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艺术沾边 》第360篇 ·密恐慎入

虚极子按:恢诡谲怪,道通为一。

波斯人在12-13世纪发展出的“米那依”(mina‘i)类似于珐琅彩工艺,其画风近乎波斯的“细密画”,笔触细腻,丝丝入扣,有条不紊。

▲ 伊朗卡尚制作的米那依碗,1175-1220年
英国剑桥 菲茨威廉博物馆藏

▲ 波斯细密画画家力萨·阿巴西(Reza Abbasi, 1565 – 1635)的作品《阅读的青年》,1625年
英国伦敦 大英博物馆藏

▲ 阿巴西的另一幅细密画作品,1609年
伊朗德黑兰 古列斯坦宫藏

米那依和细密画上的人物多表现风华正茂的少年人,面容丰腴圆润,不似波斯人,反肖中国人或中亚人。且人脸光线均匀,没有强烈的明暗对比,很有点中国画的特征。此外,米那依和细密画还都擅长利用紧凑的布局,合理表现人多事繁的场面。

▲ 米那依宫廷侍坐图碗,12-13世纪,9.7 x 20.8 cm
美国纽约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 波斯画家米尔·赛义德·阿里(Mir Sayyid Ali,1510–1572)绘制的细密画可以细致入微地表现复杂的宫廷场景,1539-1543年
美国马萨诸塞州剑桥市 哈佛大学艺术博物馆藏

▲ 表现宿营场面的细密画,1556-1565年

“骑马行猎”也是米那依从细密画里移植过来的主题:

▲ 米那依王子骑马图碗,12-13世纪,8.9 x 21.7 cm
美国纽约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 米那依骑马图碗,12-13世纪,8.9 x 21 cm
美国纽约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 伊朗史诗《列王纪》(Shahnameh)中“巴赫拉姆五世屠狼”一幕插图,1328-1336年,纸本彩绘描金细密画
美国马萨诸塞州剑桥市 哈佛大学艺术博物馆藏

▲ 米那依骑马人物图碗,12、13世纪之交
美国俄亥俄州 辛辛那提博物馆藏

有时则是“骑驼行猎”:

▲ 米那依巴赫拉姆五世骑骆驼狩猎图碗,12-13世纪,9.7 x 21.6 cm
美国纽约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 米那依骑驼射猎图碗,12-13世纪,9.7 x 21.6 cm
美国纽约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如果“骑驴”,那就是该回娘家了:

▲ 米那依骑驴人物图碗,1187年,9.2 x 21.6 cm
美国纽约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波斯细密画(Persian Miniature),顾名思义,就是刻画精细的小型绘画,多以人物、风景、传说故事为主题。画家处理画面细节时之所以能做到不厌其烦,可能与地中海东部地区的水晶或玻璃质地的眼镜较早应用有关。

▲ 《力萨·阿巴西肖像》,1673年
美国新泽西州 普林斯顿大学藏

细密画采用矿物质颜料,其中不乏名贵的珍珠绿松石青金石。细密画的雇主往往出手阔绰,画家得以毫无顾忌地洒金粉。所以,细密画绝对属于“真奢”范畴,只供贵族把玩互赠,在消费降级的民间很难流行。

▲ 帖木儿王子拜宋豁儿委托细密画画家所作的《列王纪》插图,1430年

▲ 来自阿塞拜疆的突厥裔细密画画家苏丹·穆罕默德所作《穆罕默德升天图》,1539-1543年,纸本水彩,28.7 x 18.6 cm
英国伦敦 大英图书馆藏

细密画主要应用于书籍插图、封面和扉页,在盛放贵重物品的盒子和精致的镜框上,甚至在象牙以及珠宝首饰上,波斯人也会用细密画加以装点。以此类推,波斯的陶瓷工匠把波斯细密画移植到米那依器物上,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了。这就和中国瓷工将宋画笔法移用到“晕染江山、墨分五色”的青花瓷上一样,都印证了同一个道理:万事虽恢诡谲怪,然道通为一。

下期预告:蓝调诱惑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 《与艺术沾边 》第360篇 ·密恐慎入已关闭评论
  • 176 views
    A+
发布日期:2019年07月18日  所属分类:与艺术沾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