞍形设计”,首先在漆器上应用,之后在金属、陶瓷、玉石、象牙上也多有表现,而这种学习和模仿,似乎有点像现在时尚界的联名款。这个在之前已经讲过,这里就不做赘述了。

再之后,漆器和瓷器都在各自的道路上发展着,漆器开始更多的追求漆层的厚度与雕刻,又将纹饰分成了主题和背景,在背景上大量用锦地来表现;而在漆器的绘画中,也更多的使用金粉,并在继承和学习的基础上,在明代晚期出现了彩象金的应用。而瓷器也在绘画的道路上有了较大飞跃。同样也是在明代晚期,在青花瓷器上开始出现分水画法,使画面能够出现更多的层次变化。在绘画的题材内容上,除一些传统题材之外,随着西方经济实力的增长,一些迎合这类市场的产品也应运而生。

清乾隆 青花山水楼阁纹凸底花口盘
上海观复博物馆藏

清中期 黑漆描金云山楼阁图圆盘
上海博物馆藏

上面所展现的这两件山水楼阁纹的盘子,一件是瓷制,采用了青花分水画法;另一件是黑漆描金,同样也用到了彩镶金的技法。从工艺技法上来讲,都代表了当时工艺制作的较高水准,同时两件盘子的主题纹饰在布局上也是非常接近,都是用水路分割近岸与远山,在近岸布置亭台楼阁,期间有树木掩映。这类图画其实并非生活中的实景,而是西方人想象中的中国式生活,一般被统称为“南京式样”。而除了主题纹饰,一些细小的锦地,瓷器和漆器也多有借鉴。

约A.D.1750年 盘及边饰
比利时布鲁塞尔皇家艺术历史博物馆藏

清乾隆 剔红雅集宝盒及地锦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这里可以明显看出,盘子的边饰是在有意模仿漆器的锦地,这一方面是由于中国所做人物纹外销瓷,多是依据西方版画而来,盘子边沿处需要添加适合纹样,另一方面也可以看出中国漆器在西方的影响力,会反向投射到外销瓷中去。

这里我们只列举了一些漆与瓷之间在纹饰上相互学(chāo)习(xí)的例子,大家如果有兴趣,还可以举一反三,看看其他材质间,也是否存在这种相互借鉴的实例与传统。

总结来看,纹饰无论简与繁,都是对器物,或者说是对我们生活的一种装点,这个道理古今亦同,同样也带给我们思考。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 “漆”彩文章已关闭评论
  • 588 views
    A+
发布日期:2019年05月11日  所属分类:社会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