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艺术沾边 》第353篇 ·酥软到没骨的赝品

虚极子按:传至欧洲的瓷器已历经多种文明的洗礼,欧洲人若想厘清青花瓷这种文化伴生体所蕴含的杂糅性,真可谓难比登天。

为科西莫一世和弗朗切斯科一世父子二人画像的是美第奇家族的“御用”画师——意大利矫饰主义画家阿尼奥罗·布隆奇诺(1503-1572),其代表作《爱的寓意》一定不会令您感到陌生。

▲ [意]阿尼奥罗·布隆奇诺《爱的寓意》,1540-1545年,木板油画,146 x 116 cm
英国伦敦美术馆藏


▲ [意]阿尼奥罗·布隆奇诺《科西莫一世·德·美第奇戎装像》,1545年,木板蛋彩画,74 x 58 cm
意大利佛罗伦萨乌菲兹博物馆藏


▲ [意]阿尼奥罗·布隆奇诺《弗朗切斯科一世·德·美第奇肖像》,1551年,木板蛋彩画,58.5 x 41.5 cm
意大利佛罗伦萨乌菲兹博物馆藏

画家笔下这位从小就孱弱不堪的弗朗切斯科一世,只能通过联姻来维系美第奇家族在托斯卡纳的统治。他先是娶了哈布斯堡王朝的公主为妻,后又将女儿玛丽·德·美第奇(1573-1642)嫁给法王亨利四世,生下了路易十三。软弱无能的弗朗切斯科一世虽然在政治上乏善可陈,然而在他当政期间却研制成功了“美第奇软瓷”,存世仅64件,比汝窑瓷器还要稀罕。下图这只珍贵的瓷罐便是其中之一。

▲ 美第奇软瓷罐,1575年,高12.5 cm,底径5.5 cm
意大利那不勒斯 马提纳公爵博物馆藏

这只瓷罐的口沿呈“凸”字形,束颈、鼓腹,把手是一条曲尾的青蛇。整体造型如一只收口的皮囊,浑身装饰着钴蓝色缠枝莲纹——这是一种对中国人来说再熟悉不过的纹饰。

▲ 明永乐(1403-1424)青花缠枝莲纹碗,高10.1 cm,口径13 cm,底径7.5 cm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 内部纹饰

美第奇瓷罐底部绘有制瓷作坊的赞襄者弗朗切斯科一世名字的首字母“F”以及美第奇家族的标志——佛罗伦萨圣母百花大教堂的穹顶图案。种种迹象说明,这些瓷器的烧制目的并非用于商贸,而是作为外交礼物供贵族相互馈赠的

▲ 瓷罐底款

这种软瓷徒有中国青花瓷的表相,实际上其胎土并非真正的高岭土,烧结温度也没有达到硬瓷所必须的1300°C,故而依然属于低温釉陶的范畴。美第奇软瓷的制作原料混合了长石、磷酸钙、硅酸钙和石英。添加硅酸钙明显是制作骨瓷的方法,它借鉴了中东地区采用焙烧动物骨粉为制瓷原料的传统工艺,这一点从侧面说明,欧洲人一开始就本着兼容并蓄的心态吸收来自各种文明的制瓷技术。

▲ 明嘉靖(1522-1566)云头凤纹六棱瓶,42 x 19 cm
意大利法恩扎国际陶瓷博物馆藏

除了在烧制技术方面转益多师之外,美第奇软瓷的器型和纹样也不由自主地受到了阿拉伯文明的影响。例如,上图这只保存在意大利的明嘉靖青花瓷瓶,长颈、鼓腹、圈足,瓶身呈六边形,装饰纹样可分五层,其中腹部装饰有中国气韵的翔凤祥云图案,而瓶颈部配饰的铜质瓶盖,风格却是伊斯兰的,这是当时的藏家为这件来自大明的青花瓷量身打造的。由此可见,传至欧洲的瓷器已历经多种文明的洗礼,欧洲人若想厘清青花瓷这种文化伴生体所蕴含的杂糅性,真可谓难比登天

下期预告:浴女青花梦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 《与艺术沾边 》第353篇 ·酥软到没骨的赝品已关闭评论
  • 430 views
    A+
发布日期:2019年07月01日  所属分类:与艺术沾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