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艺术沾边 》第359篇 ·异邦古艺

虚极子按:所谓创造,既是某种古老技术在后世的满血复活,又得益于外来因素引发的激活效应。只可惜,外来因素在侵入之初往往表现为毁灭性。

波斯人在阿巴斯王朝后期发展出一种类似于珐琅彩的釉上彩工艺——“米那依”(mina‘i),其制作中心就在伊朗境内的瑞城。

▲ 米那依描金单色釉碗,12-13世纪,8.6 x 21.9cm
美国纽约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 米那依描金彩色釉碗,12-13世纪,8.6 x 21.3cm
美国纽约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米那依以玻璃质不透明的白釉做底色,再于釉上进行彩绘描金

▲ 米那依人物对坐图碗,12、13世纪之交,直径21.9cm
美国纽约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 米那依观雉图碗,13世纪,8.3 x 18.7 cm
美国纽约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米那依工匠传承了一种古埃及工艺,在制作器皿时使用了一种新型白色膏土:他们将石英砂白垩雪花石膏混合起来,从而保证了胎体与釉料都由同一介质构成,使烧造过程得以简化,并大幅度提高了器物的坚实性。实际上,米那依既非陶器,亦非瓷器,而是硬度和吸水率介乎二者之间的炻器

▲ 米那依王子骑马图碗,12-13世纪,8.9 x 21.7cm
美国纽约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 米那依骑驴人物图碗,1187年,9.2 x 21.6 cm
美国纽约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米那依器多见直径20厘米左右的,当然,除了碗,波斯工匠还擅长制作一些更加立体的米那依器物,如葫芦瓶水罐

▲ 米那依描金葫芦瓶,12、13世纪之交,31.8 x 20.3cm
美国纽约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 米那依骑士及斯芬克斯图大口水罐,12、13世纪之交,高12.1cm
美国纽约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 带有阿拉伯吉语铭文的米那依骑士图大口水罐,12、13世纪之交,13 x 14cm
美国纽约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米那依器质地坚实,周身闪动着透明的异光,至少在外表上完全可以和备受赞誉的中国瓷器比肩。阿拔斯王朝的阿拉伯贵族,以及后来同样狂热追求高品质陶瓷的塞尔柱土耳其统治者,都把米那依器当作宋元瓷器的上乘替代品

▲ 米那依宫廷贵族人物图碗,12、13世纪之交,9.5 x 18.7cm
美国纽约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 米那依宫廷侍坐图碗,12-13世纪,9.7 x 20.8cm
美国纽约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出现在波斯的米那依不单克绍箕裘了本土的工艺,还兼容并蓄了很多来自异邦的古老秘技。所谓创造,既是某种古老技术在后世的满血复活,又得益于外来因素引发的激活效应。只可惜,外来因素在侵入之初往往表现为毁灭性。米那依这门技艺只传承了100多年,当蒙古大军旋风般扫荡了这一地区后,瑞城窑业凋敝不堪,米那依随之也销声匿迹了。

下期预告:密恐慎入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 《与艺术沾边 》第359篇 ·异邦古艺已关闭评论
  • 164 views
    A+
发布日期:2019年07月15日  所属分类:与艺术沾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