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蒂花开(上)

在西方世界,中国一般被称为“瓷”国,而日本往往称之为“漆”国,然而谁是漆器发源地的争论似乎从没有中断过,因此那不妨今天就来看一看两国漆器的发展历史。

首先我们来说一下中国,这个大家会比较熟悉,目前中国发现最早的漆器,应数跨湖桥遗址出土的漆弓。经日本考古专家对漆皮的理化分析,确认为天然漆。而这把“漆弓”,与跨湖桥文化遗址属于同一地层,经放射性碳素年代测定法分析结果,确定为8000年前之物。

跨湖桥文化(公元前6000年) 漆弓
跨湖桥遗址博物馆藏

而日本学界却认为,日本拥有自己独立的漆器文化传统,并不受中国的影响。目前在日本本州福井县鸟滨贝冢发现的漆树枝,经放射性碳素年代测定法分析,距今一万两千六百年,也被确认为世界上最古老漆树标本。DNA分析判定,日本的漆是日本固有物种。技术性更高的漆工艺品“红色漆木梳”也随后出土,漆制品经东京国立博物馆漆工室长荒川浩和先生鉴定后,得到学术界的广泛认可。

绳文时代前期(公元前5500年) 红色漆木梳
日本福井县立若狭历史民俗资料馆藏

其实在日本北海道南茅部町的垣之岛出土的6件装饰品漆器年代更早,据美国放射性碳素年代测定,被确认为9000年前绳文时代前期的漆器,其中黑漆上涂饰了红漆的带壶嘴的土陶器是此次发现的最有代表性的器物。很可惜2002年12月28日的深夜的一场大火,让这件器物与数万藏品、照片、资料一起化为灰烬。

绳文前期(公元前7000年)日本北海道南茅部町的垣之岛出土的带壶嘴的土陶器

由此可以知道两国的漆工艺是各自得土地上分别出现,之后又经历了漫长的发展时间,在中国经历了战汉时期,绘画漆器以几近巅峰,雕刻漆器也日见雏形。而反观日本,漆器的发展则相对缓慢,基本还是以素涂为主,偶有绘制也分外粗犷,与其说是绘制,不如说是用其他色漆图刷出几何图案来。直到唐代,日本开始派遣唐使,中日文化交流才再一次被促进。

其中最著名的就是“金银钿庄唐大刀”之争。根据《东大寺献物帐》的描述此刀“鞘上末金镂作”。

东大寺献物帐

在1953年至1955年的正仓院事务所调查中,松田权六看到了实物的“金银钿庄唐大刀”,所以他在其1964年出版的《说漆》一书中指出“末金镂就是后来所谓的莳绘”。他认为“末金镂”是初期的莳绘技法的名称。更进一步认为:“末金镂”这个名称也正好证明了,“莳绘”这一名称在奈良时代并没有出现,而是使用了中国式的名字“末金镂”来称呼。所以,他认为“金银钿庄唐大刀”非输入品,而是在日本制造,因为末金镂或者莳绘技法在中国没有被发现。维持了莳绘的日本起源说。之后在1965年松田权六访问了中国,由此见到了中国更早之前的漆器,因此在1993年再版的《说漆》这本书的附记中补充到:我(松田权六)看到了中国战国时期的类似莳绘的东西。

唐代 金银钿庄唐大刀
日本正仓院北仓藏

而在2009年至2010年的日本宫内厅正仓院事务所的调查研究中又认为:“末金镂作”就是研出莳绘,因为“金银钿庄唐大刀”的刀身与同时期中国制刀的特征极为吻合,所以被认为其起源在中国也不足为奇。

直到今天,围绕莳绘到底是起源于中国还是日本的争论依旧不绝于耳,但在如今的工艺领域里,说莳绘技法是日本漆艺中最具特点的技法,恐无人辩驳,而后来从平安到室町时代,莳绘工艺不断的向前发展,才有了后来发生的事情……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 并蒂花开(上)已关闭评论
  • 178 views
    A+
发布日期:2019年07月18日  所属分类:社会教育