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艺术沾边 》第352篇 ·爸爸的臭桥和儿子的软瓷

虚极子按:文化建设方面,精英不但要有带头作用,还要起到“带货作用”,青花瓷在意大利的流行便是一个最好的明证。 

意大利,托斯卡纳,佛罗伦萨,四望皆山也。阿诺河上,一虹飞跨,那就是将艺术、历史与生活凝结在一起的“维琪奥桥”(意大利语:Ponte Vecchio)。建于1345年的维琪奥桥,若按照字面意思译为汉语的话,便是“老桥”。这座千年古桥之所以长寿,完全仰仗于它的幸运:二战晚期,当德国纳粹军队撤出佛罗伦萨时,希特勒下令要将维琪奥桥毫发无损地留给这座城市,而其他九架桥梁全都毁于战火中了。

▲ 维琪奥桥
意大利佛罗伦萨

维琪奥桥既是一座桥,又是一条街市。桥身两侧的店铺修建得鳞次栉比、密不透风,店铺的后身如阳台一般伸出桥去,探向水面。这些店铺如今多卖金银首等奇珍异宝,然而在桥建成后最初的二百年里,大都是屠夫与制革工匠居于此间。那时,他们无日无夜地把发臭的动物内脏和鞣洗织物用的马尿倾倒在阿诺河里,直到佛罗伦萨的统治者——来自美第奇家族的科西莫一世(Cosimo I. de’ Medici,1519-1574)再也坐不住了……1565年,他下令关闭维琪奥桥上所有的屠宰场和制革厂,取而代之的是环保无污染的金匠铺和首饰店。于是,这才有了如今桥上的珠光宝气、霞光瑞彩。

▲ [意]阿尼奥罗·布隆奇诺《科西莫一世·德·美第奇戎装像》,1545年,木板蛋彩画,74 x 58 cm
意大利佛罗伦萨 乌菲兹博物馆藏

审美品位不断提升的维琪奥桥见证了文艺复兴以来佛罗伦萨是如何在美第奇家族的引领下走向“艺术之都”这座神坛的。文化建设方面,精英不但要有带头作用,还要起到“带货作用”,青花瓷在意大利的流行便是一个最好的明证。

▲ 元代(1271-1368) 景德镇窑青花双凤纹玉壶春瓶,高25.8 cm,口径7.2 cm,足径7.4 cm,1977年内蒙古通辽市出土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青花瓷的优美与实用性蕴含着巨大的商业价值,一向热衷于逐利的意大利商人率先嗅到了其中的商机。他们在疯狂购买青花瓷的同时,还争先恐后地资助能工巧匠,试图破解中国青花瓷的烧制秘技。在托斯卡纳大公科西莫一世的儿子——弗朗切斯科一世·德·美第奇(Francesco I de' Medici,1541-1587)——的赞助下,1575年佛罗伦萨圣马可教堂内设立了制瓷作坊,由来自黎凡特地区的陶工负责督陶。不久,在那里诞生了一种被称为“美第奇软瓷”的青花瓷仿制品。

▲ [意]阿尼奥罗·布隆奇诺《弗朗切斯科一世·德·美第奇肖像》,1551年,木板蛋彩画,58.5 x 41.5 cm
意大利佛罗伦萨 乌菲兹博物馆藏

这位弗朗切斯科一世和美第奇家族的其他成员一样醉心于艺术。他倾其全力收集来自中国的瓷器,以致于美第奇家族的藏品目录中仅关于1553年的部分就有中国青瓷及青花瓷多达四百余件。

▲ 南宋(1127-1279) 龙泉窑青釉菊瓣纹盘,“南海一号”出水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 南宋(1127-1279)德化窑青白釉印花六棱执壶,高25.4 cm,壶盖口径7 cm,足径8.3 cm,“南海一号”沉船出水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 元代(1271-1368) 景德镇窑青花凤首扁壶,高22 cm,流尾长23 cm,北京西城区元代窖藏出土
首都博物馆藏

然而人亡政息,随着弗朗切斯科一世1587年的去世,佛罗伦萨软瓷制造业也陷入了停顿,所以这种“美第奇软瓷”存世仅64件,比汝窑还要稀罕。那么,这种美第奇软瓷的真面目到底怎么样呢?咱们下回分解。

下期预告:酥软到没骨的赝品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 《与艺术沾边 》第352篇 ·爸爸的臭桥和儿子的软瓷已关闭评论
  • 494 views
    A+
发布日期:2019年06月28日  所属分类:与艺术沾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