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艺术沾边 》第355篇 ·玉女古瓷过客

虚极子按:在光洁如初的千年古瓷和妙龄玉女面前,你我匆匆皆过客。

安格尔的名画《土耳其浴室》里撩动浴女春情的几乎都是来自东方的美物:茶、丝绸、青花瓷……然而,从未到过土耳其的画家为什么会想当然地把诉诸感官享受的瓷器和土耳其后宫联系在一起呢?

▲ [法]安格尔《土耳其浴室》,1862年,布面油画,108 x 110 cm
法国巴黎 卢浮宫博物馆藏

原来,在欧洲人心目中,长期盘亘在地中海、红海和波斯湾之间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不但在东西方瓷器贸易中一直扮演着垄断者的角色,而且其宫廷也是众多瓷器珍品的藏宝窟。位于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托普卡帕宫至今仍珍藏着10700件瓷器,它们或是产自中国与日本的上等外销瓷,或是西亚本地制造的模仿品。其中中国瓷器几乎全部出自龙泉窑景德镇窑,年代跨度从12世纪一直延伸到20世纪初

▲ 龙泉窑青釉贴花云龙纹折沿大盘,13世纪末-14世纪初
土耳其伊斯坦布尔 托普卡帕宫藏

▲ 景德镇窑青花折沿大盘,14世纪中叶,盘内绘麒麟腾跃于牵牛花、丛竹、芭蕉、瓜瓞和山石之间,外围一圈是缠枝牡丹,盘沿为石榴花和桑葚
土耳其伊斯坦布尔 托普卡帕宫藏

讲到时间,问题来了。奥斯曼土耳其攻占拜占庭都城君士坦丁堡(即后来的伊斯坦布尔)是在1453年,托普卡帕宫兴建于1460年代,那么宫中所藏南宋、元和明早期的瓷器果真都是政权尚未确立的土耳其人通过正当贸易手段直接从中国购得的吗?事实上,托普卡帕宫里年代最早的瓷器藏品多半来自土耳其人对拜占庭、埃及和波斯的长期征战

▲ [意]福斯托·佐纳罗《穆罕默德二世进入君士坦丁堡》

这些从其他宫廷斩获的战利品充分说明,在土耳其人之前早已有各种古老文明和中国展开过瓷器贸易。例如,阿拉伯人建立的阿拔斯王朝(750-1258)统治下的西亚和北非地区近年来发掘出堆积如山的青花瓷碎片,这些瓷片堆积层大多位于港口或都邑的建筑遗址之下。经鉴定,其中相当数量的青花瓷产自中国景德镇,另外一部分则是以中国瓷为追摹对象的当地仿品。由此可见,近东与中国在展开双边贸易的同时,也完成了东西方制瓷技术的交流。其实,近东的蓝釉陶瓷工艺由来已久。古代两河流域的亚述人和巴比伦人素来有用含钴的蓝色釉琉璃砖装饰城墙和宫殿的传统,最著名的遗迹就是建于公元前6世纪的“伊什塔尔门”。

▲ 巴比伦城门之一——伊什塔尔门,尼布甲尼撒二世统治时期(公元前605-前562年),琉璃砖装饰
德国柏林 佩加蒙博物馆藏

这一钴蓝釉工艺被信仰伊斯兰教的阿拔斯王朝继承下来,并应用在祈祷者壁龛上。一座清真寺最重要的部分就是祈祷者壁龛——“米哈拉布”(Mihrab),它指明麦加的方向,让穆斯林祈祷时都能面向先知穆罕默德出生的圣地。

▲ 伊朗伊斯法罕的伊玛目(Imami)蓝琉璃祈祷者壁龛,1354年
美国纽约 大都会博物馆藏

在光洁如初的千年古瓷面前,不论是原创者,还是革新者,不论是贸易者,还是劫掠者,匆匆皆过客。一代又一代的过客,所要做的并不仅仅是为每件古老的瓷器延续传承的岁月,而是要在延续中不断注入新的艺术灵魂。那么,青花陶瓷这门滥觞于近东的古老工艺在后世岁月中又是如何发展起来的呢?

下期预告:伊斯兰秘技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 《与艺术沾边 》第355篇 ·玉女古瓷过客已关闭评论
  • 367 views
    A+
发布日期:2019年07月04日  所属分类:与艺术沾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