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复学堂(上海)|《一“漆”一会》讲座回顾

至今为止,考古发现最早的漆器是一只河姆渡文化的朱漆木碗,7000年的时间使得沧海成桑田,然而正因为有一层朱漆护体,使之能够保存至今。

中国漆文化历史悠久,6月23日下午,观复学堂推出《一“漆”一会》讲座,顾老师带给大家一场精彩而温馨的漆器之约。

讲座伊始,顾老师首先便给大家科普漆器的原料。毕竟此漆非彼漆,不同于我们生活中处处可见的化学漆,天然漆来自于漆树的汁液,一般称为大漆、土漆、生漆等。漆的主要成分是漆酚、漆酶、树胶质及水分,新时期时代的古人已经发现用它作涂料,有耐潮、耐高温、耐腐蚀,以及美观漂亮的优点。

新石器时代河姆渡文化 木胎朱漆碗
浙江省博物馆藏

漆器纵使有千般好,然则从问世之初便注定是与大众无缘的奢侈品。漆树需要生长5-10年方可割漆,每棵漆树的产漆量非常少,“百里千刀一斤漆”就是指一斤生漆要走百里的路割上千的刀。

《盐铁论》中提到“一杯棬用百人之功,一屏风就万人之力。”一个漆器杯子花百人之力,一个漆器屏风花万人之功。这样的说法是否夸张呢?这边要从漆器的工艺说起了。

现存记述古代漆器的专著,仅存黄成撰写的《髹饰录》一书。他总结了前人和他人积累的髹漆经验,分乾、坤两集,共十八章,一百八十六条,然则每条文字少则十几字,多也不过二三十字,可谓是一本晦涩难懂的“天书”。幸而王世襄先生花三十余年之力写成《髹饰录解说》,对于原书逐词逐句的解释,这也是我们了解漆器的必读书目。

下面,我们来看一看《髹饰录》里对基本工序的描写:

如果简单的概括一下,便是做胎,后面是上漆、打磨,推光,看上去似乎简单,实际极度的繁琐。每一层的漆层非常薄,所以上漆、打磨,推光是重复几十甚至上百次的,这也仅仅是平漆的步骤,如若是用到了雕填、镶嵌等装饰工艺,自然更是光彩夺目,亦是难上加难。

漆器于我们今人到底有何意义呢?漆器从远古走来,历经千年,曾经辉煌无比,随朝代起落,在东洋“开花”,吾国吾民对其或不了解或是误解。

这也就是我们开展这样《一“漆”一会》的意义所在,让更多人感受到它的辉煌它的美好!即便文化弘扬并非一朝一夕,即便传统工艺在时代的奔流下生存困难,然只有了解之后,才是欣赏之始。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 观复学堂(上海)|《一“漆”一会》讲座回顾已关闭评论
  • 101 views
    A+
发布日期:2019年07月01日  所属分类:社会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