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心动念间

轻风带来一阵浓到化不开的花香,沁人心脾,伴随喜悦,这才惊觉,栀子开了。每年的这个时节,它如约而来,勾引起眉上心头回忆种种。

“栀子花,白兰花~~”,这是儿时时常听到的叫卖声,歌声入耳时常意味着初夏的来临,阿婆们提着一个小篮子沿街售卖的一朵朵香香的小花,以及挂在井壁上总是惹人惦记的西瓜。

栀子花

不记得是哪一年,也是在阵阵栀子花香中,饮得一杯冰抹茶,一时惊为天人。再读到郭璞《尔雅苦茶》形容茶叶:“树小如栀子,冬生,叶可煮羹饮”,顿生亲切感。从此,沉沦抹茶,不可自拔。于是,那个以抹茶出名的地方自然不能不去。

荣西禅师于1191年从中国带回日本的茶种成功种植在三个地方,其中一处就是大名鼎鼎的宇治。宇治是个很小的地方,以宇治站为中心,遍布各大名店,虽然现在的宇治抹茶也不见得都是宇治本地产的,但不妨碍它的有名以及好吃。抹茶,在中国叫末茶,最早见于我国的首部茶书——陆羽《茶经》。通俗点讲,末茶就是研磨好的蒸青绿茶粉末。蒸青这种技术至少在唐代团茶饼茶的制作中就已经使用,蒸的过程中会逼出新鲜茶叶的苦涩汁水,这样做不但可以使茶易于保存,也可以让茶变得甘醇鲜美。

好的末茶,要用石磨细细地研磨成末,宋代点茶法中,将研成后的粉末再过筛萝一遍,放入茶盏中,用沸水调和成粘稠的茶膏(调膏),再以沸水点注茶膏(注水),用茶筅搅拌均匀,并且形成美丽的汤花泡沫(击拂)。如果调膏、注水、击拂都是高手,就称为三昧手。苏东坡有诗云:道人晓出南屏山,来试点茶三昧手。

石磨于末茶的作用,一直没有被我重视,因为想着,现代的研磨机一定会比那笨重的石磨效率高,而且也会更细,但实际情况恰恰不同,因为在显微镜下,石磨研磨的呈撕裂状薄片,而机器磨出的则为圆柱形。这种细微的差别会直接影响到后期成品的口感。日本的石磨专家在用先进的电子设备对古老的石磨作了十多年的研究后,得出了感叹:对于抹茶的研磨来说,至少在目前,没有任何机械能够超越石磨。所以真正的抹茶只能用天然石磨研磨,虽然1个小时只能磨40克,速度之慢令人心焦,但只有这样才可以把抹茶里的香气提到一个恰到好处的程度。至此,我终于能理解,为什么当年在径山寺求法的南浦昭明会千里迢迢带一组茶台子回去,大概这正是制作抹茶或者点茶中最不可缺少的物件了。

所以在中国的抹茶标准里,关于抹茶的定义就是:抹茶——用天然石磨碾磨成微粉状的覆盖蒸青绿茶。

石磨&抹茶

在宇治不得不提的一处美景就是宇治院,由藤原赖通把他父亲的别墅改建而成,现在叫平等院,修建于1053年,他的父亲即是传说中和紫式部(源氏物语的作者)有着亲密关系的藤原道长。

这里面有一座建筑叫凤凰堂,不但造型上以及斗拱等都采用了典型中式做法,且近千年来奇迹般的没有出现过大的损坏,通过定期的“落架重修”,至今仍保留着平安时代最早建成时的样子。它在日本的影响力非常大,日本10元硬币背面的图案就是它,喜欢古建筑的朋友请一定不要错过它。

日本宇治平等院凤凰堂

凤凰堂在阿字池的中间,这种水绕殿的形式在唐代非常受欢迎,可参见敦煌莫高窟的壁画。原来的凤凰堂因里面供奉的是阿弥陀,也称阿弥陀堂,在江户时代,因为凤凰堂的平面像凤凰以及屋脊上的两只凤凰,称为凤凰堂,日本1万元的纸币上也是这只凤凰的图像,可以想见日本人是有多爱这里。

盛唐 观无量寿经变图
敦煌莫高窟 217窟

话说亲眼见到这一对凤凰,不同于以往所见的柔美,更有一种力士般的张力在,直直的盯着它们,会有一种压迫感,这种体验非常震撼。另有五十二尊供养菩萨,腾云驾雾围绕佛旁,飘逸非常,瞬间就让人想起敦煌飞天。

栀子花、末茶、宇治、凤凰、飞天,所谓的地老天荒,就在起心动念间。

参考资料:

张一洁  中国末茶文化研究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 起心动念间已关闭评论
  • 217 views
    A+
发布日期:2019年06月27日  所属分类:社会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